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大奖赛:“汉密尔顿领地”牢不可破

十年时间,刘易斯•汉密尔顿已经是三届世界冠军。再次回到蒙特利尔,距离溃败的摩纳哥只过了两个星期,英国人强势回归赢下今年个人第三场胜利,带领梅赛德斯走出了阴霾,同时庆祝自己第一次分站夺冠十周年。

带着追平偶像阿亚顿•塞纳纪录的第65个杆位,汉密尔顿一度看起来有希望在加拿大将与塞巴斯蒂安•维特尔的积分差距缩小到零。英国人轻松地领跑,而他的直接竞争对手在一号弯的争夺里与马克斯•维斯塔潘发生了轻微碰擦后鼻翼受损,不得不改变计划,多进一次站更换鼻翼,而之后只能从最后一位开始追赶。

现役车手中,没有人比汉密尔顿在蒙特利尔拥有更多的胜绩,九次造访五夺冠军(2009年没有举办加拿大大奖赛),超过50%的胜率。夸张一点说,圣母岛可以更名为汉密尔顿岛。

除了安全车离开后比赛重新开始时维斯塔潘的进攻尝试,其他时间里没有人对汉密尔顿构成过任何威胁。荷兰人在第11圈因电池问题退赛,更是扫除了唯一潜在的不安定因素。最终,在领跑每一圈并在尾声时刻做出全场最快单圈后,英国人将他在蒙特利尔的制胜率提高到了惊人的60%,即十战六胜。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8,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3, Valtteri Bottas, Mercedes AMG F1 W08,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70H, Daniel Ricciardo, Red Bull Racing RB13, Kimi Raikkonen, Ferrari SF70H, Sergio Perez, Sahara Force India F1 VJM10 and Esteban Ocon, Sahara Force India F1 VJM10 at a restart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8,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3, Valtteri Bottas, Mercedes AMG F1 W08,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70H, Daniel Ricciardo, Red Bull Racing RB13, Kimi Raikkonen, Ferrari SF70H, Sergio Perez, Sahara Force India F1 VJM10 and Esteban Ocon, Sahara Force India F1 VJM10 at a restart

Photo by: Andrew Hone / LAT Images

“一个不可思议的周末,我无法更加高兴了,”汉密尔顿说,“首先,车队走出了摩纳哥的阴霾,每个人都有点沮丧,但都化失望为动力,重整旗鼓。加入车队五年来,以前我还从没见过车队像这样强势反弹,如此坚毅。”

“带着对赛车的理解来到这里,我们实现了目标——给法拉利沉重一击。得益于瓦尔特利的出现表现,我们拿到了前二名,这是我们俩第一次包揽冠、亚军。这些积分对车队至关重要。这个结果实至名归。”

“想到许多年前我在这里第一次拿到杆位和比赛胜利,真是有点疯狂。感觉好极了,就比赛的过程来说,仿佛回到2007年。这里对我永远是一个特殊的地方,因为我第一次在F1获胜。时隔十年,我依然像22岁时那样享受每一圈,真是太疯狂了。”

相比之下,博塔斯的第二名或多或少有些运气的成分。维特尔原本应该能在一号弯守住第二,但是当他集中精力关心着芬兰人的行动时,不慎将外线完全暴露给了维斯塔潘,后者的发车异常出色。红牛赛车超过法拉利赛车时,左后轮擦到了对手的鼻翼有前侧。维特尔感觉到了异常,但因为安全车的出动使得车速受到限制,他和车队并没有立即意识到鼻翼受损,因而错过了五损失进站的机会。直到安全车离开后,恍然大悟的维特尔不得不更换鼻翼,就此开始了漫长的追赶之路。

随后不久,维斯塔潘的退赛将博塔斯送到了第二的位置,但是芬兰人与队友的差距非常明显,甚至大部分时候消失在转播镜头之外。不过,这足够让梅赛德斯高兴,因为新阵容第一次实现“1+2方程式”。

Valtteri Bottas, Mercedes AMG F1 and race winne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celebrate on the podium, the champagne
Valtteri Bottas, Mercedes AMG F1 and race winne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celebrate on the podium, the champagne

Photo by: 萨顿汽车运动图片

“起步时,我尽一切可能激进一点,想去超过两辆法拉利,”博塔斯解释了自己的发车,“轮胎有些锁死,而这影响了我的第一阶段,但是我知道(一号弯里)是有机会的(超过法拉利)。我基本上直接潜了进去,我知道应该去走内线,而这成功了。”

