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密尔顿第四冠最光荣?

刘易斯•汉密尔顿在墨西哥锁定个人第四个F1世界冠军头衔本身不让人意外,但与塞巴斯蒂安•维特尔的拉锯战让今次加冕的意义和价值得到升华。

早在2015年第三次赢下世界冠军时,汉密尔顿就迫不及待地与维特尔一较高下。今年成为一场迟到的较量,而上赛季被尼科•罗斯伯格打败,在某种程度上是英国人精神上最大的挫败。但是,他以罗斯伯格的方式在本赛季重整旗鼓。

59分和之后66分的领先优势,只有两种可能让汉密尔顿前功尽弃:主动失误和机械故障。并非前三次夺冠缺乏含金量,而是这一次的汉密尔顿可能达到赛车生涯真正的顶峰。

当英国人在日本拿下“冠军点”时,胜利的天秤向他倾斜,不只是积分上的巨大优势,更多的是因为他在所有比赛的过程中、面对不同条件和环境时,展示的个人能力以及对自我的影响,创造了一个难以阻止的“Dynamic”——动态。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70H, battles,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8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SF70H, battles,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8

Photo by: Andrew Hone / LAT Images

外敌压力

过去三年里,每当身处逆境时,汉密尔顿不是每次都能以合理的方式来应对,甚至很容易失去理性。2014年每次他与罗斯伯格发生争议后,总是迫不及待向媒体大倒苦水,而不是先向车队了解情况。但是今年夏休过去之后,比在斯帕和蒙扎取得二连胜更让人眼前一亮的,是他心态上的改变。

不可否认,2017赛季梅赛德斯的内部竞争相比前三年减弱了很多,瓦尔特利•博塔斯虽然在上半赛季两次获胜,但还处在适应期,就像2013年汉密尔顿刚加盟“银箭”时那样。相比之下,法拉利和维特尔所带来的外部压力,是梅赛德斯全队自2014年以来所没有经历过的。

法拉利在维特尔身上孤注一掷,基米•莱科宁无论主动还是被动,都愿意提供支援。相反,梅赛德斯坚持一贯的公平竞争主张。这使得汉密尔顿面对更加微妙的局面,因为他并不清楚博塔斯的进步幅度会有多大,甚至说芬兰人有没有可能变成2007年的自己。

汉密尔顿在2014和2015年赢得世界冠军时,没有受到外敌的冲击,他的对手只有队友罗斯伯格。这场长达的三年的“内战”里,他在成绩上赢了两次,但与罗斯伯格在心理上的战斗,只有在2015年才算自如。

倒是2008年第一次赢下锦标赛时,过程有天壤之别。当时他与菲利普•马萨、迈凯伦与法拉利,都称得上势均力敌。而在巴西的决战可以说是历史上最戏剧化的,直到最后一圈,落后了近40秒的汉密尔顿在最后一个弯超过丰田的蒂姆•格洛克冲线后,才以一分的微弱优势险胜马萨。

所有人都猜到了墨西哥的结果,但过程着实有些出人意料。汉密尔顿在发车后的第三个弯,被维特尔擦到赛车右后侧,而俩人一起驶回了维修区。英国人在赛车受损从而影响速度的情况下,最后还是追到了第九名。而维特尔以第四名完赛,显然分数不够将悬念拖到巴西。

德国人表示墨西哥的比赛过程不重要,因为他的对手得到了最重要的结果。事实上,汉密尔顿也享受全年与法拉利的斗争。

“这绝对是最艰难的世界冠军争夺,“他在墨西哥赛后说,”每一个都各有不同。2008年是艰苦的,2007年是困难的。之后的几年只是不一样。今年,与另一支车队较量,而且成为车队的领军人物,真正地带领和帮助车队,驱使、鼓励,与优秀的队友一起引导赛车按照我们希望的样子研发,与法拉利这样伟大公认的伟大车队或伟大车手作战。”

巅峰对决的心理影响

十年前的汉密尔顿就已经非常快,甚至战斗风格更加凶猛。但整个赛季里,他撞上了“二年级墙”,失误不断,显然经验尚浅。在加拿大追尾在维修区出口等绿灯的莱科宁,可能是他在F1最低级的错误。而在英特拉格斯,也是起步时的出错,让他陷入被动。

今年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汉密尔顿表现出作为一名赛车手的自我成长。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and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in the Press Conference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and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in the Press Conference

Photo by: 萨顿汽车运动图片

他在新加坡只拿到第五的起步位置,而且也知道只有奇迹才能帮助他避免损失太多积分,结果他赢得了比赛。当维特尔被马克斯•维斯塔潘的压力下做出了最糟糕的决定时,英国人则坚定不移地执行了计划,从外线避开了所有的麻烦,在进入一号弯时升到第二,然后在机会到来后牢牢把握住。

