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汉密尔顿的DRS问题说明细节将决定2017年冠军归属

本赛季,梅赛德斯和法拉利已经展现出了势均力敌的速度,而双方所面临的现实是胜负很可能将取决于最微小的细节。

事实上,刘易斯•汉密尔顿相信哪怕再细小的过错,都可能左右成败。正如巴林的排位赛中,他正是因为在后直道无法启动DRS这一小小的故障损失了宝贵的零点几秒。

如果没有损失那些时间,汉密尔顿或许就能在巴林拿下杆位。那足以令他在发车时领先于塞巴斯蒂安·维特尔,创造截然不同的比赛结果。

但巴林大奖赛很简单明了的结果就是,继澳大利亚在一停后被马克斯•维斯塔潘“阻挡”最终丢掉冠军后,汉密尔顿再次对于输给法拉利“耿耿于怀”。

“如果有任何人会认为一个车手,或者说是我,应该为取得第二感到满意,那么我会无言以对。那不是我们存在的理由,”汉密尔顿在巴林赛后表示。

“当然,我们之前取得过第二……当你拥有一场劲爆、伟大的战斗,那是一种很好的感觉。所以当我登上领奖台,我感觉很好。但随后你会想到某些事,你知道你不希望,但那发生了。”

“DRS在排位赛没能启动,令我在第10和11号弯损失了0.2秒。随后我在最后一弯损失了0.5秒。所以我本可以轻松地拿下杆位。”

“然后我在发车时失去了杆位,完全是我的错。然后又在维修区损失了时间。你练习,练习,练习,练习,再练习,但你今年只有20次的机会。”

“所以当你的比赛搞砸了,天晓得,那非常的痛苦。没有其他的方式能够表述。当你的伙计搞砸了你的工作,你不知道该怎么去想,尤其是当它可能产生巨大的影响。我相信你也会觉得失望透顶。我试着用最好的方式来处理它。”

“当你的内心还是会有点受伤,最终你只能试图去……应付并向前迈进。”

同时汉密尔顿清楚地明白,澳大利亚和巴林挫败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相比法拉利,梅赛德斯把轮胎用得更“狠”。

但是他认为,如果所有的事情都顺利,那么击败法拉利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他补充道:“在澳大利亚,我不记自己有任何特别的、不可避免的重大失误。从某种意义上说,我只是已经用完了轮胎,必须进站。那只是我面临的情况而已。”

“但是在巴林发生了一些事儿。如果它们是完美的,那么我应该会处于一个更好的位置去争夺胜利。但我没争取到那个位置。”

鉴于法拉利和梅赛德斯如此地接近,汉密尔顿意识到比赛中,任何被拉开的差距都可能很难被追近。翻盘几乎是不可能的。

这也是为何巴林的失误,尤其是当双方都在和对方卯足劲的情况下,所要付出的代价更高。不过汉密尔顿认为,这样的情况也并不是坏事。

“这是一个很小的差错,在赛车运动中也是很正常的,”梅赛德斯车手解释道,“我们想保持在巅峰,但是有百分之一做得不够好,所以输掉了比赛,但是我认为这将是今年的趋势。”

“我认为这是令人兴奋的,意味着我们团队中的所有人,需要在周末达到最高的水平。如果你看看去年的20场比赛,有5场或者更多,我记不清了,不是很完美。但是其他的都相当出色。”

“每年我的目标都是增加令人敬畏的比赛数量,将低靡最小化。我认为第一场比赛第二名仍是个很高的名次,但是这场比赛有点不尽如人意。但我会尽力在下一场赢回来。”

 

翻译/马力欧

与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车手 刘易斯 汉密尔顿
车队 梅赛德斯车队
文章类型 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