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田如何终结WEC冠军荒

世界耐力锦标赛(WEC)的烽火即将在11月初在上海奥迪国际赛车场重燃,而丰田刚刚在他们的主场富士赛道凭借着对胜利的执着和明智的战术,夺得二年来第一个分站冠军。Jamie Klein仔细审视了这一日本品牌是如何达成这个“小目标”的。

这是WEC历史上获得第一、二名的赛车之间完赛间隔最接近的一场比赛。在一场可以记入赛车史的六小时精彩大战之后,小林可梦伟的丰田与卢克·杜瓦尔的奥迪之间仅仅相差1.439秒。

不仅如此,这也可能是WEC大奖赛此刻所需要的结果,尤其是当目前有谣言指大众对奥迪在LMP1级别的未来有所想法的时候。

在两年的不胜魔咒之后,丰田需要证明他们不只是一匹昙花一现的黑马,并且他们还能与德国厂商在全年一战,而不仅仅只在勒芒24小时。

富士赛道拥有1.4公里长的主直道——在WEC全年赛历上仅次于慕尚直道——和相当而言较少的高速弯,也因此它一直是一条利于 TS050 Hybrid 赛车个性发挥的赛道——这辆赛车在提尔克设计的高下压力赛道(如纽伯格林赛道和美国赛道)从未发挥最佳状态。

丰田理所当然地将目光放在赢得主场赛事之上,而这也让来自科隆的战队将富士6小时的比赛视为一次重要目标。

而当排位赛中,六台Hybrid LMP1赛车仅仅相距略微超过半秒的差距,对小林可梦伟和他在6号车组的队友们斯蒂芬·萨拉赞和麦克·康维来说,这已经足够让他们完成一次完美的比赛,实现他们的目标了。

幸运的是,在明智的策略、高效的维修站工作和一些精彩的驾驶的结合之下——不仅仅是小林在最后几圈极差的轮胎条件下的驾驶——最终实现了这一壮举。

“我们觉得,根据我们的表现,我们会比平常更有竞争力一些,但是我们没想到我们真的能赢,”在领先于杜瓦尔冲过格子旗之后,小林说。

“我们在勒芒很强势,但是正如你们在前几场比赛看到的,我们在其他赛道上并没有这么有竞争力。我们(在富士赛道)有很好的表现,但是最后关头差距真的非常小。

“所以我们需要战术,良好的赛道交通管理,车手不犯错误——我们需要全部这些因素来赢得比赛,而且我们做到了。”

6号车战术关键

毫无疑问,正是6号车在比赛最后阶段让一套轮胎跑了两节,让他们取得了在杜瓦尔、卢卡斯·迪·格拉西和奥利弗·贾维斯的8号奥迪赛车身前的重要位置——8号赛车直到比赛的那个时点还掌控着比赛。然而,胜利的种子在更早之前已经种下,在倒数第二停的时候,丰田将6号车异常早地召回。

从一开始,6号车十分稳定地以36-37圈为自己的一节(译者注:指两次进站之间的阶段),保时捷也差不多一样,而奥迪则因为他们柴油驱动的R18 e-tron quattro赛车较小的邮箱而每节跑的圈数比他的对手们稍少。

这意味着丰田原本应该计划让萨拉赞在183圈进站把赛车交给小林,然而6号车却更早地在177圈就进站了。这使得6号车得以超过1号保时捷赛车上到第二——萨拉赞上一节在赛道上丢了一个位置给蒂姆·伯恩哈德。

在出站后不久,他就面临了来自布兰登·哈特利的激烈进攻。而在抵挡住进攻之后,就意味着小林在214圈的最后一停之后,直到格子旗前将使用旧胎面临可怕的30圈比赛。

“我必须要改变我的驾驶风格,因为轮胎限制实在非常大,”小林说。“所以我必须确定我不会过于大力刹车,让我的轮胎受到太大压力,而这(我的努力)起效了。

“在一些时间点我为了做出圈速非常挣扎,但是在比赛的最后我控制住了(和杜瓦尔的差距),而那时我想到了我们可能会赢。”

在他最后一停的时候,小林承认他没想到他争取到的领先杜瓦尔的优势能大到让他赢得比赛——但当他知道他领先法国人足足有14秒的时候他既高兴又惊讶,因为车队预测他只能领先10秒。