但是,博塔斯认为落后维斯塔潘让自己损失了追赶汉密尔顿的时间,而进站后又落在没换胎的塞尔吉奥•佩雷兹之后没有一点帮助。值得一提的是他换上了软胎,而队友则是不同战术——超软胎。

“跟在红牛后面损失了不少时间,而进站后又落到了印度力量身后。我们决定用软胎,是基于车队观察其他赛车用软胎的情况,但显然没有我们预期的那么好,所以在第二阶段里速度上有损失。但是我知道自己需要做什么:完成比赛并拿到积分。”

对于一号弯与维斯塔潘的碰擦,维特尔坦言自己有些疏忽,但他觉得荷兰人没有爆胎实属“幸运”。

“我完全没有想到……”德国人说,“当时我的注意力都在瓦尔特利身上,其实我也没有其他地方可以走,因为刘易斯在我前面,如果我刹车弯点,就会撞上刘易斯。”

“马克斯利用了这次机会,从外线超了过去,而且还擦到了我的鼻翼。我认为他不是故意的,因为通常那样会导致你爆胎。因此,他运气不错,没有爆胎,但我的鼻翼受损了,而且一开始我们没有注意到,所以错过了在安全车期间’无损失进站’的机会。”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70H, crash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70H, crash

Photo by: 法拉利

“重新起步后,进入第一个弯时我就感觉到赛车有点问题……但是比赛第一圈一般都很混乱,因为轮胎温度很低,特别是今天风很大。我在6-7号弯感觉到异样,但是安全车出来了。我让车队检查一下,但是跟在安全车后面,车速很慢,所以很难真的感觉到赛车受损直到比赛重新开始后,我跟着瓦尔特利在进入一号弯时刹车比较晚,这时就觉得有点奇怪,然后3-4号弯,特别是道了5号弯时——通常你能全速通过,我发现不能全速过弯,必须减速。"

维斯塔潘对此前在摩纳哥红牛给他的早进站策略始终有些耿耿于怀,原本这是他继中国大奖赛后再次登上领奖台的最好机会。当RB13赛车失去动力时,他难以相信地举起了手。赛后,年轻的荷兰人直言,2007年迄今为止对他而言很“垃圾”。

“我认为那是一次神奇的起步,”红牛领队克里斯蒂安•霍纳表扬了维斯塔潘,“他时间把我得十分完美,进入内线,勇敢地进入2号弯。我认为塞巴斯蒂安没有看到他过来。他的速度非常快,而塞巴斯蒂安光顾着博塔斯,不巧马克斯轻轻碰到了他。”

“安全车后的重新发车,他也相当机灵,险些就能在减速弯抢到领先。此后他的状态也非常好,基本上压制着瓦尔特利。而他那么早退赛,着实相当令人遗憾。”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3 retires from the race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3 retires from the race

Photo by: 萨顿汽车运动图片

不过,丹尼尔•里卡多拿到了第三名,连续三场比赛代表红牛站上了领奖台。澳大利亚人同样在进站后换上了软胎,但是与博塔斯一样,轮胎的表现不如应有的水准。但是面对很有野心的印度力量,他全神贯注,没有任何细微的失误,牢牢守住位置。

“一场艰苦的比赛,我全场都在防守,”里卡多赛后感叹说,“软胎进入工作状态有些慢。有几圈,我可以拉开与佩雷兹的距离,看起来当时超软胎反而有些挣扎。但是之后,我的软胎就无法进一步发挥。很难找到抓地力,而且很容易就失误,甚至每一圈都不稳定。”

“随后,佩雷兹又追了上来。我认为那时超软胎肯定表现更好,而我们用软胎的车速一点也不快,只能尽力避免犯错。那样的轮胎抓地力水平,加上还有风,真的很难应付。因为风的影响,赛车摆动很大。还剩几圈的时候,我听说Seb正在追上来,所以我没有一圈可以轻松点。”

“这样艰难的比赛很容易让人头脑发热,所以考验你的专注度和一切。所以,(拿到第三名)非常、非常高兴。”

这一次负责领奖台采访的是“X教授”帕特里克•斯图尔特。面对里卡多递上的“Shoey”,作为“领奖台菜鸟”的他,欣然接受。

Sir Patrick Stewart drinks champagne from the shoe of Daniel Ricciardo, Red Bull Racing, on the podium
Sir Patrick Stewart drinks champagne from the shoe of Daniel Ricciardo, Red Bull Racing, on the podium

