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ula 1
Formula 1
25 9月
Event finished
R
巴林大奖赛
27 11月
Next event in
59 days
See full:

博塔斯向“邻居”汉密尔顿“投诉”其爱犬

shares
comments
博塔斯向“邻居”汉密尔顿“投诉”其爱犬
By:

刘易斯·汉密尔顿与瓦尔特利·博塔斯分享了F1赛季进行期间俩人在赛道上的“邻居”生活,英国人的爱宠更是在芬兰人的“家”门口留下“特殊礼物”。

为了把感染新冠病毒的风险降到最低,大部分车手都选择在比赛期间住在赛道边自己的房车里。而自从奥地利以来,赛道上为世界冠军展开较量的梅赛德斯组合汉密尔顿和博塔斯,在赛道下一直做着邻居。

本周末的西班牙大奖赛前,在一场充斥着“引擎模式”问题的虚拟新闻发布会上,这对世界冠军车队搭档的房车生活引起了英国《太阳报》记者本·亨特的兴趣。

“我小时候参加卡丁车比赛时住的房车与现在相比有很大的差别,”汉密尔顿回答说,“我记得住在房车里全英国旅行。那是我人生中最好的时光之一——老实说,那是很棒的经历。”

“现在这个(房车),你不能开着它旅行,但是它能扩展出来。我有自己的房间,有自己私人的空间。 我有自己的小录音设备——旅行套装——所以能够玩音乐。

“我有PlayStations和一套游戏设备,所以能上网玩游戏。上周末,我与皮埃尔·加斯利一起玩《使命召唤》。有时候查尔斯(莱克勒克)也会上网加入。

“其他时候我就看电影,与安杰拉(训练师)一起。只有我和安杰拉,她有她自己的房间。Roscoe睡在客厅。有些晚上我先做完按摩,然后就轮到Roscoe。

“我没有与任何人接触,特别是现在这个时期。如果是去年,如果你与大家都在露营地,那么可能一起烧烤,但是现在肯定不那么做。”

Motorhome of Lewis Hamilton, Mercedes-AMG F1

Motorhome of Lewis Hamilton, Mercedes-AMG F1

Photo by: Mark Sutton / Motorsport Images

轮到博塔斯,他首先投诉说:“刘易斯和我在过去几周里都是邻居,而且上周六Roscoe就在我门口拉下好大一坨大便!”芬兰人“投诉说”。

汉密尔顿笑着说:“那是礼物!每天都有礼物!”

博塔斯笑着继续道:“有些晚上我会做一些烧烤,Roscoe总是会来闻,但是我从来不给它任何食物。”

而英国人又插嘴道:“我不信,因为它之后总是拉出很臭的大便。”

与汉密尔顿不同的是自2020赛季启动以来,博塔斯就与女友、澳大利亚自行车运动员蒂凡尼·克罗姆威尔同进同出,成为自己的“小圈子”。而房车自然就成了他们的“二人世界”。

“我真的喜欢这样,就像露营,”博塔斯继续道,“在欧洲的比赛,我以前总是习惯住酒店,但是今后我认为我可以留着房车。”

“我在卡丁车时代习惯住房车,所以我有一些很好的回忆。显然现在有了很大不同,但是我真的喜欢,我与我的女友一起住在房车里。晚上由她做饭,我可以负责烧烤,那很开心,很舒服。

“我们可以看电影,放松一下,这很重要,因为比赛周末可以相当忙碌。另一个好处就是你把来回围场的时间降到最少。”

上周末,博塔斯与梅赛德斯完成续约一年后,摘下了70周年大奖赛的杆位。但是比赛中,两辆梅赛德斯赛车在高温下遭遇了轮胎管理问题,被红牛的马克斯·维斯塔潘以方向的策略出奇制胜。芬兰人在尾声阶段被汉密尔顿超过,只拿到第三名。而在车手年度积分榜上,他也被维斯塔潘抢去了第二名的位置,落后队友34分。

佩雷兹驳斥“不专业报道”,同时相信Racing Point席位“牢固”

Previous article

佩雷兹驳斥“不专业报道”,同时相信Racing Point席位“牢固”

Next article

汉密尔顿和维斯塔潘声称“排位赛引擎模式”禁令不会有作用

汉密尔顿和维斯塔潘声称“排位赛引擎模式”禁令不会有作用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ormula 1
Event 西班牙大奖赛
Author Frankie M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