“在我们进站加油的时候,我们以为我们只能领先奥迪10秒,而我认为那并不足够,”他说。“但实际上当我们出站时,领先优势有14秒,比我们预想的还要多,所以这就是我们能保持领先的关键。”

小林的精彩表现

小林熟练的驾驶理所当然地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中得到了他队友萨拉赞和康维很高的赞扬,丰田赛车运动主管Rob Leupen也很快赞扬了这位前索伯F1车手迄今为止最亮眼的赛车表现。

“小林今天表现出类拔萃,”Leupen说,“如果有谁能让赛车很好地跑完两节,那就是他。”

“他非常自信,我们都看到了他在排位赛有多快,而且这车和他是天作之合。他今年在勒芒有一些挣扎的时刻,但是我们知道他非常快。他十分有天分,仅仅需要更多的经验,这会让他在未来发展得更好。”

当奥迪由于他们每节更少的圈数而别无选择地被逼进战术死角(杜瓦尔在210圈完成了8号车的最后一停),保时捷在哈特利220圈进站时决定更换1号车的两个轮胎(马克·韦伯得到了在最后一节比赛的机会)表面上看上去有些奇怪,因为他们本可以使用和丰田相同的战术,而他们还有剩余圈数更少的优势。

然而这被证明是不可能的,因为轮胎上附着的橡胶颗粒(使轮胎状态严重下滑),而这也会对比赛后期赛车的空气动力学产生恶劣影响——正是这一原因使得1号车的团队无缘竞争他们的第四场胜利,也促成了小林与杜瓦尔的对决。

比赛的最后45分钟,当看到小林的优势被在最后一节拥有新胎优势的杜瓦尔持续削弱时,对于在丰田阵营的人来说是一场煎熬,更不要提那53500位坚定的拥趸。而在勒芒的灾难之后,Leupen承认车队十分小心不会过早地开始庆祝胜利。

“两年是很长的时间,尤其在勒芒(发生的事情)之后,”Leupen 说,“对我们而言这是第二重要的比赛。比赛依然很胶着,每个人都保持着冷静,因为有了勒芒的经验。

“我们学会了只有当真正冲线比赛才会结束。我们数着时间让自己冷静下来:你会变得更加小心,这种经历你永远不会忘。”

恐怕对丰田而言,唯一一个小小的失望就是他们由塞巴斯蒂安·布耶米,安东尼奥·戴维森和 中岛一贵所驾驶的5号赛车没有竞争一个领奖台位置的比赛节奏。

“这三名曾经差一点就拿下日本厂商勒芒处子胜的车手,在相差很远的第四位完赛,和获胜的6号车相差接近1分钟,这让车队十分困惑。

“我们在这件事上被自己弄糊涂了,”Leupen 承认道,“通常他们至少会与6号车不相上下,而昨天(在排位赛中)赛车状态非常好。一贵说他们的赛车在比赛的开始阶段感觉并不太好,而小林有一个更好的开局。

“但是他们依然击败了2号车,做得很好,让他们离我们的6号车更远了。这场比赛本来可以更好,但是我们依然对现在的战果十分满意。”

6号车团队的胜利让他们在车手排名中上升到了第二位,落后保时捷2号车尼尔·贾尼,罗曼·杜马斯和马克·列布三人组23分,同时在剩下的上海和巴林的比赛中还可最多获得52分——而这两站正是 Leupen 相信TS050 Hybrid 战车能十分有竞争力的比赛。

“我们知道我们会在斯帕很强势,我们知道们会在勒芒很强势,”Leupen 说。

“其他(我们目标获胜的)比赛是富士、上海和巴林,所以很可能我们会得到更多胜利。你可以看看现在6号车在冠军榜上的位置,或许他们现在可以开始谈谈梦想了。”

这其实很难实现,因为在保时捷2号车在六月赢得勒芒之后,他们的胜利就已经难以撼动了,而且在接下来的两场比赛中他们只需要得到两次第三名就能得到年度冠军。但是,念于2016年比赛至今为止的不可预料性,或许在巴林的格子旗挥动之前,在科隆还不宜有更多的庆祝。

 

翻译/涂文芃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WEC
项目 富士
赛道 富士国际赛车场
车手 Mike Conway , Stéphane Sarrazin , Kamui Kobayashi
车队 丰田车队
文章类型 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