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接管不影响印度力量比赛,接管者“当务之急”寻找新投资人

shares
comments
被接管不影响印度力量比赛,接管者“当务之急”寻找新投资人
By:
2018年7月28日 上午10:34

印度力量F1车队的运作已经在周五正式被最高法院制定的委托者接管,目标“当务之急”找到新投资者来保证车队的未来。


英国时间周五夜间,就在印度力量在匈牙利备战夏休期前最后一场比赛时,在伦敦最高法院举行的一场听证会之后,车队进入了被接管状态,来自 FRP Advisory LLP商业顾问公司的Geoff Rowley和Jason Baker联合接管了车队。

虽然连续二年获得制造商年度第四名,但是印度力量的财政问题在今年出现严重恶化,尽管有多方对收购车队表现出浓厚的兴趣,最显赫的便是车队的冠名商BWT水科技公司以及英国的Rich Energy功能饮料。

匈牙利大奖赛结束之后,F1将进入夏休期,而印度力量车手塞尔吉奥·佩雷兹在周四面对媒体描述称车队的情况“危急”,而车队代理领队鲍勃·费恩利留在英国参加了听证会。

印度力量的主要麻烦在于拖欠债务,包括其车手佩雷兹(400万美元)和引擎、变速箱供应商梅赛德斯(1200万美元)。有消息称,周五的听证会正是由这两者联合提出。

车队老板兼领队维杰·马尔雅在周六一早致信全体员工,确认了车队被托管的消息,同时告知其雇员本次托管情愿由佩雷兹在BWT的支持下发出,但他也对车队的冠名赞助商参与其中表示惊讶。而对于传言称BWT的冠名赞助是借款形式,马尔雅坚决予以否认。

马尔雅向全体人员保证,当前他和费恩利在车队的职务不变。印度人表示,车队最大的债权人其实是其在卢森堡注册的母公司Orange India Holdings Sarl,达到1.85亿美元。与此同时,他表示母公司将与FRP Advisory LLP的两位专家一起全力尽快帮助车队走出托管状态,或者以最好的价格出售车队。

Geoff Rowley在声明中表示:“当务之急,我们将与主要股东进行接洽,确保债权人们得到最佳的结果。同时,车队将正常运作,包括本周末在匈牙利的比赛。与往常一样,我们抱着商业的目标,同时我们将评估所有可能性来保证车队的未来。”

近期盛传兰斯·斯特罗尔的父亲劳伦斯·斯特罗尔打算“资助”印度力量,从而帮助他的儿子在2019赛季得到更有竞争力的赛车。同时,印度力量发展车手尼基塔·梅塞平的父亲德米特里也有意出手投资车队。根据《福布斯》2017年的财富统计,现年50岁的德米特里作为 Uralchem综合化学品公司主要股东和主席,身家达到71亿美元。

虽然印度力量当前处境不妙,但是其首席运营官奥马尔·萨夫诺尔在周五出席国际汽联新闻发布会时表示,他相信新投资者会“很快出现”。

Sergio Perez, Force India

Sergio Perez, Force India

Photo by: Jerry Andre / Sutton Images

佩雷兹为何大义灭亲?

佩雷兹与梅赛德斯和BWT联合请求法庭处理印度力量的财务问题,听起来匪夷所思,但背后有着合理的逻辑。

今年是印度力量与梅赛德斯在技术合作方面的第十个赛季,而佩雷兹自2014年加入车队至今也度过了五个赛季。

马尔雅作为车队老板,已经深陷个人的财务/法律问题多时,甚至被印度政府取消了护照,只能滞留英国。可以理解的是印度人希望以大笔现金的方式出售车队。BWT收购印度力量的想法由来已久,而这家奥地利公司与梅赛德斯运动主管托托·沃尔夫有着密切的联系。坊间传言,沃尔夫希望印度力量可以成为实际上的“梅赛德斯二队”,来培养年轻车手,如同红牛-红牛二队、法拉利-索伯的关系。

印度老板承认有多方提出过收购兴趣,但始终没有认真的求购方案。然而与此同时,有消息称,驻扎在银石的车队管理层对于“只开花、不结果”的状态感到沮丧,特别是去年年底Rich Energy据悉开出过3000万英镑的赞助价码,但是车队大股东们起初对其可靠性提出了质疑。虽然之后这笔赞助达成了协议,但如今因为车队被托管使其作废。

如今,佩雷兹(其背后的Brockstone Limited)、梅赛德斯、BWT联合行动迫使印度力量进入托管状态,在某种程度上被视为可以打破僵局的最好机会,哪怕马尔雅声称Geoff Rowley和Jason Baker有义务配合车队最大债券人。

当前对于两位托管者和车队来说,当务之急便是找到短期内的解决办法,从而确保车队能够在三周之后与往常一样前往斯帕,同时能够完成下半赛季的比赛。

可以理解的是,对于佩雷兹来说,2019年留在印度力量(任何新名字)是职业生涯继续良性发展的最大保证。但是,如果劳伦斯·斯特罗尔以任何形式入主车队,将意味着兰斯·斯特罗尔的加盟。因为车队与梅赛德斯的客户关系,即便埃斯特班·奥康果真下赛季转投雷诺,乔治·拉塞尔也很可能在沃尔夫的力推下获得机会。如此一来,墨西哥人只能另寻出路,但是哈斯、索伯显然不是最好的选择。

不过,同样可能发生的情况之一,斯特罗尔加入印度力量,但为拉塞尔在威廉姆斯上位打开方便之门,因为威廉姆斯希望与梅赛德斯建立更紧密的合作纽带,而索伯与法拉利的模式,成为最好的参考。而无论队友是谁,只要留在银石基地,对佩雷兹都是一场“胜利”。

 

Next article
梅赛德斯在匈牙利落后并不多

Previous article

梅赛德斯在匈牙利落后并不多

Next article

匈牙利大奖赛FP3:维特尔高居首位,梅赛德斯半喜半忧

匈牙利大奖赛FP3:维特尔高居首位,梅赛德斯半喜半忧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ormula 1
Author Frankie M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