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年度第十之争影响2017最后三席归属

shares
comments
分析:年度第十之争影响2017最后三席归属
By: Frankie Mao
2016年11月25日 下午2:41

2017赛季在索伯和马诺仅剩的三个正式车手席位竞争日益复杂化,而两支车队的年度排名可能将起到决定性作用。

Esteban Gutierrez, Haas F1 Team
(L to R): Bernie Ecclestone, with Esteban Gutierrez, Haas F1 Team on the grid
Esteban Gutierrez, Haas F1 Team VF-16
Felipe Nasr, Sauber F1 Team
Felipe Nasr, Sauber C35
Rio Haryanto, Manor Racing
Pascal Wehrlein, Manor Racing with the media
Pascal Wehrlein, Manor Racing MRT05
Jordan King, Manor Racing Development Driver
Jordan King, Manor Racing MRT05 Development Driver
(L to R): Rio Haryanto, Manor Racing with Esteban Ocon, Manor Racing
Esteban Ocon, Manor Racing and Pascal Wehrlein, Manor Racing
Felipe Nasr, Sauber C35
Marcus Ericsson, Sauber C35 and Pascal Wehrlein, Manor Racing MRT05 battle for position
Felipe Nasr, Sauber C35 leads Pascal Wehrlein, Manor Racing MRT05; Esteban Ocon, Manor Racing MRT05

随着马库斯•埃里克森确定将在明年继续留在索伯之后,全部22个比赛席位中只有三个还有空缺,分别是索伯的另一个车房和马诺的两辆赛车。

正在为这最后三张“门票”努力的车手,有今年为马诺参加了全年比赛并拿到积分的帕斯卡尔•维尔雷恩、帮助索伯打破“积分荒”的大功臣菲利普•纳斯尔、本赛季为哈斯效力却无法留下的埃斯特班•古铁雷斯,以及参加了今年上半赛季但之后转为马诺替补车手的里奥•哈尔延托。

1000万美元的变数

在巴西大奖赛前,马诺依靠着维尔雷恩在奥地利获得的第十名,长期占据着制造商年度积分榜第十。如果以这个排名坚持到阿布扎比的比赛结束,马诺将依靠三年内二次跻身前十名而获得Column 1的奖金,随后在按照今年的排名得到Column 2所对应的分红,总共大约在5000万美元。如果索伯以副班长身份结束本赛季,虽然依旧可以从Column 1的奖金池有所收获,但从Column 2只能分得1000万美元左右,因为哈斯加入后抢去了“一杯羹”。

然而,圣保罗的大雨中,纳斯尔以第九名完赛,帮助索伯在艰苦的2016赛季首次拿分,并且把马诺赶回积分榜最后一名。即便后者能在阿布扎比拿到一分,使得双方积分持平,但索伯仍会占据第九,因为其车手完赛成绩更加靠前。此消彼长,马诺在明年第一季度收到F1公司的支票时,入账数目将损失1000万美元左右,这笔钱意味着车队在赛车研发上要做出取舍。

索伯从容

索伯在今年上半年财政遇到严重危机,影响了赛车的研发升级,直到年中集团整体完成转让后,才得以保全,而且开始招兵买马。

据Motorsport中文网了解,作为纳斯尔的长期个人赞助,巴西银行竭力想保住整个国家明年在F1的“最后火种”,但是索伯此前提出的赞助费要求比原本有了大幅度增长,几乎翻了一番。而且,巴西银行认为,虽然自己相当于车队的第二大投资者,但除了赛车涂装以其颜色为主题外,索伯方面并没有把足够的功劳记在他们身上,更别提市场宣传方面的帮助非常有限。反之,收购了索伯集团的Longbow Fiance被认为与埃里克森有着深厚的渊源。

有消息表示,纳斯尔离开索伯的可能性已经“无限接近100%”。而且就在巴西当地时间昨天,巴西银行向国内媒体发出声明,与索伯的合作协议不会在本赛季结束后延续。这进一步催生了纳斯尔只能另寻出路。

与此同时,遭到哈斯抛弃的古铁雷斯非常积极地寻求加入索伯,他甚至在巴西大奖赛周日上午出现在索伯休息区,与领队莫妮莎•卡尔滕伯恩做着交流。

古铁雷斯依然有着墨西哥电信的支持,尽管力度可能不如同胞塞尔吉奥•佩雷兹,但他所代表的墨西哥市场令任何车队都觊觎。但是,维尔雷恩成为了墨西哥人的主要竞争者之一。

同样是梅赛德斯旗下年轻车手的埃斯特班•奥康顺利收到了印度力量的橄榄枝,让原本更被看好的维尔雷恩限于尴尬的位置。在还剩最后一场比赛的情况下,印度力量非常有希望拿下年度第四名。虽然车队规模不大,但近年来在中上游站稳脚跟,而维尔雷恩错过了在驾驶相对更有竞争力的赛车来进一步展现自己实力的机会。

很明显,索伯论基地设施和人力资源,都较之马诺丰富一些,而为维尔雷恩赛车生涯掌舵的梅赛德斯运动主管托托•沃尔夫,也为他加盟使用法拉利引擎的车队打开了绿灯。正是考虑到索伯的排名提升后将获得更多的年度奖金,车队在选择车手时,可以降低对经费的要求,此时就轮到梅赛德斯如何与索伯达成协议。

马诺杀出程咬“金”?

反过来,纳斯尔所拥有的巴西银行的赞助资金,可能无法满足索伯的胃口,但对马诺而言,无疑如雪中送炭。古铁雷斯的情况也是如此。但是,两名美洲车手是否符合马诺的市场定位,是另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

知情者向Motorsport中文网透露,马诺正在考虑扶正乔丹•金的可能性。22岁的金,是马诺主席贾斯汀•金的儿子,去年起成为车队研发车手,今年在奥斯汀完成了第一次大奖赛周末亮相,参加了周五第一节练习,接着又在阿布扎比出场。

对他来说,最大的问题在于申请超级驾照所需要的积分。虽然在本赛季GP2拿到了两场胜利并另有两次领奖台登台记录,但与三个赛季40分的要求,仍有不少差距,因为他在2014年的F3欧洲锦标赛仅名列第七,而去年的GP2只有第12名。

作为印度尼西亚历史上第一位F1车手,哈尔延托在上半赛季表现稳定,而且在与维尔雷恩的竞争中给人惊喜。然而,由于印尼政府拒绝在下半赛季继续为他提供资金,使得他无法完成整个赛季,在夏休期后被奥康取代。当初,马诺要求哈尔延托方面提供1500万美元左右的全年参赛费用,可以理解对与2017赛季,这个要求只会增加而不会减少。

上赛季,马诺直到二月份第一轮季前测试开始前,才确定了车手阵容。但是,这一次可能无需拖得那么晚。而且,事情的进展可能随着收官战的结束而迅速尘埃落定。最极端的情况下,如果周日发生一起大事故,导致大量赛车退赛,而马诺两辆赛车都跑入前十,整个情况就将发生戏剧性的大扭转。

Next article
F1阿布扎比大奖赛FP1:汉密尔顿软胎超越罗斯伯格,拔得头筹

Previous article

F1阿布扎比大奖赛FP1:汉密尔顿软胎超越罗斯伯格,拔得头筹

Next article

分析:新F1引擎规则无助于为德国大奖赛找“备赛”

分析:新F1引擎规则无助于为德国大奖赛找“备赛”
Load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