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ula 1

加斯利依然“很难接受”休伯特去世的悲剧

AlphaTauri车手皮埃尔·加斯利在回到斯帕参加比利时大奖赛前坦言,他至今“非常难接受”挚友安东恩·休伯特去年在这里的F2比赛中发生事故去世的事实。

加斯利依然“很难接受”休伯特去世的悲剧

一年前的比利时大奖赛期间,休伯特在F2首回合比赛开始不久就遭遇了一场惨烈的事故,并且因此离开人世。另一位卷入其中的车手胡安·曼努埃尔·科雷亚也深受重伤,目前仍处于康复阶段。

本周末回到斯帕,F1车手和车队纷纷向英年早逝的法国新星致敬。而加斯利与休伯特既是同胞,又从小一起比赛,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周四抵达赛道之后,AlphaTauri车手在下午走赛道时,在好友发生事故的3号弯(Raidillon)区域献上了鲜花。

之后,加斯利在车手新闻发布会上坦言这一整天对他是煎熬。他说:“我一直有点担心,因为你从不知道你到底会做出什么反应,我必须(承认)今天早上相当难并且感觉奇怪。

“斯帕是我最喜欢的赛道,自从我在F4赢得自己的第一个单座赛事胜利,之后参加雷诺方程式2.0和GP2,我来这条赛道总是有美好的回忆。但是今年就不一样了,当我一走进围场,那些画面就浮现在我的脑海里,还有那些我不想接受、很难接受的事情。

“甚至在走赛道的时候,我想的是……我就是很难接受那真的发生了。不幸的是那就是事实、是真实的。是的,很不容易。”

加斯利透露,去年匈牙利大奖赛后,他与休伯特以及他的女友以及朋友们一起吃了晚饭。那是俩人的最后一次见面。而当他被红牛下放回到“二队”的消息公布后,休伯特是最早给他发去消息的人之一。

事实上,加斯利表示他能在今时今日参加F1,也有休伯特的一份功劳,因为他们总是互相较劲。

“我认为他是我小时候一起比赛时间最多的车手,而我们也是对手,”AlphaTauri车手表示。

“实际上我知道如果不是与他一起长大,我原本可能无法取得现在的成绩,因为我们一直互相鞭笞,并且自我提高。这是我作为个人和车手自我发展的一部分,并且我对此心里只有感激之情。”

加斯利将在本周末启用一顶特殊涂装的头盔来纪念好友,以粉色作为主色调,加上俩人一起的照片,以及“Anthoine“和”Tonio“的字样和他去年使用的车号”19“。

 

休伯特去世时年仅22岁。作为2018年GP3年度冠军,去年他加入了雷诺运动学院,并代表Arden车队参加F2。

本周末的斯帕比赛之前,F2宣布休伯特在2019赛季里所使用的车号“19”,将永久性地退役。

事实上去年的悲剧发生后,19的车号就再也没有在F2被使用,而本赛季也特意避免了18和19两个号码(因为F2没有像F1那样使用车手永久车号制度,而是年度冠军车队获得1、2两个号码,以此类推)。

值得一提的是,科雷亚也在本周末回到斯帕,希望向一起比赛过的同僚车手致敬。

shares
comments
莱科宁只会根据自己的意愿决定是否继续参加F1

Previous article

莱科宁只会根据自己的意愿决定是否继续参加F1

Next article

汉密尔顿:只有车手“督促”倍耐力打造更好的F1轮胎

汉密尔顿:只有车手“督促”倍耐力打造更好的F1轮胎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ormula 1 , FIA F2
车手 皮埃尔 加斯利
Author Frankie M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