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后埃克莱斯顿时代”F1何去何从?

shares
comments
分析:“后埃克莱斯顿时代”F1何去何从?
Jonathan Noble
By: Jonathan Noble , Formula 1 Editor
2017年1月25日 上午7:45

今天F1在全新的领导下醒来,开启新时代,而很多车迷希望这会让这项运动远离专制的时代,再次谱写新的史诗。

(L to R): Bernie Ecclestone, with Maurizio Arrivabene, Ferrari Team Principal
Sean Bratches, Managing Director, Commercial Operations; Chase Carey, Chairman and CEO of Formula 1; Ross Brawn, Managing Director, Motor Sports
Ross Brawn, Mercedes AMG F1 Team Principal
The start of the race
Chase Carey, Formula One Group Chairman
Chase Carey, Chairman of Formula One Group talks with Dr Helmut Marko, Red Bull Racing Team Consulta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2 and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at the start of the race
Pasquale Lattuneddu, FOM and Bernie Ecclestone
Bernie Ecclestone, with Chase Carey, Formula One Group Chairman and Flavio Briatore
Chase Carey, Liberty Media, with Bruno Michel, GP2 Series
Nico Hulkenberg, Sahara Force India F1 VJM09 and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2 at the start o
Roger Federer, Tennis Player with Bernie Ecclestone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leads at the start of the race
Chase Carey, Formula One Group Chairman with Bernie Ecclestone and Christian Horner, Red Bull Racing Team Principal

对于F1来说这是值得被铭记的一周。七天前,Libery Media正式完成对于F1的收购,成为新的拥有者,而这家美国传媒巨头动真格地请退了原“F1总裁”埃克莱斯顿,全面用自己的管理团队接管赛事。

在F1看似停滞发展了多年后,“政变”终于到来。车队大佬们都意识到这次变革势在必行,因为它已经跟不上形势,但是此前他们只能静观其变,等待埃克莱斯顿的统治结束后,再为全新的未来许下美好的愿景。

包括饱受诟病的策略小组在内,做决策的过程总是阻碍连连。但为了自己的既得利益,车队们宁愿低头沉默,也不愿意阻止埃克莱斯顿把F1带进很多死胡同。

车队全体一致投票通过了由埃克莱斯顿发起、被狠狠批评的双倍积分和淘汰制排位赛,但其实他们私下都知道这两个制度都注定会失败,也不是F1所需要的。此时,谁都知道这一管理体制存在问题。

不过尽管F1被出色打造成了一项80亿美元的全球业务,成为分而治之策略的大师,但从来就没有足够的根基支撑来发动革命。每一个回合,埃克莱斯顿都能保证领先一步。最著名的就是在FOTA试图揭竿而起时,他成功把法拉利和红牛从中拆散,而当时车队刚刚形成统一战线。

最终,挑战来自于外部,而它已经改变了游戏规则。即便是埃克莱斯顿最忠实的盟友也表示接受Liberty Media提供了重新整顿F1的机会,让它变得规模更大、更好,更受欢迎。这意味着首要的方针就是制定一个全新的方向。

长远未来

或许一切的关键就是Liberty Media能够做到一件埃克莱斯顿从未做过的事情——制定一个F1的长期愿景。

没有谁比埃克莱斯顿更擅长对付眼前的环境,成为即时的胜利者。但是在瞬息万变的世界,每天打胜仗,并不一定能保证你能在战争中获胜。

红牛车队的克里斯蒂安·霍纳或许是同埃克莱斯顿最亲近的车队大佬之一,上赛季结束时,他谈到了每个人的态度都需要改变,以及F1需要实施一个恰当策略的必要性。

“我的主张一直就是,试着看得足够远,就能屏蔽当前的冲动,”霍纳在接受Motorsport.com采访时表示,“我认为车队所面临的问题,是试图去保护你所拥有的竞争地位。所有车队都有过错,包括我们。”

“但谁知道五年后会怎样?所以为什么五年后我们不试着摆脱风洞、限制CFD的使用量,或者引入搭载标准的混合动力和KERS系统的自然吸气式引擎?它们都是好东西,大手笔,能够改善这场秀,降低巨大的开支……创造壮观的场面。”

引用尼科·罗斯伯格周一晚上在推特上的话,F1如今拥有切斯•凯利、肖恩•布莱切斯和罗斯•布朗三位智慧的大人物,他们知道这项运动需要如何再次变得“出彩”。

但是,尽管F1发生了地震般的变化——“后埃克莱斯顿时代”将变得不同,颠覆性地改革不太可能在短时间内发生。

Liberty的计划已经有一些端倪可循:在美国举办更多比赛,稳固在欧洲的根基,把大奖赛打造成“超级碗”类型的活动,更好地运用数字媒体,调整奖金分配结构,建立车迷基础,以付费电视增加收益并最终实现虚拟现实。

这些工作无法一夜之间完成。同时,也只是去年,布朗暗示如果他被赋予重塑F1地职责,他觉得需要做哪些事情。

“如果你问我F1需要什么,它需要一个计划——三年计划或者五年计划,”他在接受《每日邮报》采访时说,“我的观点是我们还没有一个理想的体制来制订和实行计划。”

因此,即时我们不会立即迎来巨变,但是时候为了一个更加光明的未来,对F1金星必要的重大整顿。车队与F1签署的双边协议要到2020年才到期,恰好当前的引擎规则也是。

霍纳指出,像2017年规则改革这样匆忙做出的改变——让赛车速度更快、增加操控上的挑战性——并不是F1真正需要的,而应该是更彻底的整改。

“我们现在做的充其量装饰门面而已,”他说,“我依然强烈希望用回那些声响剧烈、让人心潮澎湃的动力单元。这是F1的DNA。”

“去年,本田在日本发动阿亚顿•塞纳的V10迈凯伦赛车时,我们都在场。当它从面前驶过的时候,车房里每个人都跑到维修区尽头去看。我认为F1怀念这样的赛车,而这是为了更长远之后的未来,关键需要解决的。”

““我认为这些(V6混合动力)引擎的技术是不可思议的,让人大开眼界。但是看台上男女车迷,或者说普通观众,他们全然不知。我认为我们应该试着给F1找回绝对的娱乐效果,而引擎是其中的一部分。”

所以其实,更加实际的是为2021年以后建设全新的F1打基础。届时,这项运动的商业结构可以截然不同,赛车和引擎大变脸,而观众可以通过众多平台看比赛。

实际上,也许“娱乐”因素才是根本,对F1来说,需要决定它应该变成一场表演、一个技术的试验还是一项纯粹的运动。

在迈凯伦执行董事扎克•布朗看来,F1的发展方向很简单:取悦车迷,其他事情就会顺其自然。

“接下来的十年里,我期待F1可以变得更加自由、对车迷更友好。这样我们就可以看到,通过积极利用数字和社交媒体、游戏等,招募新一代车迷,让他们感到满意。当务之急是获得车迷的全情参与。很显然Liberty Media明白这点。”

 

翻译/马力欧

Next F1 article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1
Author Jonathan Noble
Article type 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