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法拉利2016年失败谁之祸

分析:法拉利2016年失败谁之祸

没有人比法拉利和塞巴斯蒂安•维特尔更想把2016年尽快翻过去,因为除了巨大的失望,无法用其他的话语来为过去12个月的表现盖棺定论。灾难性的失败背后,谁应该负责?

今年圣诞节前的马拉内罗,格外安静。只有意大利记者受邀出席了传统的新闻会,这是法拉利主席塞尔吉奥•马奇奥内在一个糟糕赛季中吸取的教训,不再对外张扬自己为车队定下的目标。12个月之前,他夸下海口,要在2016赛季挑战梅赛德斯、争夺世界冠军,然而九月份他就不得不低头,承认任务失败。

不可否认,塞巴斯蒂安•维特尔在2015年的三场胜利和车队年度第二的排名,让法拉利上下信心膨胀。马奇奥内看到了跃马拿下2008年以后第一个世界冠军的可能,如果成功,他可以更加理直气壮地谈论2014年秋天赶走卢卡•迪•蒙特泽莫罗有多英明。

有那么一段时间,法拉利真的让人看到打破梅赛德斯统治的希望。在澳大利亚的第一场比赛,两辆法拉利赛车趁着梅赛德斯双雄起步不佳,在赛季一开始领跑,而且掌控着比赛的发展,但最后失望而归。

红旗并不是维特尔与胜利失之交臂的原因,错误的轮胎策略才是。在阿尔伯特公园这样超车并不容易的赛道上,占据赛道位置相当关键。然而,法拉利没有在红旗中断时像梅赛德斯那样,给维特尔换上较硬的轮胎,主动要他多进一次站。与此同时,基米•莱科宁因动力单元故障而退赛,让德国人在战术上孤立无援。

最后,这竟然成为2016年法拉利最接近胜利的时候,等到五月份回了欧洲,法拉利几乎被接踵而来的问题搞得晕头转向。

墨西哥大奖赛明白无误地显示了法拉利所遭遇的挫折。正常比赛中,维特尔拿红牛的马克斯•维斯塔潘毫无办法,所以他才在无线电里如此歇斯底里,咒骂对手和没有采取行动的赛事总监查理•怀汀。这说明了法拉利的黔驴技穷,因为此情此景或多或少与六个月前在西班牙时如出一辙,只不过当时无可奈何的是莱科宁。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in the FIA Press Conference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in the FIA Press Conference

Photo by: XPB图片社

这显然是维特尔三年来又一个糟糕的赛季,而他在赛季初的运气比刘易斯•汉密尔顿更糟糕,在巴林暖胎圈里引擎就在低转速下因为阀门问题而报废,比赛都没能参加。赛季深入之后,法拉利的研发进展与红牛形成鲜明对比,后者在夏休期前就登上了积分榜第二,而下半赛季意大利人难以重整旗鼓。

事后来看,詹姆斯•埃里森从墨尔本启程回基地途中得知妻子突然过世的噩耗时,法拉利的2016赛季就已经注定高开低走。埃里森回到英国安顿家庭的那一个月时间,赛车的研发受到阻滞。缺乏能挺身而出的技术人才是马拉内罗最大的问题,这暴露了马奇奥内用人政策上的先天隐患。

马奇奥内凭借让菲亚特在汽车行业复兴而建立了威望,然而制造赛车和生产汽车是两码事。更换设计师也许能在最短的时间内为一个品牌带来全新概念的产品,但是研发赛车最终要在赛道上跑得快,赢过对手,而是以数量取胜。

很明显,毛里奇奥•阿里瓦贝内市场推广方面的专业能力,能让他在媒体面前诡辩,正常情况下管理各部门的日常工作可能无功无过,但是当埃里森无法处理技术研发上的决定时,整个团队陷入迷茫。
当埃里森在七月离开后,他花了近两年时间所组建的团队也随之土崩瓦解。群龙无首,赛车改进不利,成绩不佳,一系列因果关系之下,马奇奥内又实施高压政策,完全没有起到任何帮助作用。马拉内罗人人自危,这与一年前有着天壤之别,当时车队在愉快又积极的氛围完成了打破冠军荒的“小目标”。

法拉利在埃里森离开后的调整凸显了内部人力资源的匮乏,多年分管动力部门的马蒂亚•比诺托被提拔为新的技术总监,他显然不是领导赛车研发的人选。此前,前功勋设计师罗里•败恩依然扮演顾问的角色,而新的技术部门体系效仿迈凯伦,赋予了各个部门自主创新的权利,而比诺托更多起到协调作用。

然而,以迈凯伦为榜样本身就存在诸多疑问,毕竟他们也阔别世界冠军多年,而且最后一场胜利还停留在2012年。

James Allison, Ferrari Chassis Technical Director with Maurizio Arrivabene, Ferrari Team Principal
James Allison, Ferrari Chassis Technical Director with Maurizio Arrivabene, Ferrari Team Principal

