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蒂芬·贝勒福:游走在生死之间的“艺术家”

在史蒂芬·贝勒福(Stefan Bellof)三十周年祭之际,山姆·史密斯(Sam Smith)用文字表达了对这位1984年世界运动车锦标赛(World Sportscar Championship)冠军的怀念。

他是一位在抓地力上违背物理学定律和反射生理学的车手,他游走在赛车运动的生死边缘。但这样一位天才的命运在他27岁那年便被终结。

在欧鲁罗格那场致命事故之后的30年,有无数人在谈论着这位将才华演绎到极致的车手。并在揣测这位车手要是能够继续展现他的才华直至今日,它将成为一名多么伟大的车手

埃尔顿·塞纳(Ayrton Senna)和阿兰·普罗斯特(Alain Prost)无疑是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到90年代初F1的焦点人物。

如果30年前在欧鲁罗格弯贝勒福没有冒然做出那个致命性的决定,导致与杰基·埃克斯(Jacky Ickx)发生相撞,那现在的历史将会截然不同。

距摩纳哥胜利是如此接近

1984摩纳哥大奖赛在那种条件下进行的比赛本应有种种可能性。

当年,贝勒福与塞纳都是只参加了6场F1大奖赛的“菜鸟”,如果这场比赛没有终止,他最终也许会超过普罗斯特和塞纳获得冠军。那场在雨中比赛他是如此的激进,其中就包括在Mirabeau弯利用人行道路面超越驾驶法拉利赛车的瑞内·阿诺克斯(Rene Arnoux)。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当年摩纳哥大奖赛的仲裁,那天的仲裁刚好是杰基·埃克斯。就是这位比利时人下令终止了这场因为雨水逐渐恶化的比赛。

埃克斯与贝勒福两人当年在世界运动车锦标赛中是一对宿敌,两人都同时驾驶保时捷厂队的956赛车。虽然在排位赛中埃克斯的速度不及贝勒福,但在正赛中埃克斯常依靠自己的经验和策略让两人经常为了第一名而缠斗。

当然,也正是两人如此如火如荼的争斗导致了贝勒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欧鲁罗格弯

贝勒福要好的人们都知道,既是他身处赛车运动中最危险的弯之一——欧鲁罗格,他也依旧不会感到畏惧。没人认为他会把名字留在那里,但最后不幸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有人说这种做法是鲁莽的,但有的人认为这才是赛车。

贝勒福当时的名声源于他惊人速度,但是在惊人的速度背后他又要冒着失控和事故的危险。因此也曾经有人警告过他。

也许,1984年的富士1000公里贝勒福完美的展现了为赛车所准备的灵魂。在排位赛中,他的圈速要比两位宿敌约亨·马斯(Jochen Mass)及埃克斯整整快出一秒。而且,由于车队的失误,在做最后一个最快单圈时,他的右后轮使用的是一条已经严重磨损的邓禄普。

正赛可以说是压制性的,贝勒福在场上迅速带开了与后车的距离,并最终取得了胜利,这也使得他在总积分榜上重新领先,并为最终获得总冠军打下了基础。

然而在比赛中,虽然贝勒福一直身处领先,但他激进的开车方式丝毫没有锐减,在超越帕斯夸莱·巴尔贝罗(Pasquale Barbiero)的阿尔巴C2组慢车时,他将对手撞出了赛道,巴尔贝罗也因此被送进了医疗中心。

贝勒福是一位出色的赛车手,他的天赋一直没有被“过滤”。他也许是史上拥有最纯正赛车天赋的车手。在他短暂的生命中,出色的技术有时跨越了科学的界限,这也就是为什么直到今天还有成千上万的车迷和以前一同共事的人对他赞赏有加。

无论是驾驶卓越的Maurer F2赛车,还是极具代表性的保时捷956赛车,再或者是暴露在莫里斯·菲利普(Maurice Phillipe)笔下的泰利尔F1赛车,你都可以通过头盔和手套及让人吃惊圈速认出那个人是史蒂芬·贝勒福。

他独特的驾驶风格将永远被烙印在赛车的历史当中。

斯图克和伯恩哈德追忆贝勒福

保时捷车手蒂莫·伯恩哈德(Timo Bernhard)在今年的斯帕6小时中使用了一款与当年贝勒福头盔涂装相同的头盔来比赛。并且他也解释了为什么贝勒福对德国赛车有如此之大的影响。

伯恩哈德今年早些时候在斯帕告诉Motorsport.com:“他去世时,我当时只有四岁半,但我清楚的记得当德国电视上的解说员说他去世去世时我非常的难过。我认为贝勒福提高了耐力赛的人气,他是单座赛车运动中的佼佼者。虽然我从没有见过他,但他一直是我的偶像。我可以和了解他的人聊很久,看有关于的他的书看上数小时。他是个真正的赛车手,是个真正的男人。

贝勒福的才华在保时捷956赛车上得已显现,同时,他还是是一位好“老师”,他曾帮助了甚至像汉斯-约阿希姆·斯图克(Hans-Joachim Stuck)这样的传奇车手。

斯图克说:“贝勒福跟我说了有关于956赛车的全部,而且真的是什么都说了。1983年,我记得第一场WSC比赛中,我在第一次练习赛结束后落后我的同车队友哈拉尔德·格赫斯(Harald Grohs)11秒,噢天哪!11秒!!我对自己说‘嘿汉斯,这一切都发生了什么?你有麻烦了。’所以哈拉尔德带我去找了贝勒福,他告诉我了该如何开这台车。这台车你必须正确的使用地面效应,在弯中刹车以及如何处理路肩。”

贝勒福的前女友安吉莉卡·兰纳(Angelika Langner)最后嫁给了格赫斯,而格赫斯至今负责保时捷卡雷拉杯的市场工作仍旧活跃于围场。

“贝勒福就是快、快、快,1984年我们一起搭档驾驶布伦车队的保时捷956拿到了伊莫拉站的冠军。直到现在我都对这件事非常骄傲,因为你知道,贝勒福是有多么的特别。像他这样对赛车了如指掌的车手着实不多了,同时他还是个伟大的车手,他的离去非常让我们难过。”斯图克最后说。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WEC , 其他耐力赛 , F1 , 勒芒24小时耐力赛
车手 Stefan Bellof
文章类型 特别专题
标签 wsc, 保时捷, 勒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