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F1车队合影是如何给汉密尔顿敲响警钟?

汉密尔顿委托项目报告的发表,标志着一个刘易斯·汉密尔顿所希望的全新未来的开始,一个F1及其他赛车运动项目能够变得更具多样性的未来。

一张F1车队合影是如何给汉密尔顿敲响警钟?

这位七届世界冠军很清楚,他希望自己取得的发现以及提出的建议,能够被各阶层所理解和考虑,从而改变汽车运动产业中黑人代表不足的现象。

但是目前的实际情况,其中包括F1所有的雇员中只有1%是黑人,甚至在18个月前汉密尔顿正在庆祝自己获得第六个冠军头衔时,就已经让他认清了现实。

2019年底,当汉密尔顿在浏览赛季末车队合影时,他惊讶地发现,照片中维修区里工作的黑人是如此之少。作为F1首位黑人车手,汉密尔顿开拓了先河,他意识到自己的出现并没有为其他人打开闸门让他们跟随自己的脚步进入这项运动。

“我是F1第一位黑人车手,但我在赛车圈长大,经常环顾四周然后想着为什么像我一样肤色的人这么少,”他说,“这不单是指车手,我想说这里那么多优秀的工作机会,从机械师到工程师、市场部人员、会计,很少由有色人种担任。”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变得越来越成功,我以为我的存在和我的成功并走到台前,为更多的黑人人才打开了大门。不过,2019年底,记得是在阿布扎比站之后,我正在看车队合影,当我把一些照片放大看时,鲜明地意识到,这项运动在包容性方面这些年取得的成就太少了。所以,就在那个时刻,我知道自己必须去做更多事情,这就是汉密尔顿委托项目的由来。”

Valtteri Bottas, Mercedes-AMG F1, 2nd position, and Lewis Hamilton, Mercedes-AMG F1, 1st position, on the podium

Valtteri Bottas, Mercedes-AMG F1, 2nd position, and Lewis Hamilton, Mercedes-AMG F1, 1st position, on the podium

Photo by: Charles Coates / Motorsport Images

汉密尔顿委托项目报告历时十个月制作完成,采访了大量来自赛车界、教育界和工业领域的专家。这个报告会对所有级别的车队和利益相关方面开放,试图引起变化。

F1首席执行官斯蒂法诺·多梅尼卡利已经在他的组织中暗示要尽快采取更多行动,而汉密尔顿自己也以他的汉密尔顿基金及与梅赛德斯F1车队共同发起的倡议持续推进自己的理念。

“在这个月稍后的时间里,还会发生很多事情,但这真的仅仅是个开始。”他说,“我想说,我激动极了。现在是时候发生改变了。我猜我在职业生涯结束时,或者说甚至超越我的职业生涯,感到最骄傲的一件事,将会是5年、10年、15年后,当回看英国赛车产业,会见到一个更能代表我们社会的产业。”

与汉密尔顿交谈,你会感受这项汉密尔顿委托项目的工作,对他来说,是一段大受震惊的经历,他认识到这个产业及其直接相关企业走了哪些错路。

“尤其是自从我加入了梅赛德斯,我记得自己总是问车队:车队为什么没有什么多样性?我还记得总是得不到确切的答案。对此我表示不接受。当然,答案是想要从事工程的黑人不够多。但我想我们继续进行下去的原因是,我们要努力找出那些阻止大家进入的障碍是什么。这就是委托项目真正起步的地方。学习、了解问题,然后我们才能解决问题。”

Toto Wolff, Team principal Mercedes and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Toto Wolff, Team principal Mercedes and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Photo by: Daimler AG

“我想你去年也看到了,F1以及我们所有人,很多人都在说:结束歧视,举例来说,F1这样做了。你听到像让·托德和切斯·凯利在说他们要在增加多样性和包容性上投入一百万。但是如果你不知道问题在哪,你就无法解决。所以这是一段神奇的旅途,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次学习的过程。”

