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F1赛季重启计划如何进行?

shares
comments
分析:F1赛季重启计划如何进行?
By:
2020年4月29日 上午7:42

F1公布了7月初在奥地利重启2020赛季的计划,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尚未结束的情况下,这项运动要如何启动并克服困难持续进行?

2020赛季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启动失败,整整过去了6个星期。虽然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仍然没有明显缓解,但是对于F1重新启动的讨论一直在进行中。F1、国际汽联和10支参赛车队的最近一次讨论中,已经就赛季开始的计划基本达成了一致,目标在红牛公司拥有的红牛环重新发动引擎。随后,F1首席执行官切斯·凯利在4月底向外界公开了这个计划,而且“越来越有信心”将其实现。

为何现在宣布?

在足球、NBA、网球等运动没有动静的情况下,F1在赛季重新开始问题上的决心必然带来争议,特别是F1前“掌门人”伯尼·埃克莱斯顿和国际汽联前主席马克斯·莫斯利直截了当地表示——已经不在位的他们当然可以不用负责地发表观点——2020赛季应该直接取消。

毫无疑问,这场新冠肺炎疫情已经给世界经济带来了重大影响,出现上一轮经济危机——造成了丰田、本田和宝马从F1撤离——以来,尤其是全球化产业链形成之后的大倒退。权威金融机构预计,今年世界体育产业的直接经济损失将高达610亿美元。作为一项全年前往22个国家办赛的赛事,F1正处于这场“海啸”冲击的最前沿。

眼下欧洲的疫情正发生着微妙的变化。丹麦、挪威、奥地利、瑞士、德国已经逐步解除“封锁”,包括幼儿园、小学重新开门,部分餐馆重新营业。意大利作为欧洲的爆发点,每日新增病例曲线已经成下降趋势,而另一大“重灾区”西班牙的现有确诊病例数量更是在上周末减少了近2万。这两个主要的西欧国家,加上控制良好的法国,已经计划从5月初逐步放宽限制,试图一点点恢复社会的经济。

在疫情发展时间上落后的英国,持续的每日增加近5000例新病例,使其仍处于关键时期,而且把“紧闭期”延长了3周,目标在5月缓解局面,或者说实现“全民免疫”。

由于7支F1车队的基地都在英国,AlphaTauri也在银石附近有运作分部,同时F1一个总部在伦敦市中心,另一个分中心位于伦敦以南30公里,英国的局势对于F1生态系统带来直接影响。

当前所有车队都处于强制的停工期,大多数会延续到5月中下旬。而迈凯伦、哈斯、雷诺、威廉姆斯的大部分员工已经被“强制休假”,他们将领取英国政府针对这场疫情专设的救济金。假设英国疫情不缓和,车队无法复工,那么显然无法进行比赛,哪怕是在银石“关门”比赛。

不过,英国政府在上周末召开了第一次关于主要体育赛事恢复的会议,效果“非常激励人心”。接下来的日子里将定期举行例会,希望尽可能快地“在几个月内”,在英国安全地恢复体育赛事。所以本周一,银石赛道对外表示愿意举行空场的大奖赛,但是需要英国政府相关政策的指导。

Chase Carey, CEO of F1

Chase Carey, CEO of F1

Photo by: Jack Ke

同一天,就在F1发出凯利的声明之前,法国大奖赛先公布了根据法国政府的相关政策,今年不再举办大奖赛的决定。早在马克龙总统宣布延长大型活动禁令时,保罗·里卡德赛道无法在6月底承办大奖赛的事情就既成事实。然而迟迟没有官方消息直到昨天,显然是有计划的公关操作。

F1希望借着欧洲微微亮起的“希望之光”,把积极的消息传递给全球车迷。在澳大利亚取消之前的“无线电静默风波”后,在原赛历上的前10场大奖赛或取消或延期后,如果F1官方不发声,那肯定是不明智的。而凯利在声明中也很清楚地提到,7月初在奥地利办赛是一个有可能实现的计划,但不完全排除因未知的疫情发展而调整的可能。

为何选择在奥地利重启?

