哈斯将允许马格努森与格罗斯让自由竞争

shares
comments
哈斯将允许马格努森与格罗斯让自由竞争
By:
2019年5月22日 下午4:00

针对西班牙大奖赛中队友相争的事件,哈斯领队甘瑟尔·施泰纳表示依然允许凯文·马格努森和罗曼·格罗斯让自由竞争,但是三方都清楚在巴塞罗那的碰撞是“极限”。

西班牙大奖赛安全车时段结束后,原本处于第七、八位的两位哈斯车手的较量异常激烈,两次在一号弯里发生了碰撞,都以格罗斯让跑上缓冲区为结果,而他也就次落到了马格努森身后。

但是在最后几圈,格罗斯让连续被迈凯伦的卡洛斯·塞恩斯和红牛二队的丹尼尔·科维亚特超过,虽然还是拿到了第十名,但是积分上减少了三分。

比赛结束后,施泰纳表示会与两名车手进行交流。而巴塞罗那季中测试中,马格努森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和格罗斯让之间没有问题。而本周末的摩纳哥大奖赛前,施泰纳认为那属于正常的“竞争”。

“损失了几个积分肯定不会让人高兴,”施泰纳说,“这是一条很微妙的界限,因为他们很努力地战斗,但他们不是故意互相紧逼。”

“我的决定是这样的:我们需要讨论,但我不会坐下来做评委,说你们这么做是错的。你何时叫停竞争?什么样的行为算不对?我认为他们俩都同意。他们俩人也交流过,但是气氛没问题,可能我们跑得有点过猛,但那是比赛进行到白热化的时候,而我坚持之前的观点。那是我们应得的奖励,一场无趣的比赛,但有一点令人兴奋的地方。”

虽然积分榜上,马格努森以14分位居第七,而格罗斯让只拿到一个积分,但是施泰纳表示自己车队两位车手的表现实际非常接近。因此,在被问到是否考虑今后会制止两名车手竞争时,他坚决表示俩人受到同等待遇。

“我们在(巴塞罗那)第二次碰撞发生后这么做了,”意大利人说,“我是个狠心的竞争者。什么时候能做这个决定?唯一这么做的方式就是确定一号和二号车手,否则你总会遇到这种情况。但我不想那么做,因为俩人都非常优秀,我为什么要那么做?我不会那么做。你们足够了解我,我也喜欢这样的战斗。”

“我认为现在我们先这样。这些都是事后掌握了更多信息之后做出的决定。在我看来,那就是比赛。的确我们损失了几分,我开心吗?不。但不然的话,比赛太无聊了。”

“我不是裁判。我不想做裁判。我们是来比赛的,无论我做什么决定,总会有人不同意,另一个人也会不高兴。最终我们达成共识:那是极限。我们往前看。”

队友内战在F1司空见惯,而且大多数时候会互相消耗,很容易给车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损失,最坏的情况下导致车队内部气氛紧张。因此,不少车队为了避免潜在的损失,会在两名车手之间定下“交战守则”。对此,施泰纳表示哈斯会视比赛的情况做出决定,但重申他宁愿两名车手之间展开争夺。

“我认为没有具体的界限,那是相当主管的,需要视情况而定。以比赛重新开始为例,我不能对某个人说你必须待在队友身后,因为如果跑在前面的人起步不佳的话,而我对后面的人说你必须守住位置,那么其他人就可能超过我们。所以你永远不能那么做。“

“一方面,让我高兴的事我们的两位车手每场比赛都不分伯仲。这给管理带来了困难,但是那很好,因为我们一直能有好的表现,所以你想要什么?我宁愿要这样的表现,在周日头疼一点,好让我一直头脑清醒,让你们不会睡着。”

今年是格罗斯让与马格努森搭档的第三个赛季。而对于今后可能遇到的交战,他表示会对“凶猛的”队友所防备。

”我应该怎么说?显然星期一的时候我是不高兴的,可能(对马格努森)有点不惊,但是之后我就冷静下来了,”格罗斯让说,“那只是21场比赛中的一场。正如我所说,最大的损失是车队少了三分。我们原本可能双双退赛。”

“今年就像过山车,所以想象一下两辆赛车在积分区完赛后,车房里伙计们脸上不高兴的表情。这可不算理想,但我们的关系没问题。我们预见凯文是相当凶猛的,即便对队友也是如此。可能我需要守住外线,不去想跑在别人前面,而是对自己的队友更小心一点。”

Kevin Magnussen, Haas F1 speaks with the media

Kevin Magnussen, Haas F1 speaks with the media

Photo by: Andy Hone / LAT Images

Next article
梅赛德斯:劳达是F1“不可代替”的“英雄”

Previous article

梅赛德斯:劳达是F1“不可代替”的“英雄”

Next article

莱科宁希望阿尔法取消“300场”庆祝

莱科宁希望阿尔法取消“300场”庆祝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ormula 1
Event 澳大利亚大奖赛
Author Frankie M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