Photo by: XPB图片社

梅赛德斯能够成为混合动力时代以来的统治力量,人员壮大的技术部门是关键,帕蒂•洛维、阿尔多•科斯塔、鲍勃•贝尔、杰夫•威利斯这四名都能独挡一面的技术总监曾齐聚一堂,后三人各自领导擅长的领域,由担任执行技术总监的洛维负责统筹。虽然他们都不是德国人,但把严谨和条理做到了极致。

虽然贝尔在之后离开,但是梅赛德斯的技术团队结构稳定、管理有道、工作有序,没有带来任何影响。事实上,今年创造车队最佳战绩的印度力量,是更好的例子。

印度力量资金有限,也没有明星级的技术人员,但技术总监安德鲁•格林自2011年加入之后,整个团队保持稳定,用集体的智慧创造惊喜,一年一个脚印,今年以年度第四完成赛季,击败了威廉姆斯。

赛车竞争力无法追上,比赛策略屡屡出错,技术团队状态令人担忧。如果说2016年对法拉利有任何算得上好的消息,恐怕只有莱科宁的发挥和状态较之前二年,有了明显的改善。2014年回到跃马之后,他第一次在年终同队友的排位赛成绩比较中胜出,年终成绩与队友只相差26分。法拉利在中期就与他续约一年。

英国戴夫•格林伍德称得上“激活”了芬兰人。他作为比赛工程师,了解莱科宁的工作习惯,调整了团队的沟通方式,引导“冰人”道出他对赛车的需求,确保所有人在工作中步调一致,所以在季前测试中就为赛车调校打下了良好的基础,终于让他回到法拉利后有了一辆相对顺手的赛车。

但是,军备竞赛中无法跟上对手的步伐,让莱科宁在下半赛季也束手无措。在新加坡,他本有机会登上领奖台,但是法拉利又在策略上犯了同样的错误,让他错过机会。

尽管下半赛季再也没有登上领奖台,但不妨碍莱科宁成为法拉利2016年唯一的欣喜。不过,新赛季留用已经37岁的芬兰人,但在某种程度上也暴露了法拉利没有更好的选择。

Kimi Raikkonen, Ferrari SF16-H,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16-H
Kimi Raikkonen, Ferrari SF16-H,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16-H

Photo by: 法拉利

赛季在墨尔本拉开序幕时,前梅赛德斯高级工程师乔克•科里尔在法拉利走马上任,负责车队在赛道上的发挥。在一系列错误的比赛策略中,他需要承担多少责任是一个问号。然而,面对所有的质疑,阿里瓦贝内的贻笑大方,他从第一场比赛丢掉眼看到手的“开门红”后,就坚决维护车队的决策。

但是,意大利人在铃鹿反常地突然向还有一年合同的维特尔传话,要他努力“挣得”续约,而且专心比赛,不要多管车队的大事小事。这在让•托德时代之后,历任法拉利领队身上都未曾见到过,无论是斯蒂法诺•多梅尼卡利、马科•马蒂亚奇。

归根到底,阿里瓦贝内是马奇奥内的传声筒,后者在圣诞节前“敲打”四届世界冠军,要求他在2017年比赛中保持冷静,并抛开个人恩怨。法拉利主席承认车队——实际是他自己——正在打探其他车手的合同情况,所以维特尔2017年后留在马拉内罗并没有板上钉钉。

这显然对维特尔和法拉利的关系没有好处,德国人可能意识到加盟法拉利并没有给他的职业生涯带来最好的成就。这一点,费尔南多•阿隆索在身穿了五年赤红色的队服后,终于无法继续忍受。

在某个场合,阿隆索也被维特尔咒骂过,但是他可能是最感同身受的人,评论说德国人“正处于一个对他自己和法拉利十分沮丧的时期,所以我们必须原谅他。”

最后,现在对车队来说,也没有其他选择,比诺托只有带领技术部门埋下头颅,在这个冬天一门心思钻研内部代号为“668”的赛车争取在来年有所改观,运气好的话“路路发”,否则不知谁会先失去耐心……

Maurizio Arrivabene, Team Principal Scuderia Ferrari, Sergio Marchionne, Presidente Ferrari e CEO di Fiat Chrysler Automobiles e Mattia Binotto Direttore Tecnico Scuderia Ferrari
Maurizio Arrivabene, Team Principal Scuderia Ferrari, Sergio Marchionne, Presidente Ferrari e CEO di Fiat Chrysler Automobiles e Mattia Binotto Direttore Tecnico Scuderia Ferrari

Photo by: 法拉利媒体中心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车手 基米 莱科宁 , 塞巴斯蒂安 维特尔
车队 法拉利车队
文章类型 特别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