雪邦周末的发展与新加坡如出一辙。法拉利速度更快,却遇到了问题。就排位赛单圈来说,W08的弱点得到掩盖,但比赛速度根本不及法拉利和红牛。当来势汹汹的维斯塔潘发起进攻时,汉密尔顿态度镇定,没有冒险。虽然他渴望胜利,但从大局上看,第二名不是不能接受。

维特尔在亚洲三场比赛里被汉密尔顿净胜56分,看似得来不费功夫,但要能见到皮夹子,首先要能让自己来到这个位置。而在一对一的精英体育中,针尖对麦芒时的压力是不可想像的,英雄与狗熊,往往就在一念之间。

罗伯特•巴乔、大卫•贝克汉姆、迈克•泰森、刘翔,甚至是网坛“三巨头”——罗杰•费德勒、拉斐尔•纳达尔、诺瓦克•焦科维奇……

F1争冠中的压力究竟多么沉重,罗斯伯格最有发言权。面对一个从小一起长大、比赛并且从没赢过的对手,去年最后四场比赛里,汉密尔顿全胜,而他只需要——也是必须——拿到四个第二名。德国人最终成功了,包括在阿布扎比以别扭的动作超过维斯塔潘、胆战心惊地防守维特尔。

赛后,已经加冕世界冠军的德国人反复说“超越维斯塔潘多么可怕”,而且直言“不想再经历一次”。于是,他选择了退役这一劳永逸的方式,不用在面对维斯塔潘,哪怕在公寓的游泳池或电梯里相见,也能以最轻松的心情说一句话“嗨”。

Usain Bolt performs his trademark lightning bolt pose with race winne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on the podium
Usain Bolt performs his trademark lightning bolt pose with race winner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on the podium

Photo by: Steve Etherington / LAT Images

精神力蜕变

汉密尔顿身上的这种蜕变,当他在匈牙利把第三名让还给博塔斯时,就已经显现出来。他与维特尔的个人能力对比,一定是各有千秋,不分伯仲,因此最后成了精神力的较劲,而且更多时候,就是对突发状况的瞬间决定。

压力在某时某刻某个环境下究竟如何影响人的行为,是一个永远的“X档案”。维特尔在新加坡面对的时维斯塔潘有可能抢先进入一号弯,那么落后进入一号弯的风险和必须取胜才能扳回劣势的压力,哪一个引导他做出向赛道左侧移动的决定?。

如果维特尔在新加坡保持领先并以统治性的方式赢下比赛,同样会给人轻松获胜的错觉。但是在那样复杂的雨地条件下,正如实际所反应出来的,哪怕不犯错都非常困难,而只有在任何情况下保持冷静,排除潜在的焦虑,才能确保胜利。这就是汉密尔顿的秘诀,而在雪邦他的冲刺能力,又让他抢到了至关重要的杆位,才避免了落在两辆红牛赛车身后,否则他可能只有第三名。

要确确实实做到“一次专注一场比赛”可不是嘴上说说那么容易,加上媒体紧盯不放,特别是争议发生时的刨根问底,容易加剧压力。但是,汉密尔顿就是在所有人都“在乎”他在美国还是墨西哥提前加冕时,“不在乎”能不能提前结束与维特尔的战斗。

奥斯汀的比赛后,英国人表示精神力方面的提高,是他今年对自己最满意的地方。

“当你与四届世界冠军竞争的时候,你知道你是在与最优秀的车手对抗。你的对手状态正佳,而你们俩都来到关键时刻,其中一人最终将会动摇。我很享受这样的挑战——努力避免成为动摇的一方。”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in the press conference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in the press conference

Photo by: Andrew Hone / LAT Images

“今年,我真的觉得我在精神力方面迈出了很好的一步,避免了犯错。我基本没有犯过任何错,没有轮胎锁死的情况,没有错过弯心,没有跑出赛道。这是让我感到骄傲的地方。”

同时,他透露与过去在迈凯伦相比,他改变了与车队工作的方式,这使他在梅赛德斯能真正把自己的能量有效发挥。

“以前总是浪费很多时间,而加入(梅赛德斯)车队后,我就改变了工作日的动态,以便达到最高效率。连开五小时会我可受不了,我的注意力无法集中那么久。”

“我们现在所做的是从失败中找到解决办法,改进我们的工作,我们每周都会坐下来,特别是与我的团队开会,我们一起讨论下一个比赛周末哪些方面可以进步,我希望赛车怎样,我需要在哪里进步。这样的方式让人受益匪浅。”

很明显,如果罗斯伯格没有退役,梅赛德斯的内部气氛一定不同,而汉密尔顿哪怕有心改变,可能也是另一个故事。

如今,在与最希望决斗对手的大战中拿到最后的胜利,而且是最冷静、最有效出击、不犯任何错误的方式,显然是汉密尔顿个人赛车经历中,最值得骄傲的成就。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车手 刘易斯 汉密尔顿
车队 梅赛德斯车队
文章类型 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