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ula 1 迈阿密大奖赛

为什么说迈阿密首届F1比赛永远比不过它的超级营销

观点:前美国第一夫人、篮球之王、NFL最伟大的四分卫纷纷到场,迈阿密大奖赛盛典的场上风云盖不过场下大咖们的星光。

Charles Bradley
Charles Bradley
Upd:

对我来说迈阿密大奖赛最出色的选手不是马克斯·维斯塔潘、查尔斯·莱克勒克或者埃斯特班·奥康,虽然他们都非常优秀,而是马丁·布伦德尔。布伦德尔为Sky Sports F1带来的发车区谈话尽其所能为这场F1赛历上疯狂、又名人云集的全新盛典找出一些意义。

当他在像威廉姆斯姐妹、法瑞尔·威廉姆斯、(并非)帕特里克·马霍姆斯(实际上是杜克篮球队的NBA未来球星保罗·班凯罗)这样的人之间穿梭,这档电视节目的娱乐性堪称绝妙。布伦德尔被整场盛典弄得有些困惑的样子,让大家觉得自己也身处这个古怪的旅程中,根本不知道接下去会发生什么。

The artificial marina created at the circuit

The artificial marina created at the circuit

Photo by: Mark Sutton / Motorsport Images

这样的事情只可能在这里发生。现在我已经在迈阿密居住七年了,所以听说有假海滩、赛道上面有缆车、硬石沙滩俱乐部(还有晒太阳的假美人鱼)时也不觉得惊讶,在这里他们铺了一个停车场,并且打造了一个乐园。

这一切都太迈阿密了,一场汽车追逐赛,只是少了开着法拉利Daytona的唐·强森(记住,这也是假的)。

虽然很多人都抱怨F1“美国化”了,不过精彩的比赛场面并没有受到影响。没有人在这方面进行浮夸处理,没有比赛暂停,出安全车期间也没有舞者在赛道上跳舞。当然现场有世界顶级DJ,在不同的比赛场次之间打碟,不过这些时候背景中无论如何总是有着砰砰砰的基调。

所以倍耐力在这个NFL场馆里为领奖台上的优胜者戴上橄榄球头盔而不是帽子又怎么样呢?他们在COTA给的是牛仔帽,在索契给了俄式长耳帽,在墨西哥城给了宽边草帽。

Former NBA star Michael Jordan on the grid

Former NBA star Michael Jordan on the grid

Photo by: Mark Sutton / Motorsport Images

对于任何在硬石体育场现场的人来说,能和米歇尔·奥巴马、迈克尔·乔丹、汤姆·布雷迪在比赛开始前出现在同一个地点,这一天已经完美了。对世界上的其他人而言,社交媒体上的嫉妒十分明显,不管你到底认不认识那些随处可见的名人和网红们。

如果你在现场,大概率为此花了好多钱。SeatGeek票务显示比赛日门票平均转卖价格为2414美元。相比之下,奥斯汀的COTA门票转卖价刚超过1000美元,纳斯卡的Daytona 500是311美元,即将开始的Indy500是361美元。我的一个兄弟买了6张票,然后卖了4张,其中两张的价钱就折回了他自己的门票钱,另外两张则赚了3000美元!

不是说想炫耀,我想办法进入了东围场俱乐部,这里看1号弯刹车区视角绝佳。赛道还在建造时,我来过几次,当时就瞄准这里是完美的观赛位置。周末的电视直播中漏掉了很多画面,其中就有1号弯的,在自由练习第一圈时,几乎每一位车手都错过刹车点,然后冲了出去!

Paddock Club East grandstands

Paddock Club East grandstands

Photo by: Mark Sutton / Motorsport Images

观众很喜欢看这种场面,车手们不断犯错,即便车手在刹车点转过弯来,但这显然比他们的模拟器之前让他们相信的要早,查尔斯·莱克勒克和角田裕毅疯狂打转。

感谢F1官方香槟赞助商法拉利·特伦托让我能够坐在VIP位置,厂商表示周末比赛期间赛场上及迈阿密-戴德地区20万车迷一共喝掉5万瓶他们的高级香槟。周边商品也一定卖疯了,红牛、梅赛德斯和法拉利的帽子看起来是南部海滩林肯路上现在的必戴物品。

