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为什么梅赛德斯绝不轻易触碰车队指令?

shares
comments
分析:为什么梅赛德斯绝不轻易触碰车队指令?
Frankie Mao
By: Frankie Mao , 执行编辑
2016年7月9日 上午8:41

梅赛德斯继续让刘易斯•汉密尔顿与尼科•罗斯伯格“内战”,这个决定本身丝毫不出人意料,但是坚持自己的哲学对托托•沃尔夫来说是一个复杂而艰难的抉择。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waves to the fans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ith a Germany football shirt
(L to R): Toto Wolff, Mercedes AMG F1 Shareholder and Executive Director with Eric Boullier, McLaren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in the FIA Press Conference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fans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and team mate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sign autographs for the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L to R): Simon Lazenby, Sky Sports F1 TV Presente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Johnny Herbert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Team W07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leads team mate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leads behind the FIA Safety Car
(L to R):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and team mate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in the post qu
(L to R):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and team mate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in the post qu
Polesitte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Team, second place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Team, th
The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of Nico Rosberg, after he crashed in the third practice session
The damaged Mercedes AMG F1 W07 Hybrid nosecone of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after he crashed
Mercedes AMG F1 pit gantry
汉密尔顿助阵Mercedes-AMG GT R发布
Mercedes-AMG GT R
(L to 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ith Alex Wurz, Williams Driver Mentor / GPDA Chairman

试想昨天的欧洲杯半决赛,如果出现的情况是德国与法国进入点球大战,此时乔希姆•勒夫对梅苏特•厄齐尔和巴斯蒂安•施魏因施泰格说“你们不许罚点球”。无论德国是否杀入决赛前往巴黎,在全世界球迷心里会留下什么印象?

假如碰巧,作为德国国家队通勤合作伙伴的梅赛德斯,其F1世界冠军车队在英国大奖赛里通过无线电对自己的两位车手说“保持你的位置”,不允许他们在比赛中展开对抗。人们对怎么看待梅赛德斯甚至德国体育?

每当说起德国人、德国企业,严谨、守纪律、认真、团结是最先浮现在脑海里的印象,但是他们的进取、拼搏和征服精神同样不容忽视。从他们的足球队赢得2014年世界杯冠军,到他们的总理在难民危机、欧盟货币动荡的特殊背景下,当选2015年美国《时代》周刊的“年度人物”。

《时代》杂志主编Nancy Gibbs评论道:“比大多数政客对向她的国家提出更多要求,坚定地与暴政专权和私相授受作斗争,在这个严重缺乏道德领袖的世界上挺身而出,足以使安吉拉•默克尔当选《时代》年度人物。”

过去两年梅赛德斯如何统治F1已经无需连篇累牍,就过程而言,除了汉密尔顿与罗斯伯格零星的碰撞、摩擦,几乎毫无可挑剔,同时体现了所有你能想到的”German Discipline(德国纪律)”。

宣传价值

既然是比赛,不可避免地会有擦枪走火的时候,车手之间、车手与车队之间都出现过争议。但是在梅赛德斯看来不完全是坏事,在一定程度上对于车队、F1、观众,都是一件好事。

“我们热爱赛道上的竞争,争议和比赛都需要强硬一点,这很好,”梅赛德斯运动主管托托•沃尔夫上赛季结束后总结道,“这对车队是好事,因为它鞭笞你继续进步,让我们不会自满,也让尼科和刘易斯变得更强。这对F1也是好事,所以非常重要。我们一点也不想限制他们之间的争夺,实际上从我们选择两名能赢下世界冠军车手一开始,这就是我们的哲学。”

不要忘记,梅赛德斯在2009年决定重组自己的制造商车队时,根本上是要借助F1的宣传平台,为自己打广告的。二年半以来,几乎每个周末占据头条的都是梅赛德斯,哪怕有七场比赛意外失手,也无碍“银箭”成为谈论的话题,特别是争议出现的时候,连一些不常关心这项运动的媒体也凑个热闹。

