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奖赛分析:第一圈混乱后,依靠策略突出重围

shares
comments
中国大奖赛分析:第一圈混乱后,依靠策略突出重围
Adam Cooper
By: Adam Cooper
Translated by: Frankie Mao
2016年4月21日 上午12:16

尼科•罗斯伯格在中国大奖赛上的胜利看似不费吹灰之力,但是他身后的军团里,各种策略安排和超车行动炮制了一场精彩的比赛。Adam Cooper带来详细的分析。

Kevin Magnussen, Renault Sport F1 Team RS16
Daniel Ricciardo, Red Bull Racing RB12 and Felipe Massa, Williams FW38
Kimi Raikkonen, Ferrari SF16-H and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W07 with broken front wings at the start of the race
Podium: winner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Team
Winner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Team in parc ferme
Winner Nico Rosberg, Mercedes AMG F1 Team W07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AMG F1 Team W07

中国大奖赛再次证明了一件事:如今每场比赛可以使用3款配方的轮胎,将比赛的观赏性提升到一个新的层面。在上海的比赛,非常难得的是22位车手全部完成了比赛。这在任何时代来都非常罕见,更别提使用V6引擎以来头一次,其中13位车手在全部56圈的比赛里用全了三款配方的轮胎。

比赛的进程凸显了早期轮胎选择、车队在整个周末的轮胎使用安排对正赛的重要影响。某种程度上,第三节自由练习因下雨而无法使用干胎,也成为一个不可忽略的因素。

绝大部分车手在中国使用三停的策略,而尼科•罗斯伯格是特例之一。他大胆地没有使用整个周末里圈速最快的超软胎,最后出奇制胜。在过去几个赛季,这种情况不可能发生,因为车手们必须用到提供的全部两款轮胎。

当前的规则要求晋级Q3的车手使用各自在Q2里做出最快成绩的轮胎起跑,通常他们在Q2里做出个人最佳时间时用的也是三款配方中最软的一款轮胎,与Q3时一样。然而,罗斯伯格驾驶着他的梅赛德斯赛车有足够的速度优势,让他在上海用软胎就轻松进入了Q3。车队之所以决定让他用磨损过的软胎发车,是为了让他争取比后面的至少9位车手在第一次进站前坚持更久。

与此同时,鉴于刘易斯·汉密尔顿从最后一位起步,让人相信比赛会非常有趣。同时,丹尼尔·里卡多和两位法拉利车手的策略与罗斯伯格截然相反,他们都在比赛开始阶段短暂地使用用超软胎,而罗斯伯格会在比赛进入尾声时换上超软胎。这是倍耐力所预计的局面,他们相信所有的三套软胎会在比赛的剩余时间被得到使用。

实际上,倍耐力在赛前表示,两种策略都能取得相同的结果,所以形势看上去扑朔迷离。经过澳大利亚的红旗,以及塞巴斯蒂安•维特尔在巴林未战先退后,我们终于有机会见识到法拉利发挥真正的实力。

然而,令人沮丧的是事与愿违。第一圈的事故、里卡多压到碎片后爆胎、随后安全车出动,又把比赛的走势引向另一个方向。与原本期待有车手能够挑战罗斯伯格恰恰相反,其他车手的位置被重新洗牌,有人排名迅速下滑,有人则趁机上位。有趣的是虽然F1仍在持续不断地受到批评,但它仍然上演了一出精彩的大戏。只是我们没有见识到任何与争夺冠军有关的戏码而已。

胜负全在罗斯伯格手里

罗斯伯格要想获胜,前提是完成自己的工作。德国人的开局并不那么完美,刚发车就被里卡多超越。排位赛后,他知道软胎会削弱自己的发车势头,哪怕他认为上上海国际赛车场从起步位置到达一号弯的距离要比其他赛道短很多。德国人赛后说:“我输掉了发车。我是唯一用软胎起步的车手,别人都是超软胎,有更大的抓地力。这就是原因。”

所有的目光都被法拉利的纠葛、被事故殃及的汉密尔顿所夺去。但是,即使法拉利早早退出了胜利的争夺行列,看里卡多能够在前面坚持多久也令人好奇。可是,才进行到第三圈,他就遇到了爆胎,让罗斯伯格抓住机会轻松超越。赛后德国人表示他甚至都不知道澳大利亚人爆胎了,而是以为他的轮胎过早开始衰竭了而已。

