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克:2023年F1变化表明领队角色可能被高估了

阿斯顿·马丁领队迈克·克拉克认为,2023年许多领导层的变动表明,车队负责人的角色“有时可能有点被高估了”。

Filip Cleeren
Filip Cleeren
Upd:
Mike Krack, Team Principal, Aston Martin F1

Photo by: Zak Mauger / Motorsport Images

F1车队负责人的“旋转木马”式轮换始于去年11月底法拉利领队马蒂亚·比诺托率先宣布离职后,由阿尔法·罗密欧原领队弗雷德·瓦瑟尔取而代之。

随后安德雷亚斯·塞德尔从迈凯伦离职后成为了阿尔法·罗密欧的首席执行官,由安德雷亚·斯戴拉接任其在沃金车队的职务。亚历山德罗·阿鲁尼·布拉维则被任命为阿尔法在F1周末的车队代表。今年1月,梅赛德斯战略总监詹姆斯·沃尔斯又接任了威廉姆斯车队的约斯特·卡皮托的职务。

这些变化意味着克拉克如今是F1任职时间第五长的车队领队。尽管他去年1月才刚刚加入阿斯顿·马丁,接任转会至Alpine的奥特马·萨弗诺尔。

“我也对这些事情的发展感到惊讶,尤其是它们发生在非常非常短的时间内,”克拉克在面对这一数据时表示。

但随着F1车队逐渐演变成拥有强大、分散领导结构的组织,克拉克认为车队老板的角色可能不像以前那么重要了。

“这也表明,车队领队的作用有时可能被高估了,因为如果它能如此快速的变化,然而却并没有产生大的影响,这也说明了一些问题。”

Frederic Vasseur, Team Principal, Alfa Romeo Racing, Mike Krack, Team Principal, Aston Martin F1 and Franz Tost, Team Principal, Scuderia AlphaTauri in the team principals Press Conference

Frederic Vasseur, Team Principal, Alfa Romeo Racing, Mike Krack, Team Principal, Aston Martin F1 and Franz Tost, Team Principal, Scuderia AlphaTauri in the team principals Press Conference

Photo by: Mark Sutton / Motorsport Images

“似乎你可以把这份工作交给任何人或其他车队的人。我对我们所看到的消息发布之快感到惊讶。这是我始料未及的。除此之外,我们不能忘记,F1车队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庞大的组织,老板不再是车队领队。”

“整个运动,整个组织都采取了不同的方式。有些选择让工程师担任车队领队,有些则采用了老规矩。但我们最终会看到前进的道路是什么。”

同时德国人认为,车队内部的稳定仍然是快速做出决策的关键。

 “我认为一致性和稳定性非常非常重要,”克拉克解释道,“如果你想要一个不同的方向,或者如果你希望公司或业务朝着一个不同的方向发展,你就需要信任那些你不用一直与其争论的人。”

“这些都不是一意孤行的决定。它们是在集体讨论什么是最好的前进方向后决定的。因此,这关乎用某种特定的风格管理一个组织。”

翻译/小飞侠

Be part of Motorsport community

Join the conversation
Previous article 季前测试第一天:维斯塔潘全场最快,周冠宇第八
Next article 阿斯顿·马丁正评估斯特罗尔能否赶上巴林揭幕战

Top Comments

目前还没有留言。您为什么不写一个呢?

Sign up for free

  • Get quick access to your favorite articles

  • Manage alerts on breaking news and favorite drivers

  • Make your voice heard with article commenting.

Motorsport prime

Discover premium content
订阅

版本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