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F1欣然拥抱NFT数字产品,即便伴随种种批评

如今我们已无法忽视周围爆炸式出现的NFT数字产品,每周都有新的品牌宣布进入数字收藏领域。

Jonathan Noble
Jonathan Noble
Upd:
dcd1726oc1007

过去几天,法拉利在一次财报电话会议上宣布自己正在留意进入NFT数字产品市场的机会。法拉利CEO贝内德托·维格纳(Benedetto Vigna )表示:“显然数字技术、Web 3.0技术,这些运用区块链和NFT的领域对我们来说可能会很有意思,值得给予一些关注。”

法拉利也许在未来会有所动作,而另一些F1车队在这一领域则已经开始进行尝试。阿尔法·罗密欧通过与Socios的合作,在去年巴西大奖赛上为其粉丝代币持有者铸造了一款严格限定版NFT,并引发车队币价飙升。车队还发行了签名版NFT数字收藏品。

这支瑞士车队是最早加入粉丝代币生态系统的成员之一,现在新增的NFT产品是作为一种给最忠实持有者的奖励。瑞士车队商务总监扬·勒夫特(Yan Lefort)表示:“我确信我们正在见证赞助形式演进的过程,以及我们作为权利持有人究竟要如何推销自己的平台。我认为在任何创新形式方面我们都必须在场,尤其是面向新观众和新客户的时候,等等。所以,我认为粉丝代币和与Socios的协议正是这样一种创新形式:让我们有机会进入那个宇宙,开展新的生意,不过我要完全坦诚地和你们说:我原本对现在正在讨论的东西一无所知。这方面我完全不是专家,知识非常少。但是我的第六感告诉我,这就是像我们这样的车队甚至是这项运动为了给未来做准备而在今天要做的事。”

不过,阿尔法·罗密欧不是唯一发行NFT数字产品的车队,红牛已经通过美国NFT平台Sweet公布了自己的数字收藏品:3D模型版头盔、外套、赛车和卡片。迈凯伦也用同一公司发布了赛车部件产品“迈凯伦赛车收藏”,在这上面车迷可以购买单独的数字部件然后打造自己的整车,如果他们想这么做的话。

就像帕尼尼足球(Panini Football)卡册和棒球卡是很多人的经典记忆,NFT数字产品也被年轻一代所推崇,他们可以购买、交换、展示或出售这些数字产品。它们实际上就是现代数字版的纪念品和收藏品,就像过去的票根或贴纸簿一样。

Antonio Giovinazzi, Alfa Romeo Racing signed left hand racing glove

Antonio Giovinazzi, Alfa Romeo Racing signed left hand racing glove

数字世界没有回头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几乎可以确定只是事情的开始,随着大家对NFT产品兴趣度越来越高,未来会有更多车队、品牌以及潜在的车手发起此类项目。

Sweet的CEO汤姆·米佐恩(Tom Mizzone)看到了巨大的机会,并表示NFTs产品已经不再只是那种标准化的数字形象。“技术进步相当快,”他告诉Motorsport网站,“6个月前,大家对一件NFT数字产品的概念就是塔可钟做了一个玉米饼的动图然后进行拍卖!这很好玩,并收获了大量报道,我认为那是一次具有创新性的发布活动。不过事实上我们现在正在努力探索新的使用场景,举例来说,NFT可以和实物商品绑定,作为一种验证商品真伪的手段,这样你就能知道你从红牛或迈凯伦买的商品是正品。另一件我们正在做的很酷的事情是实时视频片段。那么想象一下,你正在现场看曲棍球比赛,然后世界纪录被打破,如果,我们能在30秒内把它做成一个视频NFT形式,然后你就能够带着这个视频片段从体育场离开。我们在F1就可以做这种,非常非常有效。”

意见分歧

尽管围绕着非同质代币有这些令人兴奋的传闻,如今在谈话中提到“NFT”,大家的意见存在着巨大分歧。有些人和它的创造者一样对此满怀热情,他们喜欢独一无二的数字藏品这一概念,尤其是如果将来还有机会转手并且大赚一笔。然后还有些人则对整个概念表示怀疑。他们不理解为什么NFT数字产品能拥有任何价值,当每个人都可以右键“保存到桌面”然后免费拥有同样的数字形象。此外,他们认为像CryptoPunks(加密朋克)这样的NFT数字收藏品离谱的高价,如售出1170万美元,是现代版郁金香泡沫的预警,泡沫就要破灭,未来将会出现大量负担沉重的人。