Photo by: Glenn Dunbar / LAT Images

比赛过半时,维特尔已经回到了积分区,但是想要进入前三名,最大的障碍来自于印度力量启用了更新版梅赛德斯引擎的赛车。

佩雷兹在重新起步后,利用基米•莱科宁不慎轧上草坪那一刻,超过了过去。此后,芬兰人想要追回位置,就变得特别困难。眼看粉色军团在直道上很难超越,法拉利之后孤注一掷,给莱科宁和维特尔换上终极软胎。然而,当前者正在重新接近埃斯特班•奥康时,刹车突然失灵,让他不得不放弃追赶,保全赛车。

于是超过印度力量的任务全都交到了维特尔的手里。他利用佩雷兹和奥康的内战,在跟随了多圈后把握住了两次,攀升到了第四。德国人相信,如果比赛再多一圈,他可以超过前红牛队友,并站上领奖台。其实更换鼻翼后,德国人向车队报告感觉赛车底板前端仍有问题,但显然那时无法修复,所以他只能“适应”赛车,好在激烈的战斗让他无暇顾及。

“我们的速度绝对应该不止拿到第四名,如果再多一圈,我就可以上到第三名,但那都是如果,”维特尔说,“我没有问过车队刘易斯的情况,因为那不重要,出站后我已经落到了最后一名。我知道我们可以追上去,因为我们的赛车比前面的车快很多,但你还是需要凭自己的实力超过他们,而需要超过的赛车很多,可不是一件易事,而且轮胎也开始变得挣扎。”

“我们原本应该早点发现鼻翼受损,那样就可以(在安全车下)无损失进站。但是等到别人车速都提起的时候,我们才发现并进站,所以不得不拼命追上去。但是从最后一名追到那么前面,还是挺有趣的。只不过两辆印度力量真的很难超,他们在直道上很快,加上好几辆赛车首尾相接所产生的牵引效应,当你恰好是这个车阵里最后一辆的时候,就更加困难。但是,我当然想登上领奖台。所以不要误会,只是考虑到比赛伊始我们蒙受的损失,第四名可以接受。”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in the drivers parade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in the drivers parade

Photo by: Charles Coates / LAT Images

对于为何印度力量在蒙特利尔十分难以超越,他做了详细解释。

“他们在直道上很快。当我用安全车过后换上的那套超软胎追上去的时候,我以为自己应该有机会。但问题在于加上基米,一共有4辆赛车首尾相接,而我是第五辆车。这时候想要超过前车非常困难,因为每一辆车都能牵引着后车。所以,当你处于其中的第四或第五辆车时,有没有DRS并没有区别。”

“我的赛车综合表现同前几圈超过其他赛车时相似,而与前几次超车时相比,显然超车所需的圈速差距增大了。但是哪怕我比前车快一点,每圈快0.5-0.6秒对超车来说并不够。所以,我们决定在尾声阶段进站(换上终极软胎)。也许我应该更早地进站。(跟车时)我们讨论了足足两圈,我想试探一下, 看看有没有机会,但是很难超过去。”

超越奥康的过程看起来有些惊险。在向一号弯挺进时,佩雷兹占据中间,奥康在其右后侧。维特尔以很快的速度冲向比较脏的内线,他采取了晚制动,差一点无法进弯。而法国人的赛车突然摆动起来,滑向外侧。

“当时完全豁出去了,我只想尽快超过去,所以全力制动。说实话,我也有些意外。我的速度更快,我原以为应该可以在直道上就直接超过去,但可能还是牵引作用的影响,加上下压力损失很大,所以我的赛车侧向滑得很多,超出了预期。”

Sergio Perez, Sahara Force India VJM10, Esteban Ocon, Sahara Force India VJM10 and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70H battle
Sergio Perez, Sahara Force India VJM10, Esteban Ocon, Sahara Force India VJM10 and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70H battle

Photo by: 萨顿汽车运动图片

“他俩在13-14号并驾齐驱,所以我就瞄准了出弯。来到直道半路上的时候,我就抱定决心,无论如何我都要往内线走。埃斯特班的赛车摇摆不定,而当我走到内线时,发现那里非常滑,所以很难控制。只是刚刚好能通过一号弯,所以我可以满意。”

