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汉密尔顿与罗斯伯格如何从“策略战”变成“近身搏斗”

shares
comments
分析:汉密尔顿与罗斯伯格如何从“策略战”变成“近身搏斗”
Adam Cooper
By: Adam Cooper
Translated by: Cheng Jin
2016年7月4日 上午8:42

刘易斯•汉密尔顿与尼科•罗斯伯格原本在奥地利大奖赛中采取不同的进站策略,最后却在最后一圈直接火拼。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个局面?Adam Cooper娓娓道来。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Team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The damaged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nosecone of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after he crashed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crashed in the third practice session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Broken suspension of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celebrates in qualifying parc ferme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L to R):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and team mate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in the post qu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L to R): Pascal Wehrlein, Manor Racing and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on the drivers parade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limps around the track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leads team mate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Race winne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celebrates on the podium
Race winne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celebrates on the podium
Race winne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celebrates in parc ferme
Race winne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celebrates on the podium with James Vowles, Mercedes AMG F1 Chief Strategist
Race winne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on the podium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Team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Team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leads team mate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Race winne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celebrates on the podium
Race winne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celebrates in parc ferme

刘易斯·汉密尔顿与尼科·罗斯伯格在奥地利大奖赛最后一圈的碰撞成为了所有人赛后的焦点。而在罗斯伯格和汉密尔顿碰撞前发生的一些列事件所构成的背景,让这一场比表面上看到的更精彩。

上周末的比赛成为了过去几站比赛的“延续”。西班牙大奖赛两位梅赛德斯车手双双退赛。在那之后的四场比赛中,胜利都由梅赛德斯获得,但另一辆“银箭”赛车都未站上领奖台。在这四场比赛中,成绩“较差”的梅赛德斯车手的成绩分别是第七、第五、第五和第四。这意味着当梅赛德斯W07赛车表现不佳时,他们的对手已经有足够的速度抓住机会。

超级复杂的战局

更加值得一提的是汉密尔顿本赛季的三场胜利——摩纳哥、加拿大和奥地利站中,他获胜的关键都在于奇迹般地延长一套轮胎的寿命。本站比赛,英国人在比赛的第一阶段使用极软胎时表现很好。

终极软胎在星期六的第三次练习中为梅赛德斯带来了不少问题。而且由于罗斯伯格的悬挂故障和事故,梅赛德斯未能在练习赛积攒足够的极软胎里程。

即便是遇到问题,梅赛德斯车队依旧选择在Q2中使用极软胎作出最快冲刺圈。这意味着旗下两位车手将必须在正赛的第一阶段使用极软胎。排位赛后,我问了刘易斯他是否对使用极软胎这一衰竭迅速的轮胎起步而感到担忧,因为法拉利和红牛车队在Q2中作出最快圈的轮胎都是更耐久得到超软胎。

”今天早晨并不顺利,“他说,”(练习中)使用极软胎的圈数不多。原本计划做10圈练习,但是最终练习赛中跑的圈数离我们的目标还是很远。我对此确实有些担心。明天的气温会低一些,所以取决于比赛时使用轮胎的风格,极软胎的表现也许会与今天的有所不同。“

”不过我在练习赛中依旧学到很多。我可以通过不同的驾驶风格来让他们变得更加“持久”。明天我会尝试这样做的。而且谁也不知道超软胎在明天的比赛中又能够坚持多久呢?总的来说,我的主要竞争对手尼科与我轮胎相同。这意味着我们两个人明天的处境将会相同。我希望我能够减缓他们的衰退速度。“

卫冕冠军在周日早晨意识到了使用”特殊驾驶风格“的重要性。车队在战术会议上决定比赛的首选策略将会是一停,这意味着使用极软胎的比赛第一段长达23圈。

这一次汉密尔顿在发车后成功守住领先,其中尼科·霍肯伯格糟糕的发车也帮了杆位英国人一个大忙。处于第一并且手握数秒差距,汉密尔顿得以控制自己的节奏,并且为了达到目标而专注于保护自己的轮胎。

正赛开始时,赛道的温度地区有所降低,条件对轮胎更加”友好“。不过从霍肯伯格的表现我们可以了解到汉密尔顿所面临的挑战。从第二发车的德国车手被对手接连超过,仅仅在8圈后就不得不进站换胎。

两圈后,罗斯伯格也进行自己的第一次进站,积分领跑者在发车后从第六上升至第四。不过汉密尔顿没有选择进站,一直坚持到了第21圈,仅比赛前的机会少了2圈。不过,罗斯伯格的第一停为何那么早呢?

