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雷兹对赛会干事判罚不一致“最担心”

shares
comments
佩雷兹对赛会干事判罚不一致“最担心”
By:
2019年6月21日 下午12:22

塞尔吉奥·佩雷兹认为加拿大大奖赛赛会干事对塞巴斯蒂安·维特尔的处罚与其他类似事件的裁决不一致,是国际汽联需要重点解决的问题。

法国当地时间今天,国际汽联召集了蒙特利尔的赛会干事,就法拉利对维特尔受罚提出的重审要求进行处理。

德国人的受罚事件引起了广泛的议论,而车手方面有支持他的观点——给予车手更多竞争自由,也有以2016年世界冠军尼科·罗斯伯格为首的一方认为他理应受罚。

Racing Point车手佩雷兹认为他的德国同行受到的处罚过于严厉,但是在他看来,更重要的是加拿大赛会干事的判罚与其他场合、其他赛会干事的决定不一致。

“我认为那太苛刻了,”当被Motorsport中文网问到如何看待维特尔受到的处罚时,墨西哥人说,“我最担心的是判罚缺乏一致性。我们看到过类似的事件,但结果却不同。这是我们需要解决的。”

“我们已经谈论了很多年:在所有比赛里启用同一批赛会干事,但只是非常难做到。归根到底,我们都是普通人,而一些人看事情的方式和其他人不一样,这是裁决不一致的原因。”

“我认为国际汽联需要实施更好的体系,来让裁决更一致,类似的事件应该有类似的结果,这是主要的事情。”

近几年,一些新赛道和旧赛道在升级后,以柏油路面的缓冲区取代了过去常常导致犯错的车手退赛的砂石区。这个举措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退赛、提高了赛道的安全性,但也引起了争议,因为现在车手哪怕冲出了赛道,也能够重新回到赛道上继续比赛,而且有时还能继续守在原来的位置,尽管有时他们会因为“驶出赛道并受益”而受罚。

去年日本大奖赛上,马克斯·维斯塔潘在开场圈与基米·莱科宁的较量中冲上了草地,然后在回到赛道的同时把芬兰人逼出赛道。他因此被罚时5秒。尽管维特尔在加拿大的事件及结果与之类似,但是佩雷兹表示并不是所有车手在犯错后都付出应有的代价。

“很多车手会抱怨你驶出赛道的空间大小,你犯了错却没有为此付出代价,”佩雷兹说,“很容易做到的是放置减速弯或者采取任何可以让你损失时间的方式。”

 

“他们说超车难,是因为当你去超另一辆赛车的时候,他们只需要切过减速弯就可以了,还不损失时间。犯错的车手没有任何损失,哪怕你在一场比赛里犯错两次、三次、五次,都没有任何损失。”

 

“我认为这项运动不应该是这样的。我们应该是世界上最优秀的车手,所以我们不应该被允许犯任何错。如果你犯了一个错,你应该为此付出代价。我认为国际汽联应该尽早采取不同的赛道界限,确保车手可以整场比赛里专注于比赛。如果一名车手在逼迫下犯了错,他应该付出代价。这是最重要的事情。这也有助于这项运动,减少争吵。”

时而一些比赛事件直到比赛结束后才会进行审理,而有些类似的事件则当即处理。这也是佩雷兹认为“不一致”的地方。而他以自己与哈斯车手凯文·马格努森在摩纳哥的事件为例,认为不同的处理对比赛结果带来了影响,所以他觉得任何判决都应该在比赛期间做出。

“决定在比赛期间做出的好,”佩雷兹说,就像我们在摩纳哥看到的,当我与马格努森战斗的时候,他切了减速弯。赛后他们进行调查,给了他处罚。我认为那很不公平,因为我损失了赛道时间。所以我认为无论裁决是对还是错,它应该在比赛期间被立即做出。“

“我认为最要紧的事情之一就是赛道界限。我们需要保证车手们会因为自己驶出赛道而受到处罚。如果有车手切过减速弯而没有损失时间,那么要处在极限就很容易了。所以,我认为这是我们需要提高的地方,来提高车手的水平、吸引力和判罚一致性的水平。”

“这项运动对年轻人的吸引力正在下降,所以我们需要吸引力:当我们打开电视我们后,我们不知道谁会赢下比赛。这是F1所需要的事情。 

Next article
法国大奖赛FP1:梅赛德斯高居前二,汉密尔顿力压博塔斯

Previous article

法国大奖赛FP1:梅赛德斯高居前二,汉密尔顿力压博塔斯

Next article

法国大奖赛FP2:博塔斯领先汉密尔顿占据第一

法国大奖赛FP2:博塔斯领先汉密尔顿占据第一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ormula 1
Author Frankie M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