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为什么奖金减少4300万美元给F1敲响警钟

这是近几年来F1年度奖金收入第一次出现较大幅度的“跳水”,车队老板们是有多担心?

对F1大佬们来说,没有什么能比收入囊中的奖金更让他们欣喜若狂的了。

只不过车队们从F1的商业权利收入中收获的, 所能存进银行的美元数额,加深了近年来F1竞争者和这项运动管理者之间几乎所有的主要冲突。

所以当F1的新东家Liberty Media在本月早些时候宣布,作为其常规季度更新的一部分,车队的奖金池在人们最近的记忆中将首次下降,不出意外引起了一些焦虑。

但这份陈述隐藏的事实是,最近一个季度,车队们将分享的奖金池数额为2亿7300万美元,比去年同期的3亿1600万减少了13%。

4300万美元的下跌,是F1新东家增加投入的结果。伦敦增添了更多豪华的办公室、更多的员工、更多的数字化投入以及大力推进围绕大奖赛的各项活动,比如伦敦的现场秀活动。

但有消息称,最近的策略小组会议上所推测的F1的总体收益下降在4%至5%左右。收入还有可能进一步下降,因为例如马来西亚这样的营利性赛事将从赛历上消失,不安显而易见。 车队需要兼顾预算,而开销也在增加,并且没有呈现放缓的迹象。要获得盈利所要承担的潜在风险不能使任何人感到高兴。

也难怪法拉利总裁塞尔吉奥·马奇奥内围绕最近其发表的,引擎规则可能导致法拉利退出的威胁论表示,倘若还是维持F1现有的开销,法拉利的股东们永远也不会消停。

劳达的担忧

Niki Lauda, Non-Executive Chairman, Mercedes AMG F1
Niki Lauda, Non-Executive Chairman, Mercedes AMG F1

Photo by: Steve Etherington / LAT Images

关于车队收入下降的第一记抨击来自于梅赛德斯的非执行主席尼基·劳达。他曾在巴西大奖赛期间告诉米兰体育报,F1目前真正的问题并不是令法拉利相当沮丧的2021引擎规则。

“问题的核心是其他东西,”劳达表示,“从一年到另一年,面对开销增长了约7000万欧元,然而收入却在下降。” “但我们想从这儿去哪?应该想些能挣更多钱的法子。但是我没看到它们。我听F1商业总监肖恩·布拉切斯说,他也希望车手们可以由赛道儿童相伴。模仿足球还有什么新点子吗?” 迈凯伦竞赛总监埃里克·布利耶也呼应表示,面对收入的下降,车队很显然不会感到高兴。但却不得不接受它。 “如果奖金下跌我们不会高兴。但我们在F1的收入模式取决于FOM让我们基于他们的EBITDA(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他表示,“所以如果他们的EBITDA下降,我们所获得的也会随之下降。这就是其中的规律。” 但也并非所有人都如此感到不安。一些较小的车队就认为,现在的局面是为了长期的增益而经历的短期疼痛。他们也清楚未来的预算帽计划和奖金分配结构会对他们特别有利。

印度力量首席运营官奥马尔•萨诺尔表示:“如果我们可以被保证,我们的付出在两到三年内会有回报,那么你不得不退后一步,再前进两步。这我明白。”

“你必须投资,然后你的投资将获得回报。如果这能在两到三年里实现,那很好。我们必须确保我们的投资是明智的。” 哈斯车队领队冈瑟尔·斯特内尔表示,如果可以保证奖金的下跌背后存有正当的理由,他会感到更满意。 “我不会说担心。但这是个问题,”他表示,“如果他们可以解释清楚投资,最后又能获得更多的回报,那这是好事。”

“他们是推广者。他们需要推广这项运动,我们会获得更多的收益。所以如果他们可以解释他们会如何做,那我对此就没问题了。这是一笔大生意,你不可能用一天改变一切,这需要时间。” 被问及是否和劳达对F1存有相同的担忧时,斯特内尔表示:“老实说我并不对此感到悲观。我们总是会有所顾虑。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继续做同样的事。正常生活中没有人想要改变。如果事情发生变化了,你就很难改变它了。”

“劳达在过去的60年一直和伯尼在一起。我猜或许改变对他来说比其他人更难以接受。他需要被说服。那就是Liberty Media的工作了。

新的文化

Sean Bratches, Managing Director of Commercial Operations, Formula One Group, Chase Carey, Chairman, Formula One
Sean Bratches, Managing Director of Commercial Operations, Formula One Group, Chase Carey, Chairman, Formula One

Photo by: Sam Bloxham / LAT Images

布利耶知道Liberty Media有一些艰难的决定将很快被做出。尤其包括判断围场的哪些部分最需要被安抚。 但是最终他表示,Liberty Media为这项运动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因此,它有权利按照自己认为合适的方法推进这项运动。 “F1的文化会有一些改变,”他表示,“Liberty拥有商业权利,并打算按照他们的方式运营,因为这是他们的生意。”

“如果你去到一个像FE(电动方程式)这样的赛事,它只涉及汽车制造商。如果没有汽车制造商,那么这项赛事就不存在了。那就是他们的选择。”

“如果他们去到更有特许经营权,更带有娱乐性质的比赛,我们可以看到,或许汽车制造商和它的关联度就比较小了。一切取决于他们来告诉和向我们展示,究竟他们想实现什么。”

所以在更久之后的未来,制造商将支配更少的权利,这才是劳达和马乔奥内真正担心的吗? 而F1竞赛总监罗斯·布朗,在和梅赛德斯协商对其有利的奖金条款时选择站在了“另外一

边”。英国人希望奖金的问题不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并破坏Liberty Media在其他领域推进的努力。 “我们需要说服车队不要不分良莠,”布朗在谈及奖金下跌造成的不安时表示。

“整个商业方面需要进行更大的讨论。最近,我们的首次讨论就是关于公平和未来可持续的成本控制系统。所以这也是它的一部分。我们需要确保大家都能成熟对待它,并且进行一次商业讨论。” “这将是一场激烈而艰难的讨论。但我们在这项运动的技术、成本控制和竞赛方面都在尝试推进。” “如果由于商业方面的争辩,我们就破坏所有这一切,那我们就是愚蠢的。因为这会让F1的生意更好,让它更具有可持续性。” F1的战线已经在迷人的冬季之前拉开。Liberty将放下其远见,转为安慰那些怀疑论者

Brendon Hartley, Scuderia Toro Rosso STR12
Brendon Hartley, Scuderia Toro Rosso STR12

Photo by: Sutton Images

翻译/马力欧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车队 法拉利车队 , 印度力量车队 , 哈斯F1车队 , 迈凯伦车队 , 梅赛德斯车队
文章类型 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