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GPDA袒露心声原因为哪般?

shares
comments
分析:GPDA袒露心声原因为哪般?
Jonathan Noble
By: Jonathan Noble , Formula 1 Editor
Translated by: Frankie Mao
2016年3月25日 上午12:04

大奖赛车手协会(GPDA)公开发表声明,督促F1改变其腐朽规则框架的决定,标志着这项运动的政策将迎来引人瞩目的新发展。

罗曼•格罗斯让(路特斯),亚历山大•伍尔兹(GPDA主席),塞巴斯蒂安•维特尔(法拉利)
(从左到右):菲利普·马萨,威廉姆斯车队;亚历山大·伍尔兹,GPDA主席
帕特•西蒙斯(威廉姆斯首席技术官),亚历山大•伍尔兹(GPDA主席)
伯尼•埃克莱斯顿,亚历山大•伍尔兹(GPDA主席),查尔斯•布拉德利(Motorsport.com主编)与车手们
亚历山大·伍尔兹,威廉姆斯车队车手导师/GPDA主席
Alex Wurz, Williams Driver Mentor and GPDA Chairman with Pat Symonds, Williams Chief Technical Offic
Alex Wurz, Williams Driver Mentor and GPDA Chairman with Pat Symonds, Williams Chief Technical Offic
Alex Wurz, Williams Driver Mentor and GPDA Chairman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16-H leads at the start of the race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16-H leads at the start of the race
The drivers start of season group photograph
Photograhers at the drivers start of season group photograph
The drivers start of season group photograph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16-H
Podium: winner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Team, second place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Team
Jolyon Palmer, Renault Sport F1 Team RS16 and Carlos Sainz Jr., Scuderia Toro Rosso STR11
Jolyon Palmer, Renault Sport F1 Team RS16

GPDA公开信受到了不少车迷的支持,也引起了很多意外,但事实上并不能说他们的行动是意外之举,因为过去几个月来车手们也对F1的发展方向非常不安。

身为GPDA理事的法拉利车手塞巴斯蒂安·维特尔在季前测试中表示:“我不认为F1已经支离破碎。作为一场表演F1做的很好。但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最近种种决策,让我可以很公平地说它缺乏领袖。”

“我认为这有点混乱,现在的规则和排位赛形式不是在赛季前的几个星期就开始重新策划,而是在最近的几个星期才被讨论。”

虽然维特尔的话是最广泛被引用的,但他并非唯一有此观点的车手。这份声明并不只是由几位车手发出,而是所有的GPDA成员一致协商通过产生的。

GPDA主席亚历山大·伍尔兹表示:“这封信是代表所有车手发出的。通过的是象征车手主体的GPDA。”

“自从GPDA成立开始(在六十年代),我们都是通过多数表决的投票方法。这个方法很有效。在这件事上,投票非常清晰地给出了我们希望传达的意愿。”

GPDA顾全大局

自从2014年年底伍尔兹接任主席,GPDA便积极主动承担了免除安全隐患外的更多职责,着手开始协助推进这项运动的发展。

去年,GPDA与Motorsport.com联手开展了全球车迷调查,以更好地了解追随这项运动的人群的想法,以及他们希望F1变成何种模样。

车手们通过调查结果获得了很多信息,其中很明确的就是观众和他们都一致认为,F1并不需要只有噱头而毫无实质的规则调整。它只需要一个庞大的计划,让拥有最好赛车的顶尖车手在比赛中互相追得跟近,以此来吸引年轻的观众族群。

然而,F1大佬们还是决定对这些发现悍然不顾,而对于更多金钱的追逐只会让观众与这项运动渐行渐远。

寻求从观众那里获得付费电视收入、对近五年F1的发展方向缺乏明确的策略、赛车缺乏挑战、填补基础规则的漏洞失败,以及希望继续以一些小噱头,例如:倒序发车、时间追罚(译者注:对积分榜前几名车手追加排位赛的单圈时间,类似于房车赛中对前几名车手增加配重)、排位赛比赛,都没有在车手中很好地被接受。

近期并不受车手欢迎的淘汰制排位赛更是闹剧一般,在澳大利亚遭遇了巨大的尴尬。它几乎已经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

以观众为本

伍尔兹表示,鼓动GPDA走出大胆的一步公开发表声明的最主要原因是观众对于F1究竟发生了什么感到愤怒,因为错误的决定屡次三番地被做出。

“车手们希望F1能够精彩绝伦,我们希望帮它做到那样,”伍尔兹对Motorsport.com说,“他们(车手)真正的是我们运动的主角,作为对我们的观众,同时也是围场中和车手之间热烈讨论的回应,我们感到是时候表达我们的意见。”

“这份调查对于让我们了解我们的观众给予了的帮助。我们对观众为调查所做的努力感激不尽。”

“那么调查是否掌握了所有的答案,或者我们的车手又是否的除了解决方案?显然没有!但是综合这些,F1车手们感到有必要说出来,只是因为我们发自心底纯粹地热爱这项运动,我们希望它仍然可以汽车运动的顶峰,和全球最有影响力的运动。”

改变势在必行

伍尔兹也急于指出,GPDA的声明并不只是打算发泄批判F1现状的途径,而不给予答案和协助。

他很清楚车手们会做他们力所能及地让F1变得更好。但是需要的是这项运动的顶尖人物们有往“大”处开始思考的意愿。

“不,当然这并不是想攻击任何人。为什么我们要这么干!在信中我们说的很清楚,我们相信每一个F1利益相关者都希望这项运动拥有最好的。然而作为一个旁观者,我认为他们做决策的方法目前看起来却并不太理想。”

确立长远目光

F1越是围着像淘汰制排位赛这样的噱头乱来,车手们越是确信它没有做它原本应该做的事:确立一个长远的眼光。

伍尔兹和车手们坚持认为,如果F1想拥有一个健康长远的未来,它的老板们需要改变他们的做法,以及思考如何应对不断变化的媒体环境,和吸引更年轻的观众。

“就个人而言,我相信这项运动的全球化增长主要是基于其商业模式。在过去几十年,F1的商业和运动本身拥有惊人的增长。但事情发生了变化,最肯定的是我们正在目睹的是突然地、迅速变化的媒体环境以及消费者行为。”

“我觉得,为了让我们的运动适应未来和下一代,它的商业模式和F1运作的方式,都必须被讨论和重新定义。”

“应该跟进的是清晰的路线图和总体规划。我不相信个别的运动或技术规则变革会是解决A)让F1停止失去观众和粉丝和B)激起全球化增长的方法。但最关键的问题是,车手们的声明所期望的结果就是实现以上的A和B。”

为F1缔造一个光明的未来是车手们最大的心愿。

Next F1 article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1
Author Jonathan Noble
Article type 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