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瀛勒芒赛车中的五位佼佼者

日本制造商在勒芒中仅在1991年凭借马自达787B的表现“捡”得了日本制造商在勒芒的首个冠军,而这也是目前为止日本制造商在勒芒获得的唯一一个全场冠军。

但日本制造商在勒芒史上确实打造了不少具备夺冠能力的赛车,日本人天生的创新能力,能够让他们在规则的灰色区域获得更多空间。今天我们就来说说日本制造商所打造的5款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勒芒赛车。

童梦Zero

这是啥?这车咋看起来像个牛奶盒?是的,并且这台赛车在它1979年的首次亮相勒芒24小时耐力赛没有完赛。

童梦Zero,也许你在勒芒从没有见过“长”成这样的赛车,其他比赛中更不会有。即便是在怪车辈出的上世纪70年代,童梦Zero依旧有能力让你在赛道边为它驻足。

该赛车的道路跑车版本项目版本由童梦创始人林稔(Minoru Hayashi)在1975年启动,他的朋友和设计伙伴小野正雄(Masao Ono)在三年之后让第一台原型概念车诞生。而雄心勃勃的日本人在1979年使用车台车的赛车版本参加了勒芒24小时耐力赛。

车队招揽了一批有经验的英国工程师与机械师,其中包括著名的前F1车手基思·格林(Keith Greene)。当两台童梦Zero被运抵la Sarthe后,他的模样引起了ACO的官员的震惊。

这款车真的是令人难以置信的长,但是前轮距却非常窄。驾驶舱上方还有一个可以活动的舱盖,以用来减少阻力。英国车手托尼·特里默(Tony Trimmer)与鲍勃·埃文斯(Bob Evans)的7号赛车在比赛第一阶段时,曾名列第五位。但最终,所派出的两台赛车都没能撑过5小时。

不过,第二年,也就是1980年他们又回来了,这回他们只带来了一台升级后的赛车——童梦RL80。终于,鲍勃·埃文斯与克里斯·克拉夫特(Chris Craft)搭档,驾驶着这台升级后的赛车迎来了方格旗(虽然他们是完赛赛车的最后一名)。

虽然,童梦并不是第一支参加勒芒24小时耐力赛的制造商,但是他们却是第一个完成比赛的日本制造商。在他们之前,另一支日本制造商Sigma与马自达合作,连续参赛三年,都没有能够完成比赛。童梦的完赛,掀起了日本制造商在接下来的35年内参赛热潮,如今童梦底盘依旧活跃在勒芒赛场。

丰田GT-One(TS020)

这台赛车可以称得上是真正的无冕之王,安德烈·德科尔坦泽(Andre De Cortanze)设计的丰田GT-One赛车在1998和99年曾与日本制造商的第二座勒芒24小时耐力赛冠军奖杯如此的接近。

GT-One搭载了一台丰田R36V 3.6升V8双涡轮增压引擎,整车由丰田位于德国科隆的TTE(现名为TMG)负责研发,TMG目前也负责着丰田的WEC项目。

在经历了令人失望的1998年勒芒24小时耐力赛后,勒芒开始重新分组,丰田也将赛车变更为GTP组(GT原型车)赛车。1999年拥有马丁·布伦德尔(Martin Bundle)、亨利·巴特森(Thierry Boutsen)和片山右京的丰田车队重新出战勒芒24小时,再次与宝马、梅赛德斯和日产成为了夺冠的大热门。

然而这又是一次步履蹒跚的比赛,当比赛进行至周日一早时,赛场上仅剩下了一台丰田GT-One,其他两台赛车都因为事故退赛。到了比赛最后一小时,片山右京依旧在追赶领先的雅尼克·达勒马斯(Yannick Dalmas)驾驶的宝马赛车。

但丰田想要夺冠的美梦还是破灭了,片山右京驾驶的GT-One赛车在印第安纳波利斯弯发生了可怕的爆胎,片山右京的赛车躲过了“上墙”的厄运,并将赛车以第二名冲过了终点线。但这对丰田仍旧是一次沉重的打击。这也是在接下来的十多年时间里,最后一次在la Sarthe参赛。

虽然比赛结果名单上显示GT-One是GTP组冠军,但在当时LMP与GTP组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简单来说,你可以把GTP看作是封闭座舱的LMP赛车。

