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报告
Formula 1 Canadian GP

加拿大大奖赛:维斯塔潘追平塞纳41胜,红牛实现100胜

马克斯·维斯塔潘在加拿大大奖赛里没有受到任何挑战,以领跑每一圈的方式为红牛实现了大奖赛100胜,费尔南多·阿隆索和刘易斯·汉密尔顿登上领奖台。

Upd: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1st position, celebrates on arrival in Parc Ferme

随着尼科·霍肯博格因没能在排位赛Q3的红旗下明显减速,被罚退后三个发车位置,阿隆索前进到第一排发车,使得本场比赛的头排与一年前相同。汉密尔顿和队友乔治·拉塞尔前进到第二排,德国人则落到第五位,与埃斯特班·奥康分享了第三排。

比赛第一圈,阿隆索启动反应比汉密尔顿慢,在发车后被对手超过,而维斯塔潘在前两圈过后已经跑出DRS范围。赛道上相安无事,角田裕毅选择了极端的策略,用中性胎发车的他在第一圈就进站换上硬胎。

前几圈大部分赛车之间十分胶着。第7圈。威廉姆斯新秀洛根·萨金特因赛车有“重大问题”被要求停车,虚拟安全车短暂出现,并没有对比赛进程带来太多改变。不过,第11圈拉塞尔在驶出9号弯时撞墙导致赛车受损留下碎片,引发了安全车。英国人带着受损的赛车回到维修区后,更换了鼻翼和轮胎,以最后一名重返赛道。

前三位的赛车立刻进站并且都换上了硬胎,并且保持相同的顺序回到赛道上。此时,用硬胎开始比赛的两位法拉利车手和连续三场无法从前十名起步的塞尔吉奥·佩雷兹留在赛道上。从第20位开始比赛的周冠宇同样在安全车期间进站,出站后上升到第14位。

没有趁安全车进站的赛车中,瓦尔特利·博塔斯的阿尔法·罗密欧赛车位于最后。比赛在第17圈重新开始,而且立即形成了DRS列车——非常近的距离下,很难真正得到超车机会。此后,仅有Alpine的埃斯特班·奥康超过了需要管理轮胎的博塔斯和凯文·马格努森,而迈凯伦的兰多·诺里斯和奥斯卡·皮亚斯特雷也超过了没有进站的车手。

第22圈,阿隆索利用DRS超过了汉密尔顿,上升到第二,并且很快跑出DRS范围。第40圈,梅赛德斯率先行动,为汉密尔顿换上中性胎。阿斯顿·马丁一圈后做出反应,但西班牙人只有一套新硬胎可以换。

汉密尔顿换上新中性胎后连续刷新最快单圈,缩小了与阿隆索的距离。但阿斯顿·马丁车手很快做出应对,保持着接近的速度。而为了管理轮胎,汉密尔顿不得不在接下来几圈里管理着速度,但在70圈的比赛进行到第58圈时再度发力,把距离缩小到1.4秒。不过,阿隆索同样依然能够及时应对,再次微微带开了距离。

最终前三名和发车时没有变化,维斯塔潘在没有受到任何挑战的情况下,以9.5秒左右的优势率先冲线,在实现四连胜的同时,收获了本赛季个人第六场胜利。这场胜利也使得维斯塔潘个人F1生涯分站冠军达到41个,追平了传奇人物阿亚顿·塞纳,同时也为红牛实现了车队参加F1以来的第100场分站胜利。

法拉利成功利用安全车的机会,由莱克勒克和塞恩斯以第四五名完赛。摩纳哥人曾在前往发车区的过程中,赛车底部木板受损,幸好车队为他及时完成了更换,能够赶上比赛。值得一提的时,当莱克勒克靠着策略上升到第四后,工程师告知他需要完成“干净的一节”,而他的队友不会发起攻击。不过,塞恩斯在与自己工程师的交流中拒绝了较早进站,决定多跑几圈,但最后他还是先于队友一圈进站。因此,两辆法拉利赛车的顺序保持不变。

佩雷兹在连续第三场前十之外发车的比赛中,追到了第六名。还剩最后两圈时,在对身后中游赛车距离安全的情况下,他进站换上软胎并成功从汉密尔顿手里夺走了最快单圈,最大限度地止住积分榜上对于维斯塔潘的损失——尽管荷兰人已经建立了69分的优势。

第九位发车的亚历山大·阿尔本在中游集团的竞争中脱颖而出,拿到了本赛季个人最好的成绩——第七名。埃斯特班·奥康为Alpine拿到了第八名。比赛最后阶段,奥康紧紧追到了阿尔本身后,而诺里斯也紧随其后。Alpine赛车尾翼摇摆剧烈,引来了诺里斯向车队报告对手赛车不安全,但赛会干事没有任何反应。

最后一圈,诺里斯尝试在发夹弯超车没有成功后,又瞄准了最后一弯,但因无法正常进弯而放弃。英国人以第九名完赛,而且因为进站时“非体育精神行为”被罚5秒,让他跌出了积分区。这次规发生在安全车期间,诺里斯放慢了速度,以便与当时在他身前的队友建立足够的间距,来完成车队的双车进站。赛会干事认定,两辆迈凯伦赛车在10号与13号弯之间速度相差接近50公里/小时,英国人由此拖延了身后的其他赛车,属于违反体育道德的行为。

就在冲线时,主场比赛的兰斯·斯特罗尔以惊人的方式超过了博塔斯,并在诺里斯受罚后上升到第九,芬兰人则为阿尔法·罗密欧带回了一个积分。

诺里斯最终滑落到第13位,而一直在积分区边缘争夺的皮亚斯特雷落后博塔斯0.6秒,与积分区擦肩而过。皮埃尔·加斯利紧随澳大利亚人完赛,名列第12位。

周冠宇在第32圈完成了第二次进站,换上第二套硬胎。当时他与角田、霍肯博格争夺位置,但换胎过程稍慢,让他不仅未能超过日本车手,而且落到了德国人身后。对于这个结果,中国小将感到失望,而且他觉得轮胎感觉良好并不需要那么早第二停。

最后几圈,周冠宇追到了霍肯博格的DRS范围内,但是哈斯赛车在直线速度方面对阿尔法·罗密欧赛车占据优势。中国小将在德国对手身后0.6秒完赛,名列第16位。

凯文·马格努森和尼克·德福瑞斯在所有完赛的车手中排在最后两位。比赛达到半程时,德福瑞斯企图在2号弯超过马格努森,两辆赛车发生了碰撞并且留出了内线的空间,让拉塞尔趁机超过。两辆赛车能够继续前进,但AlphaTauri赛车在下一弯大力锁死,一并把哈斯对手带出赛道。丹麦人正好堵住了荷兰车手的倒车线路。此后两名车手始终跑在最后,而赛会干事认定那属于正常的比赛事件,无需进一步处理。

从这次混乱中得益的拉塞尔至少回到了积分区,并且有机会以一停带回积分。但是第54圈,他遇到了刹车问题,使他不得不回到维修区退赛。

Be part of Motorsport community

Join the conversation
Previous article 周冠宇:加拿大正赛主要解决“奇怪的”赛车问题
Next article 汉密尔顿提醒梅赛德斯尽早着手2024赛车研发

Top Comments

目前还没有留言。您为什么不写一个呢?

Sign up for free

  • Get quick access to your favorite articles

  • Manage alerts on breaking news and favorite drivers

  • Make your voice heard with article commenting.

Motorsport prime

Discover premium content
订阅

版本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