赛季暂停的这些时间里,F1就一系列重新启动的方案进行了研究,并最终在上周确定了一套在目前情况下最有可能实现的计划:那就是以原赛历上目前日期最早(7月3-5日)的奥地利大奖赛为新的起点,在欧洲举行多场大奖赛。

要重新开始比赛,确保所有人的安全,不仅赛道上的人员,还有赛道外围的社区,仍是头等大事。因此,比赛不会对观众开放,只会在电视转播下进行。

平时,一场大奖赛现场所有工作的人员相加,最高可以达到3000人左右,视具体的比赛地点而定,其中三分之二人属于围场。但是在这个“非常时期”,为了便于集体出行以及节省成本,目前的计划是把围场里的人数控制在1000人。车队比赛团队的人数并不会有大幅度减少,毕竟赛车运作和维护本身需要这些人力,但是因为没有了客户和嘉宾,市场部门可以减少人员。但是10支车队的人员加起来仍然会占去一半。余下的则是供应商的代表、国际汽联和F1必需的团队。

F1已经计划以包机的包车的形势来运输参赛人员(如果F2和F3之类的垫场赛,也将采取这种形势)。而在出发之前,所有人都将接受核酸检测。根据奥地利政府目前维持的相关旅行政策,所有入境人员需要提供4天内的医疗报告。当前,大规模检测在英国仍然无法进行,但是假如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奥地利那边的后勤事宜就方便许多。

位于斯皮尔堡的红牛环赛道,本身就“与世隔绝”,附近只有几个小村庄,而临近的酒店都为红牛老板迪特里希·马特希茨所控制。参赛人员包机抵达萨尔茨堡之后,再以包车直接前往赛道附近,避免暴露在公共场合。同时,红牛环设有厨房,因此即便车队不能携带自己的餐饮团队,一日三餐仍然可以得到保障。

为此,红牛环赛道的400名工作人员以及当地相关的赛事工作人员都已经接受了病毒检测,为比赛的举行做准备。

Lando Norris, McLaren MCL34, leads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90,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5, and Pierre Gasly, Red Bull Racing RB15

Lando Norris, McLaren MCL34, leads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90,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5, and Pierre Gasly, Red Bull Racing RB15

Photo by: Steven Tee / Motorsport Images

如何“关门”比赛?

之所以在欧洲启动赛季,是因为陆路物资运输相对方便。F1高层的设想是,在某条赛道至少连续举行两轮比赛。一方面,既然已经兴师动众地去比赛,就物尽其用;另一方面,这个相对封闭的环境也在一定程度上等于“隔离”观察。

同样基于地理原因,银石也可以做到与外界隔绝的情况下“关门”办赛,但前提是英国政府及时修改相关政策。银石赛道总经理Stuart Pringle日前在接受Sky Sports采访时透露,与英国数字化、文化、媒体和体育部门的初期沟通“是有成效的”,因此可以“进行类似于关门的英国大奖赛”。

凯利与布朗正在同银石赛道进行协商办赛事宜,核心问题在于费用,并不是银石向FOM支付承办费,而是FOM租赁赛道的花费。一直以来,银石最大的经营问题就是举行F1大奖赛的代价过于昂贵。显然,它不能承受在今年付费、空场在进行比赛。但现在,通过把赛道租给迫切需要进行比赛的F1,反而给银石带来创收的机会,而且假设是今年最大一笔收入,如果今年年内没有其他赛道日活动的话。

7支以英国为驻地的车队中,距离银石最远的迈凯伦,在高速公路必然畅通的情况下,也只有90分钟左右的车程。当然比赛期间,车队人员恐怕不能像平时那样回家,而是需要集中住在赛道附近或者车队工厂附近,包车往返于赛道和驻地。对于法拉利、AlphaTauri、阿尔法·罗密欧来说,如果固定的住宿地点不能使用,另外找到合适的地方也不会是难事。车手们或搭乘直升飞机,或与车队成员一同坐大巴。