“我遇到了很多乱流,那一圈损失不少。原本我以为可以直接超过塞尔吉奥,因为他已经脱离了能对丹尼尔使用DRS的范围。但是我几乎失去对赛车的控制,差点因为赛车尾部失控而冲向4号弯的围墙,所以不得不退后,也差点丢失位置。之后在8号弯,后方来的风很大,又差点打转。只能说那一圈没有赛车状况不好,所以等到后一圈才成功。”

维特尔再次换上终极软胎后落在来科宁身后。第60圈,当电视转播镜头给到5号赛车突然跑在7号车前面时,有那么一瞬不禁令人怀疑法拉利用指令对调了两名车手的顺序,考虑到汉密尔顿将要缩小积分差距。但是很快慢镜头回放显示,芬兰人错过了最后一弯的刹车点,只能从缓冲区回到赛道。

“我的刹车失灵了,不能全速挺进,只能稍稍踩一点刹车,放慢速度,”莱科宁解释道说,“如果你用力踩刹车,那么完全没有作用。我只能减速,然后尽力保持在雷诺前面。那是所谓的BBW系统失灵,没有特别的原因,而我们没法弥补。如果这是一个糟糕的周末,我们只能接受,下次争取表现好一点。有时候,比赛就是这样。” 

Kimi Raikkonen, Ferrari SF70H
Kimi Raikkonen, Ferrari SF70H

Photo by: Charles Coates / LAT Images

其实莱科宁在比赛重新开始后躲过墙壁,已经很走运,他的轮胎几乎已经擦到了墙壁。“我没觉得自己擦到了墙壁,但是贴得相当近。当时赛车确实摇摆得比较厉害,有点侧滑。当我纠正过来的时候,正好在路肩上。但是很快路肩就到了尽头,我以很高的速度轧上草地。好在没有撞到墙,但丢失了位置。这是一场很难对付的比赛。”

“这是一条特殊的赛道,但是跟过去来这里比赛相比,今年算很好了。排位赛的情况并不理想,我没能做出完美的冲刺圈。而今天是整个周末最艰苦的一天。赛道上有很多风,当你跟在别人身后时,从来不会很轻松地就超过去。”

绝大部分时间里,抢镜的是印度力量的两辆粉色赛车,因为里卡多车速的压制、加上莱科宁以及后来赶上的维特尔,形成一列前行的“火车”。

印度力量的指挥墙分别与佩雷兹和奥康进行着沟通,探讨着如何才能超过里卡多,争取第一次登上领奖台。法国人比队友晚13圈才更换的超软胎,所以轮胎上拥有一定优势。

从第41圈起,随着法拉利改变战术,奥康得以跟到佩雷兹身后,而且车速稍占上峰。车队跟墨西哥人探讨是否可以让奥康通过,由后者去挑战红牛。但是,佩雷兹相信自己有足够机会,请求车队让他去尝试。与此同时,跟车一方的奥康认为自己速度更快,轮胎状况更好,理应被让过去。

或许因为缺乏处理类似情况的经验,印度力量没有对佩雷兹下达“车队命令”,即便来自换上了终极软胎的维特尔的威胁越来越大。

Sergio Perez, Sahara Force India F1 VJM10, Esteban Ocon, Sahara Force India F1 VJM10 and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70H
Sergio Perez, Sahara Force India F1 VJM10, Esteban Ocon, Sahara Force India F1 VJM10 and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70H

Photo by: Steven Tee / LAT Images

进入最后五圈,奥康与佩雷兹的“内战”终于互相消耗,维特尔趁机超过了一人。虽然德国人在下一圈冲出过赛道,但刚刚好守住对奥康的领先,并在比赛倒数第三圈利用轮胎优势很快再次追上佩雷兹后干净利落地完成超车。这让印度力量从可能的第三、四名完赛,变成了第五、六名。

“我为车队而战,”佩雷兹为自己辩护说,“我尽全力为车队争取积分,与过去一样。我认为我们已经拿到了可以获得的最多积分。有好几圈埃斯特班想超我,但是他一点也不近。我没法接近里卡多,所以我不觉得他能追上去。丹尼尔有很强的牵引力。”

“当车队要我把位置让给埃斯特班的时候,我们正在超过一些身前的慢车。丹尼尔陷入了车流,而我只需要0.2-0.3秒就可以有机会去超他。而且我看到他很挣扎,也同时知道法拉利追上来了。”