在我看来,一个繁荣、受欢迎的F1就是好F1,尤其是在一个他们花了那么长时间才好不容易打入的市场里。

Fans watch under the Hard Rock Stadium cover

Fans watch under the Hard Rock Stadium cover

Photo by: Mark Sutton / Motorsport Images

不过如果你觉得VIP们花掉大笔钱这感觉“真不错”,你可以笑到最后了。一个重大招待失误是周五食物供应不足。富人们的要求得不到满足,这格外令人生气,尤其是想到他们为了这个华丽的座位花了那么多钱。不过你并没有读到很多关于这方面的报道,因为媒体中心的食物供应是充足的。

整个周末我觉得一大加分项是前来观赛的女车迷数量。现场男女车迷比例几乎达到50对50,这是我在赛车场边从没见过的。而且他们不是被老公或者男朋友拖来的,很多时候我看到的情形恰恰相反。

整个迈阿密营地的女车迷群体看起来对比赛全心投入,十分明白自己为谁欢呼、为什么欢呼。这诠释了我们在最新F1全球车迷调查中看到的一些增长,《Drive to Survive》对提升女性对这项运动的兴趣产生了巨大的积极影响,不能仅笼统地说是美国观众。

Fans fill out a Miami grandstand

Fans fill out a Miami grandstand

Photo by: Sam Bloxham / Motorsport Images

在电视方面,ABC电视网的直播吸引了260万观众,在美国F1收视史上名列第一(之前的纪录是1995年巴西大奖赛的170万),不过比FS1频道播出的纳斯卡Darlington比赛的高收视少一点点——两项比赛是同时进行的。

周末的比赛时间表着实让我觉得有点奇怪。它不仅和纳斯卡撞车,把比赛放在迈阿密5月傍晚,这正是雷雨高发时段,他们很幸运白天的风向对比赛有利,直到晚上赛道上空才下雨。斯帕的灾难还历历在目,美国常规应对雷暴天气的预案是停止比赛,疏散看台人群,直到30分钟里没有雷电在10英里内出现。想想如果迈阿密发生这种情况?人们告诉我有一个“准备好的、非常细化的方案”来应对雷电情况,尽管没有任何人告诉我这个方案到底是什么。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W13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W13

Photo by: Zak Mauger / Motorsport Images

车手们非常喜欢迈阿密,不过和往常一样对赛道总有一些抱怨。对我来说,此次成功的关键就是这里的赛道不一样,它需要一个营销特点,特别是拉斯维加斯街道赛明年就要来了。体育场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背景,而赛道不寻常的表面给了车队和车手一些需要思考的挑战。

我在周五参加了一次倍耐力赛道体验圈,坐在一辆阿斯顿·马丁Vantage的乘客位上,之前我在这里只坐过高尔夫球车和福特F-150卡车!高速直道和11号发卡弯后的弯道对比非常强烈,把赛道一分为二,我觉得有车手抱怨这个之字弯不是一件坏事:他们应该是世界上最棒的车手,所以比赛最不可能出现的就是“容易”。

Fernando Alonso, Alpine F1 Team, Stefano Domenicali, CEO, Formula 1

Fernando Alonso, Alpine F1 Team, Stefano Domenicali, CEO, Formula 1

Photo by: Glenn Dunbar / Motorsport Images

正如斯蒂法诺·多梅尼卡利告诉我们:“如果他们不高兴,那么比赛就有意思了。我是开玩笑!”很多实话可是透过玩笑说的,斯蒂法诺……他补充道:“我们还是要看得长远,看到大局。我们过的这个周末对这项运动来说意义深远。”

说得也没错。迈阿密大奖赛能够在赛历上占有一席之地不可能仅靠赛道上的比赛,因为在这里比赛如果没有造成奇观就什么也不是。

Venus Williams on the grid

Venus Williams on the grid

Photo by: Steve Etherington / Motorsport Images

即便你能保证比赛像1979年在第戎的维尔纽夫和阿努尔大战,再加上1973年银石那种大撞车以及最后马克斯·维斯塔潘倒着冲线,大家还是会讨论布伦德尔和维纳斯·威廉姆斯赛道上尴尬无比的沉默……

就像摩纳哥一样,摩纳哥甚至还有真的沙滩,这场比赛应该为自己的本质而受人赞美,一个例外不应被当做是常态。

Be part of Motorsport community

Join the conversation
Previous article Alpine寻求与国际汽联磋商阿隆索的“完全不公正”处罚
Next article 霍纳表示与法拉利的冠军争夺战不会像去年“针锋相对”

Top Comments

Sign up for free

  • Get quick access to your favorite articles

  • Manage alerts on breaking news and favorite drivers

  • Make your voice heard with article commenting.

Motorsport prime

Discover premium content
订阅

版本

中文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