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揭幕战起步可能制造混乱?

2017赛季首场比赛即将在澳大利亚墨尔本打响,全新的发车规则之下,车手拥有更多的控制权可能在一号弯前导致天下大乱。

自从FIA开始推进减少F1车队对车手的帮助以来,出台了无线电通讯禁令,当车手在正赛前出场离开维修区后,工程师不能告知其任何与起步相关的信息(除非前方有安全隐患)。同时,上赛季已经从双离合器改为单离合器,禁止通过程序来提前设定离合器的咬合点,要求车手更多的依靠自己的判断来起步。

去年的澳大利亚大奖赛上,占据头排的两辆梅赛德斯赛车双双起步失误,被法拉利在一号弯前抢走了领先位置,证明了起步对比赛可能带来的戏剧性影响。

今年随着技术规则改革后赛车明显提速,车手面临的起步挑战进一步增加,因为赛车上启用了线性扭矩控制,它决定了方向盘上的拨片对离合器的控制。

过去,通过相关的电脑程序,工程师可以事先为离合器设定某个契合点,让它在大部分情况下无论车手如何释放拨片,都能较好地触发离合器。然而从现在起,情况更像驾驶手动挡的民用车,需要驾驶者通过自己实际的感受来判断最早可以在什么时候抬起离合器。

“现在全部由你来控制,这就是问题所在,”哈斯车手凯文•马格努森说,“这样的起步很难,你会看到有人犯错。”

起步成功率

冬季测试期间,车手们在发车区进行了起步练习,而拥有模拟器的车队让自己的车手可以在基地进行练习。马格努森甚至表示要做到真正出色的起步,几率只有10%,所以没人能保证一定做出好的起步。

“起步时绝对会出现一些不正常的现象,”丹麦人继续道,“你会看到有人起步失误,有人很出色。”

“可能10次里只有一次做出好的起步。我可能有一次是真的非常好的起步,五次还可以,其他就一塌糊涂。我们做了一些工作,在季前测试和来到这里都做了练习。希望我们能顺利,但是我不敢100%对起步有信心。”

新赛季首场排位赛拿到第十一名的塞尔吉奥•佩雷兹解释说:“起步会更难,因为我们没有任何参考,我们不知道离合器会在哪个位置开始工作,也就是它的咬合点。”

“你只能期待在进行过一次练习之后,你离合器释放的位置是正确的。既不能介入太少,也不能介入太多,这很微妙。”

上赛季时,汉密尔顿在四场比赛里起步不顺,在一定程度上对他与尼科•罗斯伯格的世界冠军之争产生影响。这使得起步可能在比赛开始时打破格局,制造一定的悬念。

墨西哥人补充道:“你总是需要一点运气。如果不能这样,你就自毁前程。如果出了错,你需要立即做出反应,争取把损失降到最低。”

“我喜欢这样。让车手自己来起步很好,尽管仍就不是100%取决于车手的发挥,还有很多功课要学习。我认为起步应该完全交给车手自己,你自己来负责起步。”

大车队优势

法拉利曾在冬天向FIA征询“预载起步程序”是否合法。这个想法的概念是由车手将出场之后自我感觉不错的一次起步“存储”入系统,随后挂入一挡,通过油门来让引擎转速达到预设点,然后由刹车踏板触发已经在“存储”后预先载入的起步程序,在五盏红灯熄灭前开始释放方向盘上的离合器拨片,以便找到扭矩最佳的点,而到最后一盏熄灭瞬间放开拨片,完成理想的起步。

不过,这个建议没有得到F1赛事总监查理•怀汀的支持。尽管如此,马格努森相信拥有更多资源的车手仍然有办法找到一种方式来应对新规则。

“不幸的是大车队在这方面的成功率比小车队更高,这会成为大、小车队之间的差别,”2014年效力过迈凯伦的马格努森说。

“要么我们需要回到以前发车的样子,要么对每个人都一样——由FIA全面掌控大家的工作方式,但是这样还是会非常难。当前仍然有一些地方可以进行微调。我相信大车队可以在这个方面找到更好的解决之道。”

“有些车队可以用模拟器练习,这将是最大的不同之处。所以大车队就会有优势,与F1里任何事情一样。”

一号弯悬念

发车从来都是大奖赛全场比赛最扣人心弦的时刻,除了在发车线上的不确定因素之外,一号弯从来都是事故多发地。上赛季,两辆法拉利赛车就两次发生了碰擦。

技术规则改革之下,2017年赛车的总宽度从过去的1800毫米增加到2000毫米,鼻翼增宽150毫米。这需要车手在与其他赛车距离非常接近时,准确判断出发生碰擦的可能性,稍有闪失就将引发事故。加上赛车本身单圈速度有明显提升,撞车的影响可能也被放大。

与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澳大利亚大奖赛
赛道 阿尔伯特公园赛道
文章类型 突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