至于那次关键的防守导致奥康乱了节奏并被维特尔超过,佩雷兹则认为队友“速度太快,有可能让俩人一起退赛”,而他在直道末端只“移动了一次,来守住内线”。

但是,哪怕维特尔已经超前,印度力量的内战并没有结束。奥康在最后一圈向队友发起猛扑,而佩雷兹也强硬地予以回应,在最后一弯寸步不让,最终以0.025秒领先冲过终点线。

激动的奥康在回场圈向车队抱怨道:“他不能那么做。他不能那么做。他在最后一刻才移动。那是什么情况?他不能那么做。那样不公平。伙计们,那不公平。一点也不公平。“

在佩雷兹看来,印度力量应该在面对类似的局面时,提前做好计划——定下“交战守则”。他说:“这是我职业生涯中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局面。我们是一个团队,我为印度力量工作,我想为他们取得最好的结果。我们必须有计划、有方案,防止再次遇到相同的情况。下次我们应该有应对措施。”

赛后,法国人非常受挫,他觉得自己错失了第一次站上F1领奖台的机会。“他在那么高速下最后一刻才移动,那本可能让我俩都出局。果真那样的话,对我、他和车队都是灾难。这是一场很棒的比赛,只是很遗憾我没给道机会去超里卡多。我认为我有那样的速度去尝试,原本今天我是有机会登上领奖台的。”

“但有时候比赛就是这样,我们需要回去讨论下发生的事情。属于我的时刻终有一天会到来。”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70H leads Sergio Perez, Sahara Force India VJM10 and Esteban Ocon, Sahara Force India VJM10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70H leads Sergio Perez, Sahara Force India VJM10 and Esteban Ocon, Sahara Force India VJM10

Photo by: 萨顿汽车运动图片

这是本赛季第一次法拉利车手没能进入前三名,而莱科宁能在最后十圈刹车严重消耗的情况下守住第七,并不容易,哪怕之前有着20秒的差距。德国人仅在法拉利赛车冲线后1.7秒迎接了格子旗,以第八名完赛。

在度过了失意的前二场比赛后,霍肯伯格在过去五场比赛里四次进入前十,俨然成了雷诺获得积分的“大腿”。

“总体而言,比赛对我们很积极。尽管时不时风大得很过分——在直道上把车吹得左右来回摇晃,但一切都很顺利。很明显,一些车手退赛帮了我们一把。尽管如此,我拿到了第八名和不错的积分,原本我们对赛车在这里能有怎样的表现比较担心。”

在霍肯伯格之后完成比赛的是兰斯•斯特罗尔,他终于在进军F1后第一次拿到积分,而且还是在自己的第一个主场比赛,在加拿大车迷面前。比赛中,他先后超越了帕斯卡尔•威尔雷恩、马库斯•埃里克森、罗曼•格罗斯让、斯托弗•范多恩,以及费尔南多•阿隆索,进入前十。之后丹尼尔•科维亚特的退赛,让他得以前进到第九名。

威廉姆斯上下也如释重负。首席技术官帕蒂•洛维在赛后说:“向兰斯表示巨大的祝贺。他是雅克•维伦纽夫以来第一位来自加拿大的F1车手。现在他在主场比赛里第一次拿到积分。考虑到兰斯参加F1后的开局并不顺利,这对我们而言就像胜利一样。”

赛季初,斯特罗尔经历了四次退赛。对从小在欧洲比赛的他来说,吉尔–维伦纽夫赛道也是相当陌生,而他在比赛中也犯下一些错误。

“我为自己、为车队和每个人感到高兴,”18岁的加拿大人情不自禁地说。比赛中,当领先的汉密尔顿从他身边超过时,向他竖起了大拇指。

Lance Stroll, Williams FW40
Lance Stroll, Williams FW40

Photo by: Glenn Dunbar / LAT Images

“赛车的平衡非常好。我的速度很快,我知道我们在直线上会有优势。我选择在正确的时候进行超车,有些时候或许可以早一些,但我觉得那样可能有风险。所以我再等一圈,保持耐心。我的工程师詹姆斯全程都在知会我其他车手的情况,所以我们知道保持冷静,跑完比赛就可以拿到积分,接着就有了第九名!”