“我理解头条对F1的重要性,这是件好事,所以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任务,而我不想改变这个基本框架,”沃尔夫昨天在银石坐到媒体面前后说,“本质是这样的:几年以后我们回过头来看,会觉得罗斯伯格/汉密尔顿是最精彩的战斗之一,就像塞纳/普罗斯特那样。我非常清楚这一点,而我不想过度管理,因为那会抹杀整个故事。”

原则不可破

然而,因为在西班牙和奥地利的两次撞车而直接损失49个积分,是梅赛德斯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结果,因为这事关梅赛德斯的形象。

沃尔夫指出:“同样,你必须考虑到对公司和品牌的责任。如果每场比赛后的周一,头条都写同一支车队里车手之间的敌意,那也不是好事。”

真的只有动用被视为终极手段的车队指令,才能彻底防止两辆赛车相撞对车队造成损失吗?杰克•维伦纽夫提出另一个现实的问题:“车队指令真的能管住他们吗?”显然,塞巴斯蒂安•维特尔——与罗斯伯格性格迥异的德国人——用行动表明,“杀红眼”时有些人就是可以特殊化。

恐怕整个围场里只有一支车队会在需要的时候,毫不犹豫地发出车队指令,绝对不会心存愧疚。那就是法拉利,因为他们的历史已经“劣迹斑斑”,势必现在和将来,无论是否这么做,也会被认为这么做了。

但是梅赛德斯不同。

沃尔夫从一开始就决定了让自己的车手内战,这得到了迪尔特•蔡澈博士的赞同,然后坚守这个原则。如今,在车手阵容不变的情况下,如果突然改变,难免发出一个错误的信息,让人感觉梅赛德斯品牌不坚持原则(或许只有牵涉到人生安全时的原则改变才是大多数人可以接受的)。这对品牌形象的破坏力,不亚于民用车领域的“召回”——说明有本质性的问题。瞧瞧大众深陷的泥潭便可以了解。

奥地利的比赛后,对车手行为失望的沃尔夫尽管明确提到“会摆上台面讨论车队指令的可行性”,但是他也强调:“需要特别谨慎,否则一旦做了改变后又再次反悔,会让我们显得很愚蠢。“

如何成为“最好的”

此时,不要忘记梅赛德斯的口号——The Best or nothing。

沃尔夫说过他为一直坚持让车手自由竞争、公平竞争而骄傲,因为F1已经缺失这项精神很多、很多年。如果法拉利以锦标赛头衔最多而被视为有史以来最成功的车队,那么试问梅赛德斯如何让人对他们才是——当前——“最好的”F1车队信服?

显然,让两名车手包揽年度前二、奉献足以载入史册的战斗同时又控制好尺度、车队赢下年度冠军,这将是一个没有塞纳/普罗斯特那么充满敌意的情景,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但是,过去五场比赛里的三次相撞/碰擦,让习惯“先天下之忧而忧”的沃尔夫感到不安。哪怕在巴塞罗那和施比尔伯格的事故都有机械问题的原因,但是对谁在内线/外线、谁占赛车线方面,两位车手都走在了底线,而且罗斯伯格越来越像汉密尔顿一样有攻击性。简而言之,他们似乎没有吸取在西班牙“双DNF”的教训。

更多责任

如果你搜索梅赛德斯的核心价值观,其中很清楚地写明一点:责任。作为一家汽车制造商,在为消费者制作产品的过程中,自我严格要求。轮到车队,就表现为在争夺胜利过程中保质保量又全面展示自我价值,而车手的责任就是赢得漂亮、安全、尽可能完美。

沃尔夫不是德国人,但是他的为人处事极像德国人。当被问到蔡澈博士有无表态时,他说:“这支车队由我负责,重要的决定我会与迪尔特•蔡澈沟通。我已经在车队管理了四年,我俩百分之百保持步调一致。”

处理好梅赛德斯内部的事情,是蔡澈博士在任命沃尔夫时赋予的义务。而沃尔夫有充分的理由对汉密尔顿和罗斯伯格“提出更多的要求”,让他们在紧要时刻承担更多的个人责任,所以“命运掌握在他们自己手里”。

“基本原则是绿灯亮起的那一刻,他们自己负起责任。我们无法与他们一起坐在赛车里。一切都交给他们俩人。我们可以提供的是尽可能最好的赛车,一旦比赛开始,只有他们自己能处理情况。这是件好事,因为那完全取决于他们自己,所以结果将掌握在他们的手里。”

“红牌”威慑?

