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塔斯认为自己在无线电中的愤怒言语不过分

梅塞德斯车手瓦尔特利·博塔斯认为,在法国大奖赛期间,他在无线电中对车队一停策略进行的猛烈抨击不过分。

博塔斯认为自己在无线电中的愤怒言语不过分

在保罗·里卡德的比赛中,博塔斯在发车阶段势头强劲,紧随红牛车队的马克斯·维斯塔潘和刘易斯·汉密尔顿位居第三。

第32圈,领先的维斯塔潘二停换上中性胎——这也被证实是本场比赛的最佳策略。而对此梅赛德斯深谙如果其效仿红牛的策略,即等同于默认放弃冠军。

因此德国车队决定让汉密尔顿和博塔斯继续使用磨损的硬胎直至比赛结束。对汉密尔顿来说,这场赌博几乎奏效了,因为他坚守在维斯塔潘身前,直到倒数第二圈才被飞驰的荷兰人一举超越。

然而对博塔斯来说,出乎意料的一停让他难以招架维斯塔潘和其队友塞尔吉奥·佩雷兹,墨西哥人超越了他并抢占了最后一个领奖台的位置。

在意识到自己的比赛受到一停策略的影响后,博塔斯在车队无线电里用极其愤怒的言语抨击了车队的决策。

赛后博塔斯解释表示,由于车队没有遵循他的意愿采用被证实是制胜关键的两停策略,他难以抑制住自己的怒火。尤其是比赛尾声,轮胎的严重衰退令他无比挣扎。

 “我认为今天的制胜策略是两停。要放马后炮很容易,但事实就是这样,”博塔斯在接受天空体育F1频道的采访时表示,“作为一支车队,我认为我们太执着于用一停完赛。车队认为这是最佳策略,但事实并非如此。在最后的10到15圈里,我的前轮磨损光了。所以我真的只是想把车开回车库。最后的阶段可不好玩。”

当被记者问及无线电中的措辞是否有点过分时,芬兰人表示,他只是就他认为正在发生的事情说出了当时自己的想法。

“我非常清楚地表达了我的想法,”博塔斯表示,“在比赛的早些时候,我曾建议进行两停。但车队决定一停,所以我们只取得了现在的名次。”

同时博塔斯表示最后阶段自己沦为了“鱼肉”,因为维斯塔潘和佩雷兹都轻松超过了他。“简单来说,你会觉得自己是块活靶子,” 他解释道, “当然,我已经尽力了。我试图去争取一个领奖台,但是轮胎完全衰竭了,所以没有机会。”

“我认为最关键的是,车队觉得我们的轮胎会比他们的更耐用,认为硬胎几乎可以跑完整场比赛。但事实并非如此。”

谈到梅赛德斯原本是否可以为他提供更多的支持时,博塔斯表示,车队的策略阻止了他为胜利而战:“如果我进行两停,那么我们肯定能站上领奖台并为胜利而战。”

翻译/小飞侠

shares
comments

Related video

法国大奖赛:维斯塔潘最后时刻超越汉密尔顿,抢走胜利
Previous article

法国大奖赛:维斯塔潘最后时刻超越汉密尔顿,抢走胜利

Next article

为何维斯塔潘没有因为违反赛道限制规则而收到“罚单”?

为何维斯塔潘没有因为违反赛道限制规则而收到“罚单”?
Load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