科维亚特和阿隆索的退赛,帮助格罗斯让拿到了一分。哈斯车手在第一圈卷入了卡洛斯•塞恩斯引发的连环事故,损坏了鼻翼。他在第一圈就进站,换上了超软胎,随后就专心地争取让一套轮胎坚持69圈。最终,他做到了。

凯文•马格努森原本是哈斯在蒙特利尔获得积分的机会。在倒霉的排位赛后,他躲开了一号弯的事故,随后一度占据过第八名。但是在赛会处理维斯塔潘的赛车时,丹麦人在虚拟安全车下超了范多恩,吃到了五秒罚单。所以在第46圈进站从超软胎更换终极软胎时,他接受了处罚,并跌落到第15,最后也只是上升到第12,落后雷诺的乔林•帕默尔。

关于最后一分,多次转手,阿隆索看上去更有希望。从Indy 500回归后,虽然迈凯伦-本田在蒙特利尔注定处于劣势,但是西班牙人表现活跃,尽管被斯特罗尔超越让他看起来相当无奈。但是,还剩四圈时,本田引擎又出了故障。

退赛的阿隆索气恼地把头部保护板扔出驾驶舱,还是赛道工作人员替他捡了回来。而他没有立即跟随车辆回围场,反倒找到路走上了看台,把手套送给车迷,并与他们合影。此时,范多恩艰难地为迈凯伦完成了比赛,落后于埃里克森,但跑在威尔雷恩身前。

The car of race retiree Fernando Alonso, McLaren MCL32
The car of race retiree Fernando Alonso, McLaren MCL32

Photo by: 萨顿汽车运动图片

本次加拿大大奖赛共有五名车手无法完赛。就在维斯塔潘剐蹭到维特尔之后,中游的争夺里,塞恩斯试图从赛道中间挤过,但是格罗斯让正在外线。无路可走的哈斯赛车顶到了西班牙人,打转后STR12赛车失控撞上了菲利普•马萨,让巴西人成为最无辜的退赛者。安全车因此出动。

格罗斯让对塞恩斯的举动很不满,认为那很危险。而马萨更感到失望,鉴于斯特罗尔的表现,他觉得自己可以取得不错的完赛成绩。

比赛结束后,塞恩斯被判定对这起事故负责,并在巴库的比赛里退后三位发车。他承认自己试图超过阿隆索,没有在后视镜里看到格罗斯让——法国人处在视觉盲点,否则他“会更加小心”。同时,他也向马萨道歉。

但是,最郁闷的人是塞恩斯的队友科维亚特。的比赛从一开始就霉运连连。先是在暖胎圈起步出现了问题,当他避免熄火得以启动后,红牛二队错误地告诉他,他可以回到自己的发车格。赛会仲裁起初罚他通过维修区,但之后觉得判罚有误,应该罚时10秒,而那时俄罗斯人已经接受过了处罚,并且跑在第九名,但拿分的机会就此葬送。

Daniil Kvyat, Scuderia Toro Rosso
Daniil Kvyat, Scuderia Toro Rosso

Photo by: 萨顿汽车运动图片

 科维亚特对赛会仲裁的“表现”相当愤怒。“在我看来,他们这份工作不应该那么难做,而他们这样还做不好。他们肯定在办公室里睡着了,也许需要来几杯咖啡。他们应该取消那愚蠢的规则。那规则是给谁的?我们是出租车司机还是F1车手?我一点也不理解。这是个马戏团,一个愚蠢的马戏团。”

“我会去找查理谈谈。那让我相当恼火。那么简单的工作,他们就做不好。我不想对他们说出错误的言论,而且我不确定是否是查理做的判罚。我想知道到底是谁做的决定。我所知道的,是我们的车队经理花了十圈的时间来跟赛会仲裁理论,我们不应该接受额外的处罚。而他们的回应是’不,对不起,处罚就是这样。”

当科维亚特接受额外的10秒处罚时,一个螺帽问题引发了换胎耗时过长,加速了科维亚特的退赛。

今年,加拿大庆祝首次举办F1大奖赛五十周年,而斯特罗尔收获积分恰到好处。第二天,F1和加拿大一起宣布,大奖赛将在蒙特利尔至少留到2029年。

Lance Stroll, Williams, celebrates his first points, fans
Lance Stroll, Williams, celebrates his first points, fans

Photo by: Glenn Dunbar / LAT Images 

与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加拿大大奖赛
赛道 吉尔·维伦纽夫赛道
车手 丹尼尔 里卡多 , 兰斯 斯特罗尔 , 塞巴斯蒂安 维特尔 , 瓦尔特利 博塔斯 , 刘易斯 汉密尔顿
文章类型 比赛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