当然,为了显示权威性,梅赛德斯不是没有采取措施,修订《交战规则》可以视为进一步明确两位车手在赛道上什么行为可以、什么行为不可以。既然得到了车手的认同,也就保证了透明公正,万一有人越过底线,有法可依。

事前,好事的英国媒体猜测:如果两名车手有人再触犯纪律,最严重的惩罚是停赛,而稍轻一点是重磅罚款。沃尔夫不愿意透露具体细节,因为他不想泄露“内部机密”,也不想在公开场合损害自己车手的形象,而这暗示了潜在的严重处罚,甚至可能影响到他们的争冠。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12月,沃尔夫曾当着两位车手的面,在梅赛德斯的年度欢庆活动上说,如果以后出现争端,车手可能会被驱逐。但是在银石,“驱逐”不在考虑范围之内,因为他更多地期待他们更成熟。

“如果你身背一张黄白,你抢球的方式是否会受到影响?因为你知道再得一张黄牌就会下场。这是我们都不想踏入的境地,”奥地利人说,“我很确信我说的话,已经提高了对他们回应的期待,我们有警告机制,而这是最后一次警告。”

汉密尔顿与罗斯伯格都三缄其口。三届世界冠军宣称自己的比赛方式不会受到影响,而罗斯伯格只关心今后的比赛,不过他似乎没有意识到那是“最后一次警告”。

从记者口中得知沃尔夫的表述后,德国人回答道:“最后一次警告?他这么说的?听起来可不好。”

新游戏规则?

显然,现在更令人好奇的是梅赛德斯究竟设下了怎样的底线,而车队的非执行主席尼基•劳达——车队高层里唯一更懂车手的人——有无参与,因为他并没有出席周四的会议。

1997年世界冠军维伦纽夫在奥地利时指出:“以前很简单,谁在第一次进站后领先,就一直保持这个位置。这很公平,有本事你跑得更快,比队友先进站。否则,继续努力。”

另一个曾经被默认的规则是,谁先进入一号弯、占据领跑位置,就保持下去,当然前提是他能一路保持速度不变慢、不遭遇意外。

但是,以上两点又与自由竞赛的原则相抵触。而且,按照梅赛德斯赛车的速度,除非因为某些原因让两辆赛车相聚很远,否则一场颤抖在所难免。鉴于汉密尔顿与罗斯伯格主要的碰擦发生在弯角里,可以合理地做出猜测:

1)谁在入弯前领先半个车身,而且能够顺利进弯,无关内线还是外线,落后一方必须避让;2)两辆赛车齐头并进时,必须确保另一辆赛车不会被逼出赛道且排名一落千丈;3)如果一方在交战中赛车出现状况可能导致潜在的失控,必须保证不会撞到队友。

如果有这样的“内部规定”,那么你要做的就是在这些条件下占据优势,否则,就等到下一次为己所用。

罗斯伯格已经在车手年度积分榜上领跑了九场比赛,当俩人在本周末的银石弯角里或者接下来的比赛里相遇,相信他们的脑海里会有一根神经发生哪怕是细微不同的反应。那就是沃尔夫所要的反应。

当然有一点相信没人会反驳:无论汉密尔顿与罗斯伯格如何战斗,梅赛德斯都将赢下本赛季的两项世界冠军。只是,车队要以“银箭”的方式——德国的方式——完美地获得荣誉。

Next F1 article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1
车手 刘易斯 汉密尔顿, Nico Rondet
车队 梅赛德斯车队
Author Frankie Mao
Article type 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