赛道碎片引发的安全车,再一次改变了比赛的局势。罗斯伯格等使用软胎发车的车手选择不进站。而汉密尔顿和莱科宁也追回了一些在第一圈进站换鼻翼时损失的时间,重新投入了战斗。同时,维特尔也降低了自己的损失。(法拉利高级工程师)乔克·科里尔赛后表示,维特尔的鼻翼损毁非常严重,必须在第一次进站时更换,而在安全车期间进站追回了很多的时间。

当所有赛车在安全车带领下排好队时,罗斯伯格在反光镜里看到了意料之外的景象——他的身后是菲利普·马萨、费尔南多·阿隆索、帕斯卡尔•维尔雷恩和埃斯特班•古铁雷斯,他们都因为没有进站儿提升了名次。

对罗斯伯格来说,那些可能对他形成威胁的大牌车手们,名次分别是科维亚特第六、维特尔第15、里卡多第17、莱科宁第19和汉密尔顿第21。中国大奖赛的开局如此非同寻常。

接下来的比赛,罗斯伯格唯一的对手就是他自己。但是,他没有犯任何错误。受到安全车的恩惠,他在第一节坚持跑了20圈,比任何对手更长久。第二节,他用全新的软胎又坚持了16圈,然后直到最有威胁的对手科维亚特和维特尔完成最后一停,才换上一套全新的中性胎跑,并且一路到比赛结束。

“软胎的工作情况出乎意料的好。我又一次感受到赛车的平衡性非常好,中性胎也再次出人意料地发挥出色。我可以一直推进到最后,只在最后阶段感到前胎有一点磨损。那感觉很棒。听说里卡多同样用中性胎跑出了非常好的一节。”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示范:罗斯伯格既身后没有追兵,也没有慢车阻挡在他身前,即使如此,他在直道上也没有放慢速度。

“我从没放慢速度,整场比赛都在推进。首先我的感觉很好。其次里卡多爆胎了,这很好地提醒了我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保持快速前进也是为了对付可能再次出动的安全车,那样一来我就有额外一次进站的时间,避免任何不测的发生。那样的比赛让我很享受,为什么我要慢下来?”

法拉利真实速度还是没展现

最后罗斯伯格领先维特尔37秒完赛。但是,法拉利并没有展现真实水平,所以这个时间不代表双方真实的差距。维特尔不仅需要在安全车时段后设法从第14名往前赶,驾驶的还是一辆受损的赛车。与另一些被牵扯进事故的车手一样,例如莱科宁和汉密尔顿,维特尔赛车的平衡以及轮胎的发挥都受到了影响。

“刚开始我认为我必须立刻进站,”维特尔说,“但实际情况还可以。方向盘有一点偏离中心,所以整场比赛都存在一些问题。实际上左弯要比右弯更难,但好在这里的右弯更多。”

但是,随后德国人的比赛变得更艰难。他与博塔斯发生了碰撞,又碰坏了新换上的前翼。这一次跃马认为没有进站更换的必要,而维特尔根本没有意识到赛车受损,一直坚持到了比赛结束。

维特尔的表现非常可圈可点。在维修区入口看似鲁莽超越尼科·霍肯伯格和卡洛斯·塞恩斯的行为,稍后也被证明是霍肯伯格故意放慢车速的问题。所以,维特尔再次展现了自己十足的冠军实力。当然,法拉利明智的策略也帮了他一把,他在比赛中大部分时间里,使用的都是与对手不一样的轮胎。法拉利赛车被证明比其他对手更适合更软的配方,所以车队让维特尔在安全车时进站立马换上超软胎。

Q3里,维特尔只跑了一个计时圈,因此剩下了一套超软胎。他承认这个决定或许让他在排位赛里损失了时间,但是正赛获得了回报。当对手们纷纷开始换掉超软胎的时候,德国人刚刚换上它们,帮助他拥有足够的速度突出重围。在换上软胎前,他用超软胎坚持了非常关键的13圈。

“我们和大部分人的超软胎策略不同。这帮助我可以超越前车,拥有良好的前进势头。这很有趣,我超过了很多辆车,我没有去数,但真的有很多!他们不断地出现,而我都超越了他们,这显然是至关重要的。”

比赛临近尾声,维特尔坚定地按照自己的计划行事。大部分排名靠前的车手换上中性胎时,维特尔和莱科宁则还有新的软胎使用。

维特尔一路追逐科维亚特,两人一同(在第36圈)进站。法拉利车手说:“我本来预计他会更早进站,来阻止我卡在他的前面。但最后,我们在同一圈进站。也许是我有点早了。进站前的几圈,我已经进入了可以用DRS攻击他的范围,但之后又有些跟不上。”