没有人会幻想这样一个问题能在一夜之间解决。鼓励更多黑人学生参加STEM学科,让他们取得最好的成绩,是一个涉及更庞大的教育系统的长期计划。

同样的,改变赛车界业内的一些态度,也不是片刻间可以完成的,特别是当涉及驱散歧视。因为委托项目已经发现了一些相当不好的元素。

正如英国皇家工程院院长里斯·摩根所说:“那些来自我们采访过的工程师、工程专业的学生的经验,他们在赛车工程界的活生生的经验,让这一切展现在我们面前。他们遭遇过带有攻击性的小动作,以及公开歧视,有些歧视性评论他们只能忍下来,当做开玩笑而挥挥手表示算了,但事实上都是些很可怕的歧视言论。”

汉密尔顿说,本周,英格兰在2020欧洲杯决赛失利后遭遇的那些指向英格兰球员的种族歧视行为,凸显了在改变态度方面我们依然很多工作要做。

“我们看到昨天之后,网上针对足球队员的歧视真是骇人听闻。这显示了我们作为一个国家,仍然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从我个人观点来讲,我觉得这个现象源自教育。人们在一个不去学习自己从哪里来的系统中长大。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个教育问题,教育大纲里的一些内容需要作出调整。我为他们感到很骄傲的一点是,大家在今天更愿意站出来说话,更开诚布公。我们也需要来自社交媒体平台的支持,它们绝对需要做得更多。”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Lewis Hamilton, Mercedes

Photo by: Steve Etherington / Motorsport Images

“今年早些时候,我们的社交媒体已经做出了一些相关屏蔽,但这还不够,你知道。我们必须阻止线上歧视的发生。这个委托项目明确彰显出了一个我们可以做出改善的领域。我希望它能够开启连锁反应,进而得到更多的改善。”

委托项目点燃了汉密尔顿的激情,这个行业给了他很多,他也把项目视作能为行业带来改变的良机。作为一名很可能将以打破各项记录结束自己F1生涯的车手,汉密尔顿认为自己在改善这项运动的多样性方面所做的工作,在未来的几十年里,最终会和他取得的冠军奖杯一样同样重要。

“很多年来大家都问我,你希望自己留下的宝贵遗产是什么?”他说,“我记得我并没有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我想当我更年轻的时候,想要的是成为一名F1车手,成为自己能做到的最好的那种,让大家记住我是F1最出色的车手之一。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取得了成功,而这种成功带来的喜悦一般总是很短暂的。

“宇宙以神秘的方式在运行,2019年末,我想到了这个委托项目计划。我们开始展开工作,然后乔治·弗洛伊德事件和整个运动发生了,这正好和我们已经着手的事业相吻合。所以,我深深地感到发现了自己的使命。对我来说,现在在我的生命中,我希望大家能因更多事情而记住我,而不只是记住我拿过世界冠军,当然成为世界冠军这件事本身是很棒的,希望大家能记住我在帮助别人,在努力改变这个行业和人们的观点。我们都是一样的,拥有共同的信念,没道理F1不和我们身边这个世界一样充满多样性。所以,如果我能够改变些什么,要做的只是去推动前进一小格,渐渐的就可以变成一大步,成为巨大的改变。这就是我为之努力的方向。”

Lewis Hamilton, Mercedes-AMG F1,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George Russell, Williams Racing, and the other drivers stand and kneel in support of the End Racism campaign prior to the start

Lewis Hamilton, Mercedes-AMG F1, Sebastian Vettel, Ferrari, George Russell, Williams Racing, and the other drivers stand and kneel in support of the End Racism campaign prior to the start

Photo by: Mark Sutton / Motorsport Images

shares
comments
索伯将继续代表阿尔法·罗密欧参加F1“多年”

Previous article

索伯将继续代表阿尔法·罗密欧参加F1“多年”

Next article

F1发布2022年新赛车全尺寸模型

F1发布2022年新赛车全尺寸模型
Load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