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F1不是收视率下降的唯一受灾区

shares
comments
分析:F1不是收视率下降的唯一受灾区
Kate Walker
By: Kate Walker
2016年11月8日 上午4:55

自从F1电视转播开始普遍地远离免费电视,其庞大的车迷群体变为了较小范围的付费用户,全球车迷人数的下降让很多人感到绝望。

刘易斯·汉密尔顿, 梅赛德斯AMG车队,和费尔南多·阿隆索,迈凯伦车队,在发车线上,现场正在奏国歌
(从左至右): 西蒙·拉兹比, 天空体育 F1 电视主播 和 约翰尼·赫伯特, 天空体育 F1 主持人 和 马丁·布伦德尔, 天空体育 评论员
刘易斯•汉密尔顿,梅赛德斯;李•麦肯齐,BBC电视台记者;克雷格•斯拉特,天空体育F1记者
丹尼尔·里卡多,红牛车队;大卫·库特哈德,BBC电视评述员
Steve Jones, Channel 4 F1 Presenter
Bernie Ecclestone, with Will Buxton, NBC Sports Network TV Presenter on the grid
Felipe Massa, Williams FW38 Mercedes, leads Fernando Alonso, McLaren MP4-31 Honda; Nico Hulkenberg,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recovers from being hit at the start of the race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leads at the start of the race
Parc ferme recorded on a smart phone
The start of the race
Daniil Kvyat, Scuderia Toro Rosso STR11 and Fernando Alonso, McLaren MP4-31 at the start of the race
The podium (L to R):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second;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race winner; Daniel Ricciardo, Red Bull Racing, third
The Grid
(L to 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on the podium with Juan Pablo Montoya

但是,F1并不是独自面临困境。最近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和美国职业橄榄球联盟(NFL)在同期的收视率都显示出了类似的下滑,使得权威的专家们开始讨论,我们收视习惯的改变会对体育转播的长期健康发展,影响到怎样的程度。

尽管500亿美元被花在了NFL的电视转播权上直至2020年底,但是《大西洋月刊》报道,“美式足球的收视率已经全面跌破了两位数,这种伤痛遍及每个电视网络和每个夜晚时段。周日下午的FOX和CBS、周日晚上的NBC以及周一晚上的ESPN的收视率均在下滑。“

英国的情况也是如此。Sky的订阅服务是如今英国车迷可以收看整个赛季F1比赛直播的唯一渠道,其最初就是依靠英国公众对于足球比赛看似永不满足的观看需求而获得成功。

但根据《卫报》的报道,本赛季初Sky Sports英超联赛现场直播的收视率已经下降了20%,而其竞争对手BT体育在同期的欧洲冠军联赛的收视率也下跌了40%。

在这样的背景下,F1在2008至2016年流失了三分之一的全球观众,也就不再令人感到震惊了。

就F1和更广泛的体育运动来说,全球电视收视率下跌的原因有众多理论,值得注意的是收视率下跌是从2008年开始。正是那一年,多家银行因次级抵押贷款丑闻而倒闭,引发了全球经济衰退,以至于全世界至今还没有完全恢复。

于是对于发达国家的老百姓来说,进一步的通货膨胀和毫无变化的工资造成了一种局面,就是人们对不必要的花销非常谨慎。

订阅电视作为每个月的花销,能够轻易地被非法的流媒体和其他能够在线访问的娱乐方式所取代。因此,省去订阅包支出非常容易,不会对个人造成任何的损失。

网络的崛起也成为一个因素。发达国家的光纤网络为大量家庭提供高速网络,消费者已经习惯于通过各种方式获取媒体资讯,包括转播方提供的播放流、回放电视、支持OTG功能的APP应用以及很多其他方法。

但令人困惑的,很多这些替代的观看方式并没有被纳入官方收视率计算,哪怕它们已经成为了35岁以下年龄层的首选方式。

在美国,2000年之后,25岁以下人口的电视收视率已经下滑了40%,而这一年龄段向来在体育观众中占据很大的比例。降幅最大的年龄段是在17至24岁,他们收看电视的时间相比2010年减少了42%;25至34岁群体看电视的平均时间则比这个十年刚开始时减少了30%。

《大西洋月刊》所谓的“平台的碎片”效应绝对是一个影响的因素,但是仅它一个原因,就能解释任何形式的消费媒体。

广播电台受到了播客和数字音频广播(DAB)的影响,印刷报纸和杂志也在与在线和电子媒体的斗争中败下阵来。电影院的上座率同样受到了相当大的下跌,而其原因被不断上涨的电影票价所掩盖。

如今体育迷能够在比赛电视直播的过程中或赛前预热、赛后回顾时间进行互动,有时候甚至是与球队或者个别参赛选手,但这不应该对电视观众的规模带来负面影响。

如果有什么能够让收视率增长,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关于更传统的生活方式和娱乐节目。

在英国,周六晚上的电视节目,诸如《X音素》(X-factor)和《舞动奇迹》(Strictly Come Dancing),都通过积极地使用社交媒体来助长观众。围绕每集节目的在线讨论,能带来几乎与电视报道等量的曝光。

现如今,在线观众已经在周末养成了用两个或者三个屏幕的观看习惯,一边看电视直播,一边通过手机看直播博客,并在平板电脑上通过#某一话题,同其他观众交流。

这种忙碌的观看方式对于体育迷们来说更为熟悉,但是体育转播机构没能像《英国家庭烘焙大赛》(Great British Bake Off)那样利用它增加观众的数量。

鉴于收视率的下降在体育转播中是一个普遍的现象,而并不止是限于F1,全球的体育版权拥有者如果尝试把年轻一代变身忠诚的体育迷,那么就必须找到一种全新的方法,无论是棒球、足球、橄榄球、赛车,还是任何你能想到的运动。

无论是对主要的转播机构还是观众,转播/观看一项运动所需成本的上涨,需要(在最糟糕时)被制止并(顶多)得到扭转。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想要在不断缩小的市场份额中抢占较大比例,吸引或者留住那些从全球经济萧条以及互联网盗版“黄金时期”成长起来的一代人,电视转播商需要在这场战斗中忍受几无成果的风险。要知道,在这十年中,几乎你想要的任何东西都可以免费获得,只要你能够连接高速运行的宽带。

目前有效的解决方案还没有被找到,但显然迫在眉睫。如果电视网络和商业权利拥有者希望长期确保其潜在观众的关注和忠诚度,那么就必须考虑做一点亏本买卖。

 

翻译/马力欧

Next F1 article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1
Author Kate Walker
Article type 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