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迈凯伦队医辛萨与癌症搏斗后不幸去世

shares
comments
前迈凯伦队医辛萨与癌症搏斗后不幸去世
By: Frankie Mao
2016年11月16日 下午2:59

前迈凯伦队医阿基•辛萨(Aki Hintsa)因癌症于当地时间2016年11月15日去世,享年58岁。

Dr. Aki Hintsa, McLaren Team Doctor with Mika Hakkinen
Mika Hakkinen with Dr. Aki Hintsa, McLaren Team Doctor
(L to R): Dr. Aki Hintsa, McLaren Team Doctor with Heikki Kovalainen, Lotus F1 Team
Jenson Button, McLaren with Dr. Aki Hintsa, McLaren Team Doctor
Johnny Herbert, with Dr. Aki Hintsa, McLaren Team Doctor
Kimi Raikkonen, Lotus F1 Team with Aki Hintsa, McLaren Team Doctor
Aki Hintsa and Oskari Saari: The Core – Better Life, Better Performance book cover

辛萨因为在迈凯伦先后同两位芬兰同胞车手米卡•哈基宁和基米•莱科宁合作,而渐渐成为F1和体育界享有声誉的运动医学工作者。2013年,他成立了Hinsta Performance人体运动公司,并在去年出版《The Core - Better Life, Better Performance》一书。

去年七月,有媒体报道了辛萨与癌症搏斗的新闻,昨天他不幸去世。

年轻时的辛萨热衷于冰球,虽然酷爱体育,但他研读医学,1983年从图尔库大学毕业。几年的临床重症工作之后,他成为了一系列运动俱乐部的队医,而且为芬兰反兴奋剂机构担任顾问。1992年,他以传教医生的身份前往埃塞俄比亚。一年后归国的他成为赫尔辛基大学的外科顾问,并在艾赫塔里地区医院出任首席医生,不过1997年他又重返埃塞俄比亚。

当时,辛萨已经作为一名医生为芬兰田径队工作,而见到埃塞俄比亚长跑运动员的惊人能力,激发了他对运动员身体机能的研究。在此期间,他与埃塞俄比亚长跑巨星——奥运会金牌获得者及多次10000米世界冠军获得者——Haile Gebrselassie结下深厚的友谊,也成为事业的转折点。

当辛萨的第二段埃塞俄比亚之旅结束后,米卡•哈基宁与他取得了联系。这位芬兰车手险些在1995年位于阿德莱德的比赛中丧命,多亏赛道医疗团队的紧急而有效的施救才幸免于难。辛萨也成为哈基宁在1998-1999年连续二次赢得F1车手世界冠军的幕后功臣之一。

此后,辛萨越来越多地参与到运动医学的实践中,2001年更是成为芬兰奥运委员会的首席医疗官。2003年他正式开始与迈凯伦直接合作,担任车队队医,三年后被任命为车队首席医疗官,并且负责迈凯伦开设的人体训练实验室Human High Performance Lab(人体高性能实验室)。

辛萨总共在迈凯伦工作了11年,先后与莱科宁、海基•科瓦莱宁、刘易斯•汉密尔顿、简森•巴顿共事,直到他决定开展自己的事业。离开沃金后,他成立了Hinsta Performance公司,并在瑞士日内瓦、芬兰赫尔辛基和英国伦敦都设有诊所,专门帮助奥运会运动员、顶级赛车手以及商务人士,进行人体运动机能的恢复训练和身体健康状况的评估。

“今天早晨听说阿基•辛萨博士去世的消息,让人非常悲痛,”迈凯伦在官方网站发表讣告,“阿基在近几个月中以超乎寻常的勇气与癌症搏斗,他那不屈不挠的精神让所有与他共事的人深受启迪。”

“今年在蒙扎是他最后一次出席大奖赛,尽管与病魔的战斗让他的身躯日渐消瘦,但他慈祥的微笑和开朗的笑声让人无比熟悉。”

“成功从来不是易事,但是阿基成功了。他是如此早地离开了我们,享年58岁,但是他在短暂的生命里取得的巅峰成就远超很多年长更多的。他用自己的一生给所有他遇到的人带来启示,他总是友善、风趣、体贴、智慧。”

“上帝保佑你,亲爱的朋友。你会被永远想念。对你的想念是这些文字远远无法描述的,也永远超过你的了解。“

芬兰精神

今年七月底的德国大奖赛期间,汉密尔顿被问到辛萨与病魔作战的“芬兰精神”是否对他的艰难卫冕征程带来启示。英国人当时回答说:“2005年我就认识了阿基,我们非常亲近。我百分之百信任他。过去他一直启发我,现在面临非常困难的局面,更是如此。“

“去年阿基确诊患病之前,我们在摩纳哥一起打壁球。过去他总是击败我,无论他用左手还是右手。当他得了病之后,我还是打不赢他,这让我很害羞。那一次,他还是照样击败我,先是右手,然后左手。我很好奇他是怎么做到的。”

“现在他正坚持不懈地与病魔搏斗。我们前几个星期还通了电话,我们约好,等他康复了,我们再去打壁球,那时候我应该能战胜他了。“

如今,围场里将近半数车手的训练师都出自辛萨的公司。

Next F1 article
巴西大奖赛分析:汉密尔顿神经紧绷,马克斯施展魔法

Previous article

巴西大奖赛分析:汉密尔顿神经紧绷,马克斯施展魔法

Next article

扎克•布朗收到迈凯伦“明确邀约”

扎克•布朗收到迈凯伦“明确邀约”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1
Author Frankie Mao
Article type 突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