马自达787B

到目前为止,马自达是唯一一家在勒芒获得过全场冠军的日本制造商,1991年马自达在勒芒获得全场冠军是许多人一直坚持不懈努力的结果。

马自达787无疑是一个现代化的经典之作。它不仅仅具有当时赛车激进外表,同时他还喷涂着90年代初经典的“柠檬鲑鱼”涂装,不但如此,转子引擎发出的独特作响与嘶吼使得方圆十公里内的人都无法入睡。

没错,787B搭载的四转子,汪克尔式自然吸气转子引擎让它成为了与其他勒芒赛车最与众不同的一点,这台引擎可产生大约700匹马力。数据对于这台车来说是没有意义的,因为你不用看就知道是它,你也不用知道它到底是用了什么样的高科技,你可以只用耳朵来聆听它。

但光有震耳欲聋的独特作响是没有用的,1991年强尼·赫伯特(Johnny Herbert)、沃尔克·威德勒(Volker Weidler)和伯特兰·加绍(Bertrand Gachot)驾驶着它幸运的拿到了勒芒24小时耐力赛冠军。

马自达787B由前莲花工程师奈吉尔·斯特劳德(Nigel Stroud)设计,当年787B的冠军多半要归功于两大夺冠热门,TWR捷豹与索伯-梅赛德斯的赛车出现问题,对于787B来说,最有利的优势莫过于引擎的功率重量比。不过它的胜利正好是在日本对于赛车运动开始丧失兴趣时,所以这个胜利挽救了日本的赛车运动。

在周日下午787B开始领先比赛时,日本几乎大大小小的电视台都将比赛画面切至勒芒直播信号。最终,这台由Oreca与马自达共同研发的赛车获得第一名。

日产R90C

当马克·布伦德尔(Mark Blundell)在1990年勒芒24小时耐力赛上没有听从工程师劝阻(工程师通过数据遥测,担心引擎会在接下来的计时圈中爆缸),创下那圈在当时惊人的3分27秒020的成绩时全场观众都为之震惊了。布伦德尔不但没将赛车开“爆”,而且做出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单圈,这比排名第二位的车手足足快出了6秒。

经常有人会误认为1990年是穆尚直道没有大改的最后一年,但实际上那一年却是穆尚直道加上了两个减速弯的第一年,因为布伦德尔的速度看起来实在不像是加上了两个减速弯后而受影响的速度。

日产R90C赛车实际上是由总部位于英格兰亨廷顿的劳拉所打造,车队总监戴维·普锐斯(David Price)曾经表示,车队把握了所有成功的要素,但最终却无法实现成功。

日产曾经声称,R90C所搭载的3.5升V8双涡轮增压引擎在排位赛时马力输出已被调教至1100匹。但1990年良好的排位赛名次却没有带给他们足够好的比赛结果。但之后R90CP和R90CK赛车在日本和北美赛车大放异彩。

丰田TS040 Hybrid

当1999年丰田在勒芒再一次遭遇厄运时,十年后丰田的回归可能让他们充满了对勒芒的怨恨。

在结束了2012与2013年丰田的“试水”之作TS030 Hyrid后,丰田在2014年推出了TS040 Hybrid,虽然这次运气依旧不在日本厂商这边。

中岛一贵用一个完美的单圈获得了当年勒芒24小时的杆位,接着在比赛中他与队友亚历山大·伍尔兹(Alex Wurz)及史蒂芬·萨拉赞(Stephane Sarrazin)领先至了黎明时分,但7号赛车却因为绝缘导线融化停在了Arnage弯。

同队驾驶8号赛车的尼古拉斯·拉皮埃尔(Nicolas Lapierre)在比赛早期由于在潮湿路面条件下遭遇事故,因此已经大幅落后于领先集团。

不过由设计师兼领队帕斯卡·瓦塞隆设计的赛车在银石、斯帕、富士、上海和巴林都拿下了冠军,从而获得了2014赛季WEC世界冠军。(张航)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勒芒24小时耐力赛 , WEC
车手 Bob Evans , Bertrand Gachot , Mark Blundell , Stéphane Sarrazin , Volker Weidler , Alexander Wurz , Johnny Herbert , Kazuki Nakajima , Chris Craft , Ukyo Katayama
车队 丰田车队 , 日产车队
文章类型 特别专题
标签 丰田, 勒芒, 日产, 耐力赛, 马自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