但是比赛期间,围场里会采取严格的社交距离准则,车队成员只能进入自己的车库和Motorhome,同时只有国际汽联指派的技术监测人员和倍耐力的工程师可以出入车队车库。这也将意味着除了官方转播团队,赛道不会对媒体等非必要人员开放,包括餐饮团队,届时将有打包的午餐统一派发给车队。

综合这些后勤措施,在银石将至少举行两轮比赛。如果说要增加至3场,连续三个周末太冗长的话,那么不排除可以尝试“一周双赛”。

The Silverstone Wing

The Silverstone Wing

Photo by: XPB Images

谁付费?

自由传媒接管F1以后的做事风格,显然与“伯尼时代”有着本质的不同。此前,权威信贷评级机构Moody's Investors Service调整了F1的债务评级,认为其债务为投机级别,信用风险高,而且评级展望也从“正面”降为“负面”。但是该机构认为哪怕2020赛季完全取消,F1仍有能力扛过危机并重回正轨。

尽管如此,自由传媒反而逆势而上,因为哪怕F1赛事可以在危机中幸存,没有比赛令小车队消亡的风险越来越大。根据AlphaTauri领队弗朗茨·托斯特透露,每少一场比赛,他的车队就损失200万欧元。

为了让F1能够重启,自由传媒近日通过内部资源重新分配,为这项运动匀出了额外的14亿美元现金流。除了在艰难时期提前支付给车队协议中的分成外,就是启动赛季必然带来的开销,大部分就是场地租金。大奖赛票房本就不是F1收入的重要组成,但哪怕需要把一部分承办费退还给无法举办大奖赛的推广方,只要赛季能够达到一定数量,那么自由传媒可以保住另一个大头部分——转播机构支付的高额版权费。

正是这个信号,让不少欧洲赛道纷纷表示愿意举行比赛,包括意大利的伊莫拉和今年刚刚升级到国际汽联Grade 1级别的葡萄牙阿尔加夫。两者都表示已经做好了准备,完全有能力承办F1大奖赛。而且,巴塞罗那也表达了可以在夏天办赛,尽管西班牙当局曾暗示整个国家今年不对非居民开放。

但是,目前F1更倾向于疫情相对不那么严重的匈牙利,而且也可能在亨格罗林赛道连续比赛两场。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布达佩斯方面或许同意“正常”举行比赛,也就是说对观众开放,但条件是一定程度上减免承办费。

如果前三个举办地都连续办两场比赛,那么原本属于夏休期的窗口就得到填补,也刚好度过比利时当前禁止大型活动的期限——到8月底。届时,如果意大利疫情明显好转,那么前往蒙扎是绝对站得住脚的,因为那显然对经历了苦难的意大利人民是巨大的鼓舞。

只有赞德弗尔特无意勉强推动荷兰大奖赛在今年余下时间里进行,哪怕荷兰政府放宽限制。理由是如果不能营造出推广方理想中的“橙色海洋”,就无法达到目标中的商业价值。

Race winne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ith his trophy and fans

Race winne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ith his trophy and fans

Photo by: Steve Etherington / Motorsport Images

中国、美国“优先”

按照凯利透露的计划,“欧洲赛季”会在9月初结束,接下来转入“飞行赛季”。显然,F1寄希望于5个月之后世界其他地方的社会状态可以像中国一样基本恢复。因为在以租赁赛道来举行比赛之后,自由传媒只能通过其他赛事的承办费,来实现收支平衡。

只要赛事能够正常、对外举行,所有广告、赞助尚的利益得到保障,那么就能视为完成合约。所以在最理想情况下,F1当然希望前往所有下列国家:俄罗斯、新加坡、日本、中国、越南、阿塞拜疆、巴林、阿布扎比、加拿大、美国、巴西和墨西哥。

