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电竞比赛教会我们的五件事

shares
comments
F1电竞比赛教会我们的五件事
By:
2020年3月25日 上午11:57

上周日晚举行的两场F1电竞比赛无疑是疫情期间最“博眼球”的赛事。在各路平台上,最高累计超过60万的观众观看了Veloce #NottheBahGP邀请赛和F1官方虚拟大奖赛的线上直播。

这两场独立的赛事为车迷们呈现了三场在萨基尔赛道展开的线上比赛,也让不少车迷首次把目光转向了在线模拟赛车比赛。

在沙发上度过三小时的欢乐时光后,以下便是我们通过当晚的精彩比赛所汲取的“精华”部分。

人气明星兰多·诺里斯

毫无疑问,兰多·诺里斯是周日晚上#NottheBahGP和F1虚拟大奖赛人气最旺的明星。

他在赛道上的表现或许令人失望,不仅在Veloce的比赛首圈便遭遇撞车,同时还在虚拟大奖赛中不幸掉线,从而无缘挑战领奖台。

然而,这并没有妨碍他大出风头——他的Twitch直播频道成为了收视的“香馍馍”,观看人数超过了10万人次。

英国人并没有因为比赛事故而懊恼,而是拨通了好友马克斯·维斯塔潘、卡洛斯·塞恩斯和亚历山大·阿尔本等人的电话,用一些高明的调侃轻松赢得了社交媒体的阵地。

 

 

模拟比赛并不等同于有趣的比赛

虽然周日晚上的比赛制造了很多乐趣,但即便是纯粹的模拟赛车粉丝也不会对他们所看到的一切留下深刻印象。

例如,强尼·赫伯特在虚拟大奖赛的第一个弯角就大出风头地从第17名飞跃至第一名,但却在该圈的尾声被粗暴地超车——这可不是你会期待从一项正规的顶级电子竞技比赛中看到的场面。

从观看的角度来说,《F1 2019》要来得比《模拟人生》更像一场游戏。这也解释了为何像马克斯·维斯塔潘这样的常规玩家和刘易斯·汉密尔顿——热衷于在其他平台上打游戏——没有参与其中。

但这并非表示《F1 2019》无法提供高质量的比赛。只是当电子竞技的专业人士们指手画脚的时候,两场Veloce比赛都在以更纯粹的方式进行。

然而在寻找替代品以取代真实F1比赛空缺的同时,现有的平台所能够带我们的期待仍然是有限的。如果我们认为这更多的是一种娱乐,而不是一种正儿八经的取代,那么一切都无可非议。

电竞有待孵化打造自主“明星”

 

到目前为止,模拟赛车的世界和真实的赛车世界之间还没有太多的交集,二者以并行的方式运作。

虽然像马克斯·维斯塔潘和兰多·诺里斯这样的F1明星经常在线上秀自己的才华,而Igor Fraga也成功地以另一种方式完成了转型,但他们都属于例外,而非常态。

未来几周内,F1电竞需要着重努力的方向是向更广阔的赛车界展示他们的明星,让车迷们能够欣赏他们的才华。

电子竞技目前正迎来获得瞩目的黄金机会。#NottheBahGP的火爆也要归功于它与Motorsport Games建立了令人兴奋的战略合作关系。二者将共同对于该系列赛进行开发。

Motorsport Games已经拥有了成功打造勒芒电子竞技系列赛(Le Mans Esports Series)和纳斯卡热火电子竞技联赛(eNASCAR Heat Pro League)的先例。它也将通过进一步的行动,确保用电子竞技填补真实赛车比赛暂时停办的空缺。

而电竞车手们同样将迎来大放异彩的绝佳机会。身为两场#NottheBahGP赛事的冠军,Daniel Bereznay和Cem Bolukbasi这两位顶级模拟赛车手对于很多第一次收看赛事的F1车迷来说仍然是陌生的。因此,“推销”他们的名字和个性也是一项重要的工程。

赛车爱好者需要更好地理解他们所处的高水平。而一个由我们众所周知的真正顶级赛车手和专业模拟车手组成的优秀组合,将有助于令线上赛车发展得更好。

也许迫使车队采用Pro和Am组别结合的方式(真正的F1明星其实是业余电竞玩家),将是确保合适的赛车人才组队的有效方法之一。

掉线是不可接受的

虽然兰多·诺里斯在Twitch上的滑稽动作很有趣,并且每个人都嘲笑他的人工智能兰多“机器人”的表现,但它们的出现都只是因为他与游戏服务器断开了连接。

对于像虚拟大奖赛这样顶级的在线赛事来说,诺里斯被期望成为这场比赛的明星之一。但令人难以接受的是,在完成一个排位赛单圈或比赛单圈之前,他便已经被“出局”了。安东尼·戴维森同样遇到了掉线的问题,只能与人工智能对手比赛。但他直到完成了最初全程的比赛后才发现了这点。

当然,在线比赛的缺点之一就是偶尔会出现断线的情况——我们都经历过这种情况发生时的心碎感——但是在短时间内让这种情况在诺里斯身上发生两次显然是需要避免的。

当然,如果他能继续比赛,而不是给他的朋友们打电话,他的Twitch频道可能不会那么有趣。但我们都更愿意看到他在赛道上奋力拼搏。

赛车于我们的生命不可或缺

 

F1 2019 screenshot

F1 2019 screenshot

Photo by: Veloce Racing

这两项赛事带给我们最积极的影响在于,经过周日晚上的三个小时,F1和模拟赛车的车迷们终于摆脱了连续数周笼罩全球的冠状病毒新闻的轰炸。

我们中许多人的生活都被真实赛车运动赛程的起起伏伏所左右。并且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赛道活动被取消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令人难以接受。赛车将成为我们所有人都会怀念的事。

虽然在全世界范围内被提及的自我隔离和封锁,远比比赛中的undercut和超车这样宏伟的计划重要的多,但能够暂时远离赛车轰鸣,并通过一些虚拟世界的“轮对轮”来自我娱乐,对于振奋精神和让所有的赛车社区再次集结起来意义非凡。

Veloce和F1虚拟大奖赛都应该受到赞扬,因为它们让许多人在困难时期重拾了笑容。

翻译/小飞侠

周冠宇赢下F1“虚拟巴林大奖赛”

Previous article

周冠宇赢下F1“虚拟巴林大奖赛”

Next article

莱克勒克领衔参加第二场F1虚拟大奖赛

莱克勒克领衔参加第二场F1虚拟大奖赛
Load comments

About this article

Series Formula 1 , 赛车电竞
Author Jonathan No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