Socios首席战略官马克斯·拉比诺维奇(Max Rabinovitch)表示其公司在进入市场前花时间对其进行了研究了解,因为公司希望提供的产品能对其粉丝代币持有者有好处,而不仅仅是赚个快钱。

“就怀疑论而言,我想老实说,在一定程度上这是必然存在的,”针对一些人围绕NFT数字产品所存在的质疑,他解释道,“我想任何大的淘金热或者这种量级的爆发,其中是会有坏蛋、有花招。现在有好的想法,我们Dapper Labs的朋友工作十分出色,他们正在为整个产品系列和功能驱动的NFT数字产品奠定基础,打造一个非常有意思、品牌化的生态系统。不过同时,也有些人决定如果他们成为NFT产品供应商,他们只会联系品牌或者运动,为其制作一些NFT产品,卖给他们,赚笔钱。这种差不多就是干一票就走的方案,他们不在乎之后会发生什么因为大家现在很兴奋,最后也不是他们承担后果。我想这种情况很多。不过越来越多的人对此已经明白过来了。这正是我们作为一家公司没有在第一时间跳进NFT这股风潮的重要原因,因为我们始终相信,不管算天真还是什么,技术全部的价值就在于你为之构筑的基础。”

Red Bull Racing Neon

Red Bull Racing Neon

Photo by: Cryptoland PR

米佐恩指出那些认为NFT数字产品因为它们可以被轻易复制而毫无价值的人没有抓到事情的重点。“我认为NFT产品不只是一种投资,它更是一种方法,去运用开放分布式总账区块链技术来确保你拥有的东西真正是自己的、确定的。它是独一无二的,对吧?如果我给你一张赛车的图片,你可以复制一百万次,到处发,这没有任何价值。如果我给你一张赛车的图片,然后你能用区块链确定自己拥有一个专门的序列号,世界上只此一个,现在它就成了真正的收藏品。这和过去拥有一张稀有的棒球卡或者一本很酷的漫画书是一样的。”

环境问题

NFT数字产品面临最严厉的批评也许来自那些质疑它对环境产生影响的人士,人们因为矿工所产生的排放量强烈批评像以太坊这样的工作量证明区块链。不过虽然一些NFT数字产品是需要工作量证明区块链服务器,不过很难判断它们的直接影响:因为即便没有NFT交易,这些区块也会以完全相同的方式进行计算。这有点像是你选择不坐飞机出行以节省碳排放,但是没有你,飞机还是会起飞……还有一点是,不是所有NFT数字产品都使用工作量证明区块链,例如红牛和迈凯伦,它们用的都是股权证明的Tezos区块链,所以对环境的影响就要小得多。以及,正如米佐恩指出,一个品牌发起数字收藏市场活动,比像在早餐麦片盒子里放实物玩具藏品活动对环境产生的影响少得多。

McLaren Gulf livery

McLaren Gulf livery

Photo by: Cryptoland PR

当被问及环境类批评时,他说:“我总是喜欢考虑用不同的方式去做事。Sweet和汉堡王发起了一项赌金全赢式抽奖,范围涵盖600万个地址,史上第一次大家拿到的是一个NFT数字产品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得到一个塑料玩具。现在你想想如果要往全美600万个邮箱里放塑料玩具得花多少工夫。我们可以在盒子的一面放一个QR码,然后以NFT形式发送一个数字玩具,整个流程非常绿色非常环保,比老方法要绿色多了,不用再给每个盒子整理玩具,如果你想想玩具的制造和运输,而且它们中的大部分最后都会被扔进垃圾桶,那样对环境的影响是非常大的。现在这种形式对环境非常友好,让我们在给客户提供收藏品和物品时能够变得更高效。”

另外一个重要方面是,加密行业发展非常迅速。以太坊正在向股权证明方向发展,其他区块链也可以按需改变。正如拉比诺维奇,他的Chiliz区块链使用权威证明,所说:“幸运的是,区块链是全数字化的。所以没有那种要把砖头和砂浆基建推倒的情况,像把燃煤电厂全部推倒,再在原地重建太阳能电厂那样。我们需要做的只是重新编码不同的区块链,而且很快就能改好。所以如果,说得没错,行业承受压力说‘嘿,你得注意了。’一旦压力变得够大,我认为转变可以在相当短的时间内完成。“

