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工程圈的召唤,你准备好了吗?

shares
comments
F1工程圈的召唤,你准备好了吗?
By: Frankie Mao
2018年11月5日 下午6:15

夏休期过后的第一天,雷诺F1车队的Enstone基地里,李雪子和廖逸飞熟门熟路地推开一扇扇连通不同工作区域的大门,同其他在这里工作的雷诺工作人员别无二致。这两位来自中国的年轻工程师,从英菲尼迪工程学院的全球选拔中脱颖而出,开启了一段充满挑战又鼓舞人心的F1追梦旅程……

在F1的社交圈里,中国面孔屈指可数,更别提在同一个车队基地里用中文交流。然而,年纪相仿的李雪子和廖逸飞怀着同一份对赛车运动的热情来到Enstone基地,在不同的岗位上为提高法国制造商在赛道上的成绩出力。

2017赛季,尼科·霍肯伯格在银石以第六名完赛。那场比赛里,雷诺为德国人安装了一款旨在实现高下压力效果的新尾翼,成为关键之一。其实早在第一轮冬季测试里,这款尾翼的最初版本就已经进行了赛道测试,而且技术分析大师Georg Piola注意到后将分析刊登了在了全球领先汽车运动媒体《Autosport》杂志上。

这款尾翼的实际制作者正是当时初到雷诺实习不久的李雪子。她介绍说,当时雷诺需要为冬季测试准备一款备用尾翼,她所在的空气动力学部门虽然已经设计出了基本模型,但因为各种原因而导致生产推迟,最后部门主管钦点她主导最后的设计修改并进行详细的测试做成报告。结果,她在三周时间里完成了所有的工作,而风洞测试的结论也达到了车队的要求,于是打造出炉并在第一轮测试里装上赛车。

三个月后,再次经过改良的尾翼,帮助雷诺在英国大奖赛上取得了全赛季最好的单场成绩之一。而为了纪念对这位赛车工程新人意义非凡的时刻,雷诺就以她的英文名字来命名这款尾翼——“Sally Wing”,并在之后的匈牙利大奖赛再次投入使用。

 

尽管对于这份小成就非常谦虚,但李雪子也觉得过程有些“神奇”。事实上,她进入雷诺F1车队的空气动力学研发部门本身就是一段不寻常的经历。

李雪子因为从小喜欢F1而种下了一颗学工科的心。在北京理工大学攻读机械期间,她去意大利交流机会,在那里对汽车制造技术有了进一步的了解。而且,大学第一年下半学期,她就加入了学校的Formula Student车队,开始接触初级赛车工程,而且负责空气动力学方面的工作。

2016年,抱着尝试心态的李雪子第二次申请英菲尼迪工程学院中国区选拔,通过面试后进入了最后的前十名决赛。而经过一天紧张的考核项目,包括技术知识考试、工厂设计和展示、团队项目比试的环节,在摄像机的焦点下,当主考官最终念出“Sally”的名字时,这位来自四川成都的姑娘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意味着“为梦想一步步努力”的她获得了真正跨入F1车队大门的机会。

英菲尼迪工程学院项目自2014年成立之后,面向16-22岁有志于从事汽车/赛车工程事业的青(少)年。在全球有七大赛区——欧洲/俄罗斯、亚太、中东、加拿大、美国、墨西哥、中国,每年收到数万申请。每个赛区的获胜者将得到一份邀约:六个月在英菲尼迪汽车工厂实习,而另外六个月为雷诺F1车队工作!

中国的申请者们在竞争的同时,也经常进行日常的交流和互助,向前辈吸取经验,一起准备面试或最后的决赛。

Xuezi (Sally) Li and Yifei Liao, winners of Infiniti Engineering Academy 2016 and 2017

Xuezi (Sally) Li and Yifei Liao, winners of Infiniti Engineering Academy 2016 and 2017

Photo by: Frankie Mao

廖逸飞正是因此很早就与李雪子认识。从2004年开始关注F1的他,机械工程是他“百分之百的兴趣”所在。来自广西南宁的他原本也想过在高考时报考北理工,但因为更想帮助没有Formula Student冠军经验的大学车队夺冠,所以他选择了报考上海同济大学,而且最终实现了自己的目标——为同济大学赢得了2016年这项比赛的中国冠军。

2017年,廖逸飞把个人重心放在跟随同济大学前往德国参加那里的Formula Student比赛,但同时也第二年报名英菲尼迪工程学院的中国选拔。最终,在实践中得到更充分累积的他,成为了那一界的优胜者,同样拿到了飞往欧洲的机票,而且最后走入了Enstone基地。

