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为什么法拉利在索契策略没有错?

塞巴斯蒂安•维特尔在俄罗斯大奖赛上以0.6秒尾随瓦尔特利•博塔斯冲线,跃马错过了2010年后第一次取得二连胜的机会。法拉利是否本可以在进站策略上有所不同,帮助德国人获胜?

在今年的俄罗斯大奖赛前,法拉利上一次包揽头排发车位还是2008年在法国的马尼-库尔,而2010年的意大利大奖赛和新加坡大奖赛,是跃马最后一次二连胜。眼看在索契迎来了千载难逢的机会,Tifosi想必怀着兴奋的心情期待着,但也有不少跃马死忠早早给自己打好预防针。

所谓期望越大,失望越大。当博塔斯在起步后超过维特尔后,可能很多法拉利车迷相信德国人可以依靠进站来反败为胜,毕竟今年法拉利在策略上取得了重大突破,尤以在墨尔本和巴林帮助德国人取胜。但是,这一次并没有如愿,哪怕最后两圈维特尔已经进入了DRS攻击范围。

简单的一个问题:法拉利的决定是否正确?

Valtteri Bottas, Mercedes AMG F1 W08,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70H
Valtteri Bottas, Mercedes AMG F1 W08,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70H

Photo by: LAT图片库

索契凸显超车难题

早在赛季开始前,业内人士已经预计过这会是新规则之下,第一场极其无聊的比赛。2017赛车提速后超车难的现象已经在前三场得到证明,加上索契的赛道本就对轮胎较为友善——轮胎退化率低,反而5.848公里的赛道对燃油消耗很苛刻,超车势必极为困难,而前三年的比赛表明了进站策略也无法带来太大不同。

结果不出所料,整场比赛在第一圈过后,没有赛道上的超车行动,成为了有史以来第四场没有超车的大奖赛。

倍耐力为比赛选择了三款最软配方的轮胎——终极软胎、超软胎和软胎。上赛季就确定了,由于新规则、新赛车、新轮胎都有很多未知因素,今年前五场比赛每位车手的轮胎分配都由倍耐力指定,全都一样。而预测显示,这将是一场一停的比赛,而且策略很简单,用终极软胎起步,然后换上超软胎完成比赛,软胎没有实际的意义。

根据周五的练习情况,终极软胎和超软胎的衰退水平大致相同,都是每圈0.03秒,这无疑是赛历上非常低的。而且,超软胎每圈只比终极软胎慢0.5秒,所以只要管理得当,起步后用终极软胎可以跑很久。比赛中,也确实发生了雷诺的尼科•霍肯伯格用这套轮胎坚持了40圈才进站(加上多跑的一圈软胎圈,等于41圈)。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70H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70H

Photo by: LAT图片库

维特尔晚进站无损失

博塔斯的神勇发车是决定比赛走势的关键之一,但维特尔赛后坦言芬兰人的前半阶段速度“惊人”。安全车在第三圈结束离开后,博塔斯到第27圈进站,期间23圈的平均速度为1分38.849秒,同期维特尔的平均速度为1分38.905秒。进站圈的前二圈,博塔斯在套圈慢车时损失了不少时间,被维特尔追近到只差2.553秒。

不算博塔斯的进站圈和出场圈,从第29至33圈,他用超软胎跑出的平均圈速为1分38.482秒,而这五圈里维特尔在终极软胎接近寿命极限前的圈速回到了1分38秒,平均速度达到1分38.465秒。但是,维特尔在进站前只领先博塔斯20秒左右,显然没有到一次进站的窗口,而出站后还相差对手4秒之多。

所以,问题就是如果法拉利让维特尔在第25或26圈先进站,能否趁着博塔斯遭遇落后的赛车时,让他完成undercut?

基米•莱科宁换上超软胎后有连续三圈做到了1分37秒。理论上,维特尔当然也可能,但问题在于他会落到一堆慢车之后,甚至如果出现闪失,马克斯•维斯塔潘可能出现在他的身前——公认的谁都不想遇到的人。哪怕成功抢在荷兰人前面,他必然陷入帕斯卡尔•威尔雷恩、马库斯•埃里克森、斯托弗•范多恩、凯文•马格努森、丹尼尔•科维亚特这五辆落后一圈的赛车中间,前进步伐被耽误是肯定的。等到博塔斯进站后,最多俩人的差距会小一些。

正是基于这样的担心,法拉利没有让维特尔进站,因为留在赛道上,他的圈速和位置都没有太大不同。相反,法拉利对莱科宁实施了不同的策略,让他在第29圈进站,试图争取迫近博塔斯,给他一定压力。但是,莱科宁在做了三圈1分37秒之后,无法继续保持,而他最接近同胞的时候也达到6.8秒。

Valtteri Bottas, Mercedes AMG F1 W08
Valtteri Bottas, Mercedes AMG F1 W08

Photo by: LAT图片库

Undercut战术注定无效

法拉利在巴林让维特尔比博塔斯早进站最后获胜,让人很容易想当然地认为可以在索契故技重施。然而,恰恰因为超软胎与终极软胎在圈速表现上没有太大差异,以及衰退情况较为良好且差别极其接近,使得undercut战术无法执行。说到底,领先赛车所考虑的就是尽可能对慢车建立可观的差距,随后换上超软胎,争取最好的出场位置来避免太多慢车。

唯一的变数只可能是比赛后半段出现安全车,这便是为什么汉密尔顿跑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时,梅赛德斯工程师依旧要求他加快速度,以便对身后的维斯塔潘建立足够的差距。那样以来,倘若真有安全车,他就能进站再换一套新轮胎,向前三名发起冲击。

但是,也因为所有车辆之间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争斗无法真正上演,就连最不稳定的加拿大新人兰斯•斯特罗尔都没有出现闪失,安全车自然没有机会出场。

对法拉利来说,尝试undercut战术唯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给梅赛德斯施加压力。虽然连续三年称霸F1,但是“银箭”团队并非完美无缺,特别是重压之下可能犯错。博塔斯显然缺乏领跑经验,如果车队在他进站时稍有差池,那或许就是法拉利和维特尔的机会。事实上,芬兰人在进站前曾经锁死过轮胎,好在对圈速没有太大影响。而他的换胎过程只耗时2.5秒,是全场最快的。反倒是维特尔进站时,左前轮的更换出现了一些耽误,耽误了0.8秒。

进入最后阶段的追逐战后,博塔斯一次细小的失误让他的轮胎出现了平斑,也着实影响了最后十圈的速度。幸运的是维特尔的速度并没有特别快,而W08在第一个计时段仍然具有一定优势,最终成就了芬兰人取得F1生涯的第一场胜利。

所以只能猜测,如果维特尔和莱科宁能够完成出色的起步,那么法拉利是不是已经把冠、亚军带回马拉内罗了……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70H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70H

Photo by: 萨顿汽车运动图片

与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俄罗斯大奖赛
赛道 索契赛车场
车手 塞巴斯蒂安 维特尔 , 瓦尔特利 博塔斯
车队 梅赛德斯车队 , 法拉利车队
文章类型 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