Sauber sale promo

Sauber sale promo

未来道路

可以确定的是,NFT数字产品几年后的样子不会是现状这样。正如勒夫特所说:“它不是‘你按按下一个按钮,然后一切又唱又跳’那种。我想会有一个不短的过程去教育我们的初代粉丝,但也会有新粉丝进来并在这个关系背景下工作。我想对我来说,我认为现在是一个开始。”

NFT世界会前向发展,并且非常迅速。在为解决可持续方面的担忧而做出必要调整的同时,整个生态系统在经历如此高速的增长之后,也许要花些时间整合起来以适应市场的力量,并从过去12个月标志性的投机泡沫中走出来。

拉比诺维奇补充道:“会有合并和赢家出现,对吧?看看现实世界:大家只在乎Topps交易卡和帕尼尼交易卡。还有很多其他的公司无法获得市场长期热度,它们都衰落了。合并将会基于精英领导:哪些项目比较明智并且从一开始就在做对的事情?哪些在用正确而不是快速的方式打造社区,哪些则是玩世不恭地眉来眼去‘嘿,你可以用这个发财。’反正你需要超越期待。如果你把它弄成是肆无忌惮的荒野西部,‘你可以期待把这个NFT卖100万美元然后退休,’那么,显然的,主要原因、主要兴趣和资金流将来自抱有这种想法的人。所以你会迎来一小批用户,他们代表着市场中大部分的资金。他们唯一的兴趣就是想赚钱,所以根本不在乎收藏的是什么。从这个意义上说,NFT数字藏品不再有用处,因为没有人在乎它们的收藏价值。”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6B, Sergio Perez, Red Bull Racing RB16B, Lando Norris, McLaren MCL35M, Carlos Sainz Jr., Ferrari SF21, the rest of the field at the start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6B, Sergio Perez, Red Bull Racing RB16B, Lando Norris, McLaren MCL35M, Carlos Sainz Jr., Ferrari SF21, the rest of the field at the start

Photo by: Zak Mauger / Motorsport Images

最终,NFT数字藏品在体育界,其中包括F1,的成功将取决于网络效应。想要获得胜利,品牌和运动需要让大众感兴趣。拉比诺维奇说:“最大的转变将是网络的加入。早期的因特网非常孤立。它存在,是一个信息网,但不连接任何东西,不和自身以外的任何事物相连,你不能通过因特网使用现实世界的任何服务。这种情况慢慢发生了变化,我们如今处于一个一切都通过网络发生的时代。你付账单的时候,我们做这个采访的时候,一切都是互联的。网络效应非常强烈,因为所有人都在同一个系统里。我认为当你谈论粉丝代币、谈论NFT数字产品时,它们必将缓慢、但肯定朝着互联网这样的程度发展。举例来说,你可以把Socios账户和某些东西连接,让自己获得体育馆现场体验,不管是由于你拥有一个NFT数字产品或者你是粉丝代币持有者。这讲是成为那个社群的一份子,在体育馆外也能获得现场体验。”

比实物更好

米佐恩确信最终那些让棒球和足球藏品几十年来长盛不衰的特质将驱动NFT数字藏品的发展,尤其是数字藏品的用处要更多。

“我想我们正在道路上顺利前行,”他说,“我的阁楼上有许多棒球卡,它们都来自80年代,是我的心头至宝,但我没法把它们展示出来。所以现在的想法是,你可以很酷地在手机上展示它们,把它们放到一个虚拟陈列柜里,分享给大众以及朋友们,并说说小故事像是‘我去看了这场F1比赛,得到了这个藏品,藏品限量500份,我的序号很靠前’。拥有这个藏品会被大家认为是有价值的。这让我们和心爱的车队、我们所热爱的东西有了连接。我想数字藏品正在取代传统藏品的路上,想想数字藏品在一些方面比实物藏品更好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数字藏品更难仿造、更难作假、更容易表现和展示、更容易交易和交换。这是真正的生意,现在大家对此都充满热情。”

Be part of Motorsport community

Join the conversation

Related video

Previous article 维特尔希望马西留下但呼吁F1澄清规则
Next article AlphaTauri发布AT03新涂装效果

Top Comments

目前还没有留言。您为什么不写一个呢?

Sign up for free

  • Get quick access to your favorite articles

  • Manage alerts on breaking news and favorite drivers

  • Make your voice heard with article commenting.

Motorsport prime

Discover premium content
订阅

版本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