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多·弗里塔斯:中国赛车正在茁壮成长

对赛事总监这个职位,“查理·怀汀(F1赛事总监)”是这个群体的"代名词"。如今,在国际汽联场地赛委员会中,现任WEC赛事总监——爱德华多·弗里塔斯(Eduardo Freitas)以其”发明家“、”学术派“实力,被看作为下任F1赛事总监的最佳人选。您不曾了解,他是中国赛车运动的“播种人”.....

中国Marshal的”老师“ 

回首往事,2003年是中国赛车运动不得不提的年份,为顺利举办随后一年将举办的首届F1中国大奖赛,在中国汽联的请求下,国际汽联指派葡萄牙汽联(FKPA)前来“指导”。弗里塔斯正是当时葡方团队的主要成员。 

回忆10多年前的那次中国之旅,弗里塔斯把其看做一次有趣的”人生体验“。面对Motorsport中文网,葡萄牙人坦言:"培训中国的首批F1 Marshal无疑是非常大的挑战,从零开始可谓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和此前,我们曾在马来西亚雪邦所遇到的情况不同,你在中国会遇到语言障碍,总要翻译介入。更重要的是文化差异,中国人接受新事物的方式与欧洲完全不同!"

如今,随着各项FIA世锦赛(包括F1、WEC、FE、WTCC)年复一年的举办,加之国家级锦标赛的日益成熟。更自主、更积极的中国“同事们”让弗里塔斯刮目相看。“时光荏苒,在FASC(中汽联)的努力下,中国赛车的’大树‘的正茁长成长,有幸作为播散种子那些人中的一份子,非常欣慰。“ 

培养中国的”查理·怀汀“ 

1979年9月,爱德华多·弗里塔斯在其家乡最著名的埃斯托里尔赛道,开启了自己30余载的”Marshal生涯“。葡萄牙人此后分别担任过FIA GT锦标赛、ETCC欧洲房车锦标赛、WTCC世界房车锦标赛、FIA GT1世锦赛的赛事总监。他也为中国培养出了自己的“查理·怀汀”,现任国家体育总局汽摩中心汽车运动二部副主任张涛。 

谈及自己的中国“学生”,他对初见张涛的那个情景仍记忆犹新。葡萄牙人笑着表示:“我第一次见到张涛时,感觉这个年轻的小伙子有些’害怕我(是褒义,而不是贬义)‘,或许是因为,赛车运动的一切对他而言都是全新的。他始终认真听着,不断做着笔记,并向我提出一些高质量的问题,当年他时常会犯些小错,但进步却很迅速。”

葡萄牙人透露其与张涛常会通过电子邮件,探讨一些赛场内发生的事。一封封的邮件也见证了“师徒”的深厚友谊。“这个友谊正是当年建立的!尽管我们时常相距超过17000公里,每当在国外一同参加会议,我们总会相约去吃晚餐。本周,我们再度在赛事控制中心搭档,他不仅是我的学生,更是朋友。能帮助他职业生涯的发展,很高兴。”

“WEC特工”展现其人性另一面

在WEC围场,众人对爱德华多·弗里塔斯的描述不会离开以下两词:”严厉“、”认真“。然而,当你走入他在控制中心旁的办公室,映入眼帘的可爱橡皮小鸭足以让人大吃一惊。经常关注WEC社交媒体的车迷们都了解,这些就是著名的WEC Agent(WEC特工),游历世界的“小鸭”们展现了这位赛事总监人性的另一面。

爱德华多向Motorsport中文网介绍道:“最中间那只最著名,叫‘斯帕’!因为,那年(2013年)的那场雨下得实在太大! 我的助手丽莎(Lisa Crampton,FIA赛事总监助理)将其放到了社交网络上,就如此出名了!现在,每当要召开赛前车手会,我就会拿出来,瞬间让整个房间的气氛放松下来,更有利大家集中听会。另外,每当有犯错的车手和车队人员来我办公室,看到这些也能让他们放松下来。”

当前,葡萄牙人的收集里已有属于巴林、日本和纽博格林的“小鸭”,被Motorsport中文网问及何时会有属于中国的小鸭。“等我真正吃过北京烤鸭后就有了!“这个回答引得当时在场的FIAWEC新闻官杰夫·卡特(Jeff Carter)和笔者哄堂大笑。

今年首次在勒芒”休息“

在”勒芒耐力精神“的实践上,作为FIA赛事总监的爱德华多·弗里塔斯堪称”表率“。在葡萄牙人眼里,6小时的比赛都不算个事!”要知道WEC的比赛相当于同时进行四个锦标赛,这6个小时总有一堆工作不断袭来,不仅是赛道,还要关注维修区,还要看各种图片、录像。说实话,好多比赛的时间都过得很快,我甚至不需要喝杯咖啡或抽根烟来提神!“

车迷们一定好奇,勒芒24小时赛,葡萄牙人会是怎样的时间安排?他略有点无奈地解释道:”说实话,我以前在勒芒24小时赛是不睡觉的,今年破了例。ACO西方赛车俱乐部希望每个参与到赛事的人员都能得到一定的休息,我做出了妥协,在凌晨3点-6点睡了会。“

“发明家”如何看待FCY

在FIA场地赛委员会,爱德华多·弗里塔斯有一个称号——“发明家”,总带着思考指挥着比赛的葡萄牙人”发明“了救援吊钩,还创造了包括“全场黄旗(FCY)”、“慢速区域(Slow Zone)”的”新规”。

谈及自己的创新——“全场黄旗(FCY)”,葡萄牙人讲道:“FCY在WEC中真正得到发展,我第一次试验是2013年WEC银石6小时赛,也要感谢FIA和ACO给予的支持。因为FCY或许是更令车队、车手满意的选择,这对比赛中各方的努力给到足够的尊重,对比赛策略的影响也微乎其微,车队非常认可。去年富士6小时赛前,我们正式对这个规则完成了’解释‘,并在富士6小时赛中首次启用。相比出安全车,FCY是我如今的首选。”

上海6小时赛前一周的Formula E(FIA电动方程式锦标赛)北京ePrix,FCY受到了很多同时参加WEC车手的诟病,弗里塔斯对此有着自己的理解。“若只是很快速地清理赛道,3-4分钟的话,我认为FCY的影响会比安全车小很多,但像FE这样的竞速赛(Sprint Race)与WEC的理念完全不同,为了观赏性还是该选择安全车。另一方面,若是一场房车赛,0.2秒可能意味好几个位置,安全车的出动或许就毁了比赛。我想FCY还是最佳选择。当然,还是要根据案例判断。”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WEC
项目 上海
辅助项目 周四
赛道 上海国际赛车场
文章类型 采访
标签 弗里塔斯, 张涛, 赛事总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