”尼科的轮胎衰减严重,所以我们立即选择转变为两停策略。“帕蒂•洛维在赛后告诉Motorsport.com,”同时,我们也密切观察着刘易斯的轮胎情况。当时他的抓地力情况依旧很不错,所以我们决定让他继续跑下去。因为这给了他更多的策略选择自由,一停或者二停都可以。而且我们当时的目标还包括战胜法拉利,因为他们是打算一停的。最终,刘易斯的极软胎坚持到了第22圈。他在第一阶段的表现对于一停策略来说极其出色。“

罗斯伯格在比赛前几圈不得不面对其他赛车的尾流并且需要尝试超车,而他的队友则丝毫不受到其他人的影响。但有趣的是我在赛后问罗斯伯格他是否在比赛第一阶段受困于轮胎的快速衰竭时,他却否认了我的说法。

”我那套轮胎距离失去抓地力还早呢,这一套轮胎我原本可以用很久,“罗斯伯格说,”所以轮胎使用上(和汉密尔顿)没有区别。进站完全是策略上的决定,用早进站超过对手,我们的计划就是两停。“

无论罗斯伯格提前进站的原因是什么,他的队友汉密尔顿又一次在轮胎处理上表现出色。哪怕周日的赛道温度有所降低,在FP3缺乏极软胎练习的情况下,汉密尔顿能够保持足够速度且依旧坚持21圈,这样的表现十分出色。就像他在周六说的那样,他为了极软胎做了准备,也为此调整了驾驶风格。

“保护这种轮胎的方式有很多种,”汉密尔顿在赛后说,“在练习中我的驾驶方式很快就摧毁了那一套轮胎。不过我在昨晚和今天早晨分析了自己的数据,研究了走线和刹车与油门的控制,以及需要保护轮胎的区域。”

“最终我使用的方法看起来很有效。我一开始使用的A计划——在第23圈进行唯一一次进站。车队在赛前告诉我是很难做到的,因为我在练习赛中仅跑了4圈。当前,赛道温度的降低也意味着磨损的减少,不过我对自己能够”照顾“好轮胎的磨损感到开心。不过我不对此感到惊讶,这样的保胎我在其他比赛中也做到过。”

“他的表现很好,”洛维说,“他在研究数据后使用的驾驶方式和低温的赛道使他能够延后第一次停站。但是类似的事情没有在尼科身上发生,这一点我不知道原因。“

策略不同

当刘易斯完成第一次进站回到赛道上时,他被罗斯伯格所超越。此时两位车手所使用的都为软胎。看似英国人已经输掉了与队友的竞争,不过当时车队仅计划让罗斯伯格进行二停,汉密尔顿将继续使用A计划——一停。在车队看来,卫冕冠军的策略是最好的,是可以夺冠的。

“刘易斯当时处于领先,在我们看来一停对他的位置来说是最好的策略。”托托·沃尔夫说,“我们不知道法拉利还能够坚持多久,也不知道他们的战术是否真的是一停。塞巴斯蒂安(维特尔)的第一套轮胎也许的确用得太久了,不过就像我们看到的他们的计划的确是一停。”

“这也是为何我们没有提前召刘易斯换胎。他的圈速与身后的法拉利赛车相似。当时我们没有怎么计算尼科和两辆红牛赛车的速度与差距,因为他们是二停。”

不过策略在比赛中总是灵活的。在维特尔退出比赛和安全车这两大因素的影响下,车队的重新计算迫使战术得到改变。

“安全车结束后,我们的计算显示尼科的两停策略将会击败刘易斯,”洛维说,“所以虽然刘易斯在当时处于落后但不需要再进站,他的策略被我们改变到了二停。这意味着他不得不在赛道上与尼科发生争斗。比赛开始前我们不知道二停和一停哪一个策略更占优势。我们当然也希望给领跑比赛的车手使用最好的策略。

沃尔夫补充道:“此时,我们改变了主意,因为我们发现对于完赛来说是比较安全的策略。于是我们(把汉密尔顿的策略)改成了二停,而这势必让刘易斯会落到尼科的后面。”