梦想成真之时,真正接触到F1工程学的核心区域,更让李雪子和寥逸飞大开眼界。

“我在两边做都各做了半年,觉得空气动力学在民用车和赛车两个领域是完全不同的,”李雪子说道,“不管是设计方法,还是最基本的目标,都完全不同。你在F1,空气动力学就是下压力,怎么让车更快。但是在民用车,就是怎么减阻、怎么省油。这两个目标不同,决定了整个研究方法、设计方向都不同。”

“这些东西是你没有进入这个行业前不可能知道的。我刚去英菲尼迪时,发现用在雷诺的方法去设计研究乘用车是不管用的。英菲尼迪的工程师告诉我,因为各种限制而不能那样做。在这个过程中,你又学到很多不同的东西。”

相比李雪子,廖逸飞被分配到的工作与他之前在Formula Student负责底盘开发完全不同。他说: “我在英菲尼迪做的主要是车身测量工程师,而到了雷诺后进了策略组,主要做赛车策略的支持。两边最大的相同点就是都要做大量的数据分析。”

“比如说:在英菲尼迪,要对某个零件的震动数据做出详细分析,给出结论;在雷诺,要对赛车的圈速以及各个计时段的时间进行分析。只要掌握尽可能多的信息和数据,用最有效的方法去把关键信息筛选出来,就很容易得出最佳的策略和结论。”

李雪子在制作出“Sally Wing”后,还得到了在大奖赛周末进入雷诺在基地里的比赛控制室观摩学习的机会。廖逸飞同样在比赛周末得到见习机会,帮助工程师对每个赛道阶段赛车所用的轮胎性能进行分析,而且不仅是F1比赛,还有雷诺旗下年轻车手在其他赛事里的数据也需要他得出结论。

Infiniti Engineering Academy China Regional Final 2016

Infiniti Engineering Academy China Regional Final 2016

Photo by: INFINITI Engineering Academy

 “在做Formula Student的时候,我们车队已经非常重视数据分析这块,但相比于F1,有天差地别,”廖逸飞谈起他在F1车队的工作感受,“所以我觉得,掌握数据就能掌握胜利。我可能不用知道轮胎基理,只要根据圈速去了解车手的驾驶情况以及轮胎情况。”

“作为观众时,我也经常批评某个车队策略不行。但现在,我发现设计策略有非常多的限制,受制于整车的设计情况、轮胎的使用情况、长距离表现情况;有的车手速度不快也是因为要节约轮胎。所以,策略是需要多方面的因素合起来考虑的。”

率先在雷诺基地实习的李雪子,在她本就擅长的空气动力学岗位上实践时,对计算机流体力学萌生了浓厚的兴趣,并且进入了帝国学院的相关专业进行深造。虽然她的实习期在去年年底已经到期,但是赏识人才的雷诺依然为她敞开大门,为她完成与赛车相关的毕业设计项目创造条件。

“如果你的梦想是成为F1工程师,虽然前路很艰难,但如果坚持还是有希望的,”如今得上中国F1赛车工程师先行者的李雪子,向其他怀着相同初心的后辈们发出鼓励。“这是一条很长的路,但如果你知道自己最终的梦想,那么来英国感受到更好的赛车氛围,机会总是有的。”

李雪子的观点得到廖逸飞的认同。转眼间,他也完成了在英菲尼迪和雷诺实习的一年时间,而这段宝贵的经历让他坚定了进入F1赛车工程圈的决心。不仅如此,他在前往美国或留在英国求学之间选择了后者,成功被Cranfield University的赛车工程专业录取。

2018年F1赛季接近尾声,而本年度英菲尼迪工程学院也已经有五个选拔区诞生了新一届优胜者,只剩中国和中东的两个名额仍是悬念。本周三(11月7日),中国区的决赛将在北京进行。届时,将有一名新的中国工程师脱颖而出,而他/她会踏上李雪子和廖逸飞走过的追梦之路。

 Nico Hulkenberg, Renault Sport F1 Team RS17

Nico Hulkenberg, Renault Sport F1 Team RS17

Photo by: Charles Coates / LAT Images

Next article
阿里瓦贝内猛批比诺托离开传闻实属“假新闻”

Previous article

阿里瓦贝内猛批比诺托离开传闻实属“假新闻”

Next article

斯梅德利即将离开威廉姆斯

斯梅德利即将离开威廉姆斯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1
Author Frankie Mao
Article type 特别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