如果有优先级别的话,中国大奖赛一定位列其中。F1方面寻求10月份回到上海的可能性,但是由于10月初的日子仍然被ATP的上海大师赛预定,赛事推广方久事体育不太可能在短时间内连办两项重大国际体育赛事。因此,上海在10月中上旬举办F1大奖赛,惟有ATP先确定大师赛不会举行。不过只要赛事可以举行,无论10月还是11月,久事体育和上汽国际赛车场将为F1的回归做好准备,并且全力以赴保持一如既往的高标准。

越南是荷兰之外,自由传媒的另一个“代表作”。河内方面已经斥巨资为街道赛完成了必要设施的建设,并且原本为4月份办赛“孤注一掷”。据悉,河内的推广方希望可以在11月举行历史上第一场越南大奖赛。如果没有太大意外的话,中国与越南仍将“背靠背”。

此前,罗斯·布朗谈及可能在上海尝试“两天制”比赛周末,前提是非常紧凑的赛程。假设有必要进行巴西-中国-阿布扎比(巴林)这样极端的“三连赛”,两天制的中国大奖赛的确符合逻辑。不过,如果F1无法前往所有的美洲国家,那么最后两个月的赛程就可以松弛一些。

目前巴西已经有超过7.3万累计确诊病例,是北美洲和南美洲除了美国之外,疫情最为严重的国家,考虑到医疗条件和社会环境,形势不容乐观。而疫情已经给巴西的经济受到重创。今年是圣保罗比赛合约的最后一年,而英特拉格斯在现有合同下基本不需要向FOM支付任何费用。换言之,眼下的巴西大奖赛并不能给F1带来明显的收益,所以英特拉格斯不会是“必要”之行。

相比之下,墨西哥的疫情比巴西好许多。但是,原定于11月1日在墨西哥城的比赛是否会进行,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当地的医疗条件和防疫措施能否达到令F1放心。

在原赛历上,墨西哥城与奥斯汀“背靠背”。因为非常明显的原因,奥斯汀是自由传媒另一场会力保的比赛。得克萨斯走在了美国社会“重新开放”呼声的前列。奥斯汀的比赛为当地创造的劳动机会和经济效益,会让得州比任何时候更欢迎比赛的举行。

View of Esplanade Bridge from the top of building

View of Esplanade Bridge from the top of building

Photo by: Evgeniy Safronov

新加坡是最大问号

在所有“飞行赛事”里,最大的疑问可能就是新加坡。滨海湾比赛的娱乐模式十分符合自由传媒对F1的定位。然而,当前新加坡正受到“第二波”疫情的冲击。就其570万人口来说,如今近1.5万的确诊病例,如临大敌。

虽然现在距离原定的9月20日大奖赛周末还有4个多月时间,但是新加坡以严格治理闻名,其旅行限制措施更是强制所有入境人员在指定酒店接受14天的隔离,而且该限制没有写明期限。这不禁叫人怀疑,哪怕不久后全球疫情缓解,新加坡是否愿意冒险在市中心的街道上举办大奖赛,毕竟数据表明F1到来的周末是其全年游客入境的高峰期之一。

相对来说,同样遭受“第二波”的俄罗斯,索契本就处于偏远地区,平日基本等于“空城“。而俄罗斯总统普京是俄罗斯大奖赛最大的支持者,目前没有任何迹象显示他会取消比赛。阿塞拜疆也是同样的道理,而且虽然是街道赛,但是对城市生活的影响远远不如新加坡、摩纳哥。

从天气条件来看,相比于任何时候都可以办赛的巴林和阿布扎比,9月可能是唯一留给蒙特利尔的窗口。至于铃鹿这条深受车手热爱的赛道,参考日本方面前期对东京奥运会的态度,只要旅行禁令得到解除,当地推广方必定会竭力促成日本大奖赛的举行。

Start action

Start action

Photo by: Erik Junius

Next article
F1车队停工延长,但后期可有条件复工

Previous article

F1车队停工延长,但后期可有条件复工

Next article

莱科宁暗示没有从F1退役的想法

莱科宁暗示没有从F1退役的想法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ormula 1
Author Frankie M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