一锤定音时刻汉密尔顿慢热

第54圈汉密尔顿进站之前,他落后一秒。车队告诉他这是一锤定音的时刻,他绝对有机会跑到尼科的身前。但是,那次进站有些慢,而他的出场圈也不顺利。因为他换上的是软胎,需要更多的时间来达到工作温度,所以他付出了代价,在有些地方走大了。

汉密尔顿浪费了关键的时间,而罗斯伯格一圈后就进站,出站后保持了一定的领先优势,而前者错过了通过进站超过队友的机会。此时距离比赛结束还有26圈,如果汉密尔顿想要赢下比赛,他必须在赛道上直接超过罗斯伯格。

大半场比赛里,汉密尔顿给人的感觉是他不愿意二次进站。不过,鉴于他落后于罗斯伯格,所以他对比赛发展的疑惑可以得到理解。

“我有点不明白为什么我会落到那个位置,”汉密尔顿说,”我照着他们说的做了一切,然后我又进了一次站,换成了B计划。他一直是二停的策略,车队从一开始就告诉了我,’尼科二停’。所以我知道他一定还会再进站。我的轮胎很好,但是我换成了二停,这就好像我注定要落到后面去。”

“当时我想当不理解,现在也是如此。不过我相信他们一会儿会解释给我听。我只能在脑海抛开这件事情,提醒自己我必须好好地比赛下去。我需要跑得越快越好,在赛道上超过他,哪怕需要用尽每一次心跳和呼吸,我要拿出自己全部的本领。那样一来,至少最后我知道自己倾尽了全力。”

让人好奇的是梅赛德斯双雄最后一节用的是不同款的轮胎:汉密尔顿用软胎,而罗斯伯格则是超软胎。卫冕冠军在无线电里询问车队他与队友不同的轮胎选择,听上去心里非常不安。事实上,他的速度更加理想。洛维解释说:“软胎是更好的轮胎,但是尼科没有多余的软胎。”

听上去很奇怪,但原因非常简单。梅赛德斯通常习惯性地事先为一名车手选择预定一款最硬的轮胎,而为另一名预定两套。拥有两套的人在周五进行这款轮胎的测试,这份差事由两名车手轮流承担。这一周恰好轮到刘易斯,但是因为周五下了雨,他只用软胎跑了一圈,没有做完整的长距离联系,所以他能在比赛里继续使用。”

“刘易斯这个周末有多一套软胎的优势,通常应该是在自由练习里用的,”罗斯伯格说,“但是因为下雨,他能把轮胎留到比赛里用。所以今天在这个方面他肯定会有优势,我非常清楚这一点。这就是最后时刻他有机会(向我发起进攻)的主要原因之一。我完全接受,对车队来说,这种方式很公平。只是他碰巧(在奥地利)多了一套软胎。”

与此同时,由于罗斯伯格在第三节练习最后阶段撞车,他比汉密尔顿多了一套全新的超软胎,所以自然而然地就在比赛中用到。结果,两名车手使用的轮胎不同,为比赛最后阶段增添了变数。他俩首先都要超过采用一停的马克斯•维斯塔潘。荷兰人在两辆梅赛德斯赛车进站后,接过领跑的位置,
但是他显然缺乏足够的速度。汉密尔顿多用了两圈来超过维斯塔潘,而套圈慢车又让他与罗斯伯格的差距忽近忽远。

罗斯伯格对比赛局势非常清楚,他可以从后视镜中观察到汉密尔顿的位置,而且很清楚自己的轮胎在寿命上不如队友。而且即使在比赛行将结束前,他的刹车出现了问题。

“他的刹车消耗得非常严重,”洛维说,“碍于规则限制,我们很难告诉他应该如何控制刹车。最后一圈,他的刹车彻底进入了我们所谓的消极模式,无法在继续使用线控刹车,到了后半天赛道线控刹车根本无法启动。你失去了刹车的强度,同时也损失了挥手的能量。”

最后那几圈,汉密尔顿基本都处于可以使用DRS攻击罗斯伯格的范围内,但是直到队友在最后一圈开始后的一号弯里稍稍走大、轻轻触到路肩的时候,他才找到机会从外线一路猛冲向二号弯,态度非常坚定。

接下来发生的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Next F1 article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1
Event 奥地利大奖赛
Location 红牛环
车手 刘易斯 汉密尔顿, Nico Rosberg
车队 梅赛德斯车队
Author Adam Cooper
Article type 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