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法拉利真有机会在墨尔本取得开门红?

冬季测试之后,法拉利的速度很快受到了公认,但是究竟有多快,真的是2017赛季揭幕战澳大利亚大奖赛的夺冠大热门?

SF70H赛车一经亮相,引起了人们的思考。虽然细节不如梅赛德斯W08,简约不如红牛RB13,涂装不够惊艳,但就综合性来说,各方面恰到好处。八天的季前测试,法拉利四天做出最快圈速,基米•莱科宁更是创造了最快圈,接近打破加泰罗尼亚赛道在现有结构下的单圈时间纪录。

从赛道上的直接观察来看,法拉利赛车的载油量并不轻,或者至少与梅赛德斯W08赛车没有太大差别。对跃马来说,并不需要在季前测试里做所谓的“媒体圈”。因此,法拉利真的比梅赛德斯更快?

正赛模拟良好

谁都不会忘记,去年的季前测试里,法拉利同样圈速很惊人。加上塞尔吉奥•马奇奥内高调地喊出车队要挑落梅赛德斯,一时间让人感觉昔日的霸主终于苏醒。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带给Tifosi的只有失望和沮丧。

然而今年的季前测试,法拉利从第一天起每一天都在大量累积里程数,除了莱科宁在第六日发生打滑撞车。这是与去年有所不同的地方,而且如同梅赛德斯两年来所做的那样,并且赛车本身的稳定性颇为出色。

冬季测试的单圈速度并不具有绝对代表性,因为牵涉到载油量、赛道环境、轮胎、引擎模式等不确定因素。甚至,在非比赛模拟的长距离下,圈速也充满迷惑性。因为当一辆赛车驶回车库并关上大门20分钟,没有人知道车队对赛车做了哪些调整,因此下一次出场后可能载油量、平衡调校都与之前不同。

唯一可以让人能对赛车的速度和性能有较好观察的,是正赛模拟的情况。法拉利两人都在执行计划时遇到一定意外,塞巴斯蒂安•维特尔在第七天驾驶SF70H完成了完整比赛长度的模拟,但在最后一节之前遇到了赛道上出现的短暂红旗;收官日下午,莱科宁在模拟进行到最后一个阶段时,因为赛车的电子系统问题而中断,之后“补完”了剩余圈数。

让人真正确信这辆法拉利可能有不俗实力的,正是这两次正赛模拟的平均速度。维特尔使用了软胎/软胎/中性胎的策略,平均圈速达到1分24.7秒。当莱科宁补全自己的正赛模拟后,他的平均圈速为1分24.7秒,稍稍领先汉密尔顿在第一轮测试里的正赛模拟情况。区别在于维特尔、莱科宁和汉密尔顿使用了三种不同的轮胎策略。所以,并非莱科宁的季前测试单圈时间纪录让法拉利成为大热门,而是维特尔在做正赛模拟时的表现——既稳定又有速度。

“封口令”

但是,法拉利在赛道下彻底进入了“不作为”的状态,在自己与媒体之间竖起了一道无形的墙。这是因为马奇奥内吸取了去年的教训。

如果2017赛季法拉利不能加冕任何一个年度冠军头衔,就将十年不染指F1锦标赛头衔。这原本是马奇奥内赶走卢卡•迪•蒙特泽莫罗后亲自指挥的原因,但去年的高开低走给载汽车界叱咤风云的他留下了巨大的尴尬,而且车队还失去了技术核心詹姆斯•埃里森——如今英国人在梅赛德斯走马上任。

圣诞媒体会不邀请国际媒体、新车发布会只有短短的视频、季前测试两名车手只有四人次的媒体时间。有消息称,马奇奥内对车队下达了“封口令”,除了他之外,所有人不能话太多,包括两名车手(莱科宁想必对此深表高兴)。但是意大利人憋足了劲,希望法拉利能给他挣回面子。他在本月初的日内瓦车展上,宣称法拉利必须“重回舒马赫的不败时代”。

技术部门“对决“

去年夏天埃里森离开后,马拉内罗技术部门的两大关键位置由两名意大利人接手,分别是马蒂亚•比诺托出任技术总监,西蒙尼•雷斯塔升任首席设计师。比诺托从前负责的是动力系统部门,他的新责任并非亲自主导赛车研发,而是协调底盘、空气动力学、动力系统三大部门之间的工作,担任管理者。过去他很少随队出征比赛,但是现在与车队形影不离。

2017赛季最大的人员变动,不在车手之间,而在车队高级技术管理层。埃里森的加入为“银箭”填补了帕蒂•洛维离开的空缺,而以空气动力学规则为主的技术改革多少唤回了阿德里安•纽维的热情。值得一提的,是现在威廉姆斯也有了洛维与罗伯•斯梅德利的组合。

不可否认,法拉利庞大的技术团队拥有大量优秀人才,但他们是否足够与梅赛德斯、红牛的团队竞争,只有随着赛季深入才能了解。

梅赛德斯显然对第二轮测试的情况并不满意,主要因为一些调校设定下赛车与轮胎搭配的表现,与工程师的预期出现偏差。但是经过回到布莱克利后进行详细的数据分析,他们相信已经明白了症结所在,可以在墨尔本W08回到赛道上后得到解决。

所以,简而言之,法拉利在巴塞罗那的测试真的很快,至少与梅赛德斯旗鼓相当。但是来到墨尔本,梅赛德斯是不是在解决问题后找回了那零点几秒的优势,将成为谁将在墨尔本旗开得胜的关键。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车手 基米 莱科宁 , 塞巴斯蒂安 维特尔
车队 法拉利车队
文章类型 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