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F1财政前景评估

在F1新东家Liberty Media的管理下,F1已经出现了一股疯狂的消费热潮。

为了有效填补营销和研究这些过去不曾有人问津领域的空白,同时为了拓展这项运动的数字化产品,今年F1不得不在过去几乎看不到任何支出的领域进行了投资。

这一消费热潮的直接影响是,本赛季车队的奖金分红下跌了13%,约为2.73亿美金。而2016年同期的数字为3.16亿美金。但是,正如俗话所说,要赚钱,先花钱。而目前F1的花费可以更慷慨得被视为是投资。

2017赛季,电子竞技锦标赛的推出,吸引了近64000名参与者。其中也包括来自游戏社区的潜在新车迷。

这一锦标赛也为F1进军数字领域提供了一个完美的例证。半决赛的新闻稿提及的各种数字化数据统计,也是这项运动之前的老板们未曾听闻的。

Live Semi Final
Live Semi Final

Photo by: Sam Bloxham / LAT Images

“车迷们在Facebook上观看了180万分钟的视频。另外在Instagram和Instagram stories上有310万次的点击量,Instagram impression有150万次点击量,还有180万次的Twitter impression点击量。在推特上收看直播的观众超过了12.5万,”新闻稿中写道。

今年推出的另一项活动就是银石的英国大奖赛前举办的伦敦现场车迷嘉年华。该活动的开销甚至比电子竞技锦标赛的创意和执行花费还要高。

鉴于无时无刻不在的恐怖主义的威胁,活动的前期宣传有限。然而还是有超过10万名车迷在特拉法加广场参加了为期一天的活动。

上个月,摩根大通宣布了其对FWONK股票交易的分析结果,得出的结论总体上是乐观的。尽管其预期的收入增长“比预期的更有限”。

F1收入中相当大的一部分,并且将源源不断入账的就是其转播交易。摩根大通在这里提出了第一条警告。

该报告称:“近年来,F1很大程度通过在其核心市场转向独家付费电视合作伙伴,实现了转播收入的增长。”

“尽管这将有助于推动经济增长(根据一份2019年英国的新合同),但新的管理层正在寻求另一种方式,让一部分的比赛实现免费播放。“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talks, Ted Kravitz, Sky TV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talks, Ted Kravitz, Sky TV

Photo by: Sutton Images

与此同时,F1已经开始打算从转播合作伙伴中拿回一些数字化版权,以使得其公司在某个时候推出一款OTT产品。

“我们认为,这些因素将在合同需要续约时,限制年均价值的增长。这将低于近几年来美国和英国一些联赛所实现的增长。”

“我们也注意到F1作为电视产业普遍存在两个屏障,即缺乏广告时段以及比赛直播时间有限。

在这点上美国的转播市场是个很有趣的例子。尽管ESPN已经获得了美国的转播权,但是关于NBC决定退出谈判一事却很少被提及。因为他们不愿意签署一份会和商业权利拥有者竞争的协议。

“我们很自豪能够从2013年成为美国独家版权拥有者开始,提高F1的知名度和和收视率。这将是我们转播这项赛事的最后一个赛季,”在美国全新的协议被宣布同时,NBC体育集团在一份声明中写道。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选择不继续一份新的协议。在这份协议中,版权所有者本身将会和我们,以及我们的分销商竞争。我们希望F1的新东家们一切顺利。”

未来的转播交易很可能会面临同样的绊脚石。因为其他广播公司将选择把钱花在那些商业版权持有者更多的是合作伙伴,而不是竞争对手的体育赛事中。

摩根大通对于F1额外收入的分析,还考虑到了其在公司扩张,以及董事会雇佣大量新人员方面的开销。

“Liberty计划将员工的人数增加一倍,与其他公司的管理费用一起,将导致每年5000万美元的成本增加。“

Valtteri Bottas, Mercedes AMG F1 W08,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8,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70H, Daniel Ricciardo, Red Bull Racing RB13, Kimi Raikkonen, Ferrari SF70H,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3, the rest of the field at the start of the race
Photo by: Steve Etherington / LAT Images

“我们认为,随着F1打造基础设施,以支持数字化、营销和游戏这些新发展的领域,支出的增长可能会持续保持在这一水平之上。”

最令人担忧的是,F1的未来结构缺乏清晰性。正如车迷们所知,体育运动中财富的再分配是当前最热门的话题。但未来可能会出现某种形式的预算或者成本上限。

但目前的结构都受到了协和协议的限制。该协议将在2020年到期,但目前未来十年或者二十年的路线图还尚未被明确。

目前的管理结构,尤其是备受嘲笑的F1的策略小组可能将会被取代。但没有人知道会发生什么。

新的管理层正在与各利益相关者进行早期谈判,以实现一个长期的框架。该框架将管理这项运动,包括经济的流动。谈判的能见度很低,目前尚不清楚何时会达成新的协议。

“过去,我们相信车队已经成功争取到了F1利润的更大份额。而且考虑到他们目前面临挑战的财政状况,我们认为他们会协商达成一项这项运动长期的框架,以换取未来更高的分红。”

尽管偶尔会有警告,但是摩根大通对于F1未来财政状况的看法总体上是乐观的。这其中考虑到了新市场的增长机会,以及未来的赞助商协议和可能扩大的赛程所带来的额外收入。

“F1的收入增长速度可能比我们设想的更快。”

“该公司可能会在2018赛季续约几个重要的转播协议(法国、德国、意大利、美国、波罗的海),以及获得比预期更高的年均价值增长。或者在这些地区通过独家付费电视合作伙伴,以获得高于预期的收入。

“在比赛推广方面,F1可能会成功地超出我们截止至2020年设定的21场比赛的最大值。对于广告和赞助,该公司可能会用比我们想象更快的速度签约大品牌的赞助商或者比赛冠名赞助商。”

“F1拥有高昂的可变成本,限制了经营杠杆。但是收入增长快于预期,也可能使得EBITDA的增长更厉害。”

The Medical car drives in to the first corner at the start
The Medical car drives in to the first corner at the start

Photo by: Glenn Dunbar / LAT Images

 

翻译/马力欧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文章类型 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