“要一直保持在一秒的差距之内永远不容易。那时,我被甩开了一点,他拉开了一点距离。在进站前我又设法追近了一些,最后我们在同一时间进站。”

显然,软胎给维特尔带来了至关重要的的额外抓地力,让他在出场圈成功超越了红牛赛车。“我知道在暖胎和轮胎表现力上我有优势,尤其是第一圈。所以我非常拼命,也得到了回报。我知道即便之后轮胎更快,但只要还跟着他,就会非常艰难。所以一超过他,我就能设法保持距离,直到比赛结束。”

最后用中性胎跑的科维亚特落后维特尔8秒完赛。对于赛季开局不利的俄罗斯人来说,这次表现非常出色。维特尔可能不会同意,但大部分的旁观者,包括尼科·罗斯伯格都同意他在发车时的伺机而动是完全合法的。同时,对于在理论上雷诺引擎并不擅长这条赛道的红牛来说,周末的成绩也非常令人鼓舞。

“我们采取了折中调校,以追求第三计时段的速度,那是我们最弱的地方,”红牛领队克里斯蒂安·霍纳表示:“我们的下压力水平不如对手,但是赛车在正赛中的表现确实非常的出色。昨天(排位赛)里卡多跑了非常完美的一圈。法拉利并没有能够提高莱科宁第二次跑的成绩,塞巴斯蒂安则只跑了一圈。丹尼尔没有任何问题。”

“今天对他来说很可惜,因为他把握住了发车,获得了干净的赛道。但是看起来他轧到了一些碎片,割破了轮胎。但幸运的是他正好在第三段的末端。但当他刚刚换好轮胎,安全车又出来了,完全毁了他的比赛,让他掉到了第18位。但是他从那里又开始反击,超越了莱科宁、汉密尔顿……这棒极了。他本可以获得第二。我不认为他足以争夺冠军,但是他毫无疑问拥有第二快的赛车。”

“科维亚特接过了接力棒,并从那一刻开始发挥得非常出色,完成了一场相当好的比赛。第二节,他和塞巴斯蒂安使用的都是软胎,两者之间没有多大的差别,后者没法进入DRS范围,他只有最后一套Q3剩下的软胎,用在最后一节对抗我们的中性胎。”

在经历令人沮丧的爆胎后,里卡多设法回到了第四位。莱科宁同样带着伤残的赛车,实力爆发后追回到第五位。

“很显然我被撞了,这是件很不幸的事。比赛很不理想,我被撞掉了前翼,爆了个轮胎。所以我们回到了维修区,比赛从那里开始。但我们很好地完成了比赛,尽力取得了最好的结果。开始我们非常挣扎,但还是能够从头再来。从很多方面来说,这是一场混乱的比赛,但有时比赛就是这样。”

汉密尔顿继续倒霉

汉密尔顿是另一个从第一圈开始就开着受损的赛车直到比赛结束的车手。他用软胎起步,梅赛德斯非常机智地让他在安全车时进站换超软胎,然后只跑了一圈就换到了它们,让他用更有效的软胎去跑比赛。最后英国人也用中性胎跑到了比赛结束,收获了第七名。

梅赛德斯运动总监托托•沃尔夫表示:“(汉密尔顿)鼻翼脱落了,然后卡在了底板下,从直道上一路跑下来,损坏了底板,损失很惨重。在通过很多弯角时他都丢失了下压力,赛车的前端会轻飘飘,让他感觉赛车损毁得更严重。”

“下压力的减少,让赛车会非常、非常难驾驶。结果是轮胎也没法坚持。这毁掉了整场比赛。我们尝试通过策略来帮助他回到第四或者第五位,但是在某些关键的弯角还是缺乏下压力,你需要摆正赛车的位置以迎接紧接的直道。你可以看到他没有办法超越那些赛车。”

无论如何这是场精彩的比赛,赛道上发生了很多故事。我们也期待能在俄罗斯看到两辆完好的梅赛德斯和法拉利、或许还有两辆红牛之间的直接对抗。

Next F1 article
霍肯伯格:安全车拖累了印度力量的比赛

Previous article

霍肯伯格:安全车拖累了印度力量的比赛

Next article

菲利普·马萨专栏:聚餐拉近车手之间的距离

菲利普·马萨专栏:聚餐拉近车手之间的距离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1
Event 中国大奖赛
Location 上海国际赛车场
Author Adam Cooper
Article type 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