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马格努森:小勒芒我们需要卓越的表现

在他最新的Motorsport.com专栏中,扬·马格努森(Jan Magnussen)展望了今年克尔维特3号车组的最后一站——小勒芒站的比赛。

整个2015赛季都是非常艰难的“战斗”,北美跑车锦标赛GTLM组的冠军悬念延续到了最后一站亚特兰大小勒芒。

尽管我们今年赛季初在戴通纳和赛百灵的冠军得以让我们在积分榜上领先很长一段时间。但目前我与克尔维特车队的队友安东尼奥·加西亚(Antonio Garcia)目前排名总积分第三位,这周末我们将进行最后一站比赛。

目前,我们落后领先者10分,所以这周末我们真的需要一些完美的表现,才能得以加冕冠军。

性能平衡问题

虽然在两年前,也就是2013年我们获得了最后一届ALMS(北美勒芒系列赛)的冠军,但现在我们饱受性能平衡困扰,这使我们的速度大幅“打折”。

我们真的为本赛季太早的发力付出了代价,这确实是个有点左右为难的局面。你想在赛季初成绩好一些,但这个情况造成的结果就是像我们去年那样,在最后几站毫无竞争力,显然今年这样的情况又来了。

在上站奥斯汀的比赛,加西亚在排位赛中做出了一个非常棒的单圈,但在正赛中,我们的速度不足以挑战保时捷、宝马和法拉利。我们可以用防守保住我们的名次,但我们没有办法超车向前上升名次。

还有更糟的,在四个品牌中(宝马、法拉利、保时捷、克尔维特),我们的油箱容积是最小的,所以在比赛中我们的燃油经济也出现了问题。

奥斯汀的赛道界限成为了热点话题

由于在TUSCC中对于赛道使用规则管理比较宽松,所以在奥斯汀出现了一个比较有趣的现象。

就个人而言,老实说我是一个传统赛道热衷者,也就是说赛道边不是草地就是护墙。如果你在这种赛道上犯错误,那你必然会付出代价。

现在这些现代化的F1赛道安全是重中之重,在平整的路肩后面有大片的路面供你冲出赛道挽救赛车。虽然有一些路段有着很高的路肩,你不能在在这些弯“切西瓜”,但也有很多弯道路肩很平整,这让我们可以跑的更开,获得更好的出弯速度。

对我来说,实际上这类赛道可以为赛车提供更好的空力效应。

我不知道最好的解决办法是什么,每个人都是这样做的,所以没有人会被罚,但这看起来的确有点疯狂。

之前他们在路肩外侧铺设人工草皮;就像是勒芒的一些弯道那样。但去年他们却发现了这个东西存在问题;我估计是WEC LMP1赛车巨大的下压力和马力再加上德州炎热的天气,使得人造草皮在比赛中脱落。

不过很有趣的是,让我们看看几周后F1在那比赛时会发生什么。

我们将拼尽全力

比赛已经进入了最后一站,我们依旧要竭尽所能。去年我们的赛车在小勒芒的速度不错,在比赛中一度处在法拉利与保时捷的前面,但是我们的赛车陷入了维修站出口的混乱局面,并导致了赛车在其中受损。

克尔维特车队今年拿下了3个重大赛事的冠军——戴通纳24小时、赛百灵12小时和勒芒24小时。现在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在第四个重要的比赛中获得第四个重要冠军。

虽然我们非常想要争夺总冠军,在亚特兰大拿到冠军才能使我们有最好的机会获得今年的TUSCC总冠军,从而一网打尽重大耐力赛冠军。

“亚特兰大之路”坐落于亚特兰大的布拉塞尔顿地区(Braselton),这里就像是我的另外一个家乡。之前为帕诺佐(Panoz Motorsport)效力时,他们的总部就在这里,所以在这我有很多美好的回忆,而且有很多从那时候起就非常要好的朋友。

当然,亚特兰大之路这条赛道也非常棒,多年来我在那里跑了无数圈,我知道这里真的很好。这条赛道很好的融合了快速和慢速弯,同时他还依旧保持着老赛道的传统元素。

另外一个重大消息是,在2016年我依旧会代表克尔维特车队效力,其实依旧还是我们四个人——我、安东尼奥·加西亚、奥利弗·格文(Oliver Gavin)、汤米·米勒(Tommy Milner)。我们一起同车队效力了5年,并一同收获了16个冠军。其中包括两个年度冠军及勒芒、戴通纳和赛百灵的冠军。

在丹麦依旧有赛事

上周我回到了丹麦的家,参加了丹麦Thundersports锦标赛的最后一站比赛。虽然我没能拿到年度冠军,但对于我和马格努森车队(Magnussen Racing Experience team)来说最后一站比赛依旧非常棒。

今年的比赛最终我获得了年度第三名,其中我获得了4个杆位和六个分站冠军(包括最后一站)。我的队友马库斯·马昆森(Michael Markussen)也在热身赛中拿到了他今年的第一个冠军,所以这一年对他来说也不算糟糕。

我们小勒芒见,期待看到所有克尔维特车迷。(译/张航)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IMSA
项目 亚特兰大
赛道 亚特兰大之路赛道
车手 Jan Magnussen
车队 克尔维特车队
文章类型 特别专题
标签 c7.r, tuscc, 克尔维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