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为何莱科宁能在法拉利再留守一年?

在摩纳哥大奖赛上时隔九年再摘杆位,却错失2013年来第一场胜利,但是基米•莱科宁证明了自己为何值得法拉利与自己续约。

2014年回到法拉利之后,莱科宁先后与费尔南多•阿隆索、塞巴斯蒂安•维特尔搭档。头一年,他连领奖台都没有摸到过;之后两个赛季,虽然他七次以前三名完赛,但当维特尔在2015年三度为跃马夺得胜利时,作为最后一名替法拉利赢下车手世界冠军的车手,芬兰人在 “二进宫”马拉内罗后还没有开胡过。

以至于,去年七月法拉利宣布与莱科宁续约一年,还被批评不思进取。当然,法拉利有自己的逻辑,丹尼尔•里卡多、马克斯•维斯塔潘都被红牛绑定到2018年,其他车手不见得更能出成绩。因此,以不变应万变——规则改革。
事实证明法拉利的先见之明。今年的新赛车速度提升后,对车手技术的挑战更高,驾驶感觉上仿佛回到V10时代,而莱科宁是现役唯一拥有V10经验的三名车手之一。

芬兰人赛季开局以来状态明显回勇。六场比赛,除了在巴林第五位起步,其他全部进入前二排,而且在索契时以微弱优势与杆位失之交臂。终于在摩纳哥摘下2008年马尼库尔以来、时隔128场比赛后的第一个杆位。那个周末是芬兰人F1生涯的第257场比赛,期间他去WRC“游历”了二年,换言之,他已经半个职业生涯没有从杆位开始过比赛了。 

Kimi Raikkonen, Ferrari in the Press Conference
Kimi Raikkonen, Ferrari in the Press Conference

Photo by: 萨顿汽车运动图片

周日的比赛里,莱科宁从起步后就牢牢控制了局面,领先者队友。考虑到摩纳哥的比赛特性,甚至比赛策略都谈不上——坚持到轮胎不行就进站,芬兰人自2013年揭幕战澳大利亚大奖赛后首次获胜,眼看只剩下一半距离。但是偏偏,这就是摩纳哥的赌博性,因为赛道短,而遇到慢车可能性大。

几乎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与胜利失之交臂,无法不令莱科宁失望,赛后始终顶着一张扑克脸,连采访都不想搭理。从积极的角度来说,这至少说明了他对胜利依然充满渴望。

就摩纳哥来说,已经很久没见过莱科宁在一个周末,从第一节练习开始到排位赛再到比赛,个人表现完美无瑕,但就是没能站上冠军领奖台。


然而并非法拉利故意偏袒维特尔,这一次车队是真的被冤枉了,而undercut和overcut战术难分优劣的情况下,晚进站的车手都占到了便宜:维特尔出站后领先,里卡多超越了维斯塔潘和瓦尔特利•博塔斯上到第三,刘易斯•汉密尔顿牢牢进入了积分区。只能说,维特尔在进站前竟然没遇到慢车,又突然建立那么大的领先优势,也超出法拉利的预计。倘若法拉利的策略师真能计算出每一步的发展,那么早就可以去与“阿尔法”一较高下。

不要忘记,一般情况下让同队处于更靠前位置的赛车先进站是默认程序。如果当时法拉利让维特尔先进站,而且他因此赢了比赛,车队肯定也会饱受莱科宁车迷的指责。

这大概就是法拉利历史太黑,跳进地中海也洗不清,尤其是前一次包揽冠、亚军时,正好自导自演了臭名昭著的“让车事件”。

六场战罢,莱科宁积67分,高于过去三年同期,虽然比上赛季少上一次领奖台,但除了在巴塞罗那与维斯塔潘相撞退赛外,都保持在前五名完赛,状态显然更加稳定。如果他能保持这个势头,完全可以在接下来的比赛里拿到更多杆位,并且终有机会打破冠军荒。但问题是,法拉利是否会在某个时间点,力保维特尔争冠?

这场“银红大战”里,维特尔VS汉密尔顿是绝对的主旋律,而莱科宁与队友已经相差62分。放在过去,法拉利会毫不犹豫地管理车手的名次顺序,如:2001年奥地利大奖赛,全力保证舒马赫拿到最多的积分,哪怕是第二名。

但是现在的法拉利在马奇奥内的管理下,十分看重市场和口碑——也是冠军能带来的根本利益。眼看好不容易走出了逆境,终于向锦标赛冠军发起冲击,跃马定会不惜一切,但是如何漂亮地赢下比赛,关系到马奇奥内的面子、法拉利股票以及菲亚特-克莱斯勒的战略。

Kimi Raikkonen, Ferrari SF70H,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70H
Kimi Raikkonen, Ferrari SF70H,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70H

Photo by: Steve Etherington / LAT Images

如果今后维特尔能在积分榜上继续领跑,而莱科宁延续神勇状态压制梅赛德斯,那是对法拉利最完美和简单的局面。如果某些比赛里维特尔出现闪失,但莱科宁劲头十足,能拿下胜利,法拉利也没理由放走第一名不要。

但是若真的面对赛季末争冠的关键时刻,莱科宁领跑、维特尔第二、汉密尔顿紧随其后,那么马奇奥内不得不亲自远程干预。但是这也不会有太大问题,因为莱科宁向来很识时务,就像2008年他在上海帮助马萨一样,而且他做得很得体。

很快,莱科宁就要年满38岁。按照当前的状态,他完全有资格明年继续效力法拉利——他曾表示过这会是他在F1最后一支车队。

固然,这是一个潜在的车手转会大年,因为博塔斯与梅赛德斯只有一年合同,而维特尔与法拉利的合约也将在年底到期。但是,只要里卡多和维斯塔潘动不了,就不会有太大的悬念。博塔斯已经证明自己接替罗斯伯格完全合格,而汉密尔顿暂时没有理由离开给他自由空间的梅赛德斯。法拉利不会冒险让维特尔搭档阿隆索。
所以,“冰人”为跃马再战一年,是非常符合逻辑的事。

Pole sitter Kimi Raikkonen, Ferrari celebrates in parc ferme
Pole sitter Kimi Raikkonen, Ferrari celebrates in parc ferme

Photo by: 萨顿汽车运动图片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车手 基米 莱科宁
车队 法拉利车队
文章类型 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