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北美耐力赛的发展: 从跑道到赛道——赛百灵(1/2)

上世纪40年代,进行赛车比赛前,这里曾是用于培训美国二战时期B-17轰炸机机组人员的机场。

1941年,美国还没有正式参与二战前,这个军事基地开始建设,并被称为“赛百灵基础飞行学校”。之所以选择位于佛罗里达州中部的高地县,是因为这里提供了利于全年飞行的良好天气(在机场为培训服役的4年里,只有1天是因为天气原因而取消飞行)。

1941年12月,日本偷袭珍珠港后,基地建设加速。1942年1月,首架B-17轰炸机到达赛百灵,几个月后基地的众多军事配套设施被建设起来。这里就像是一个小城市,有兵营、教堂、医院、商店、两个大型游泳池、一个棒球场、电影院、保龄球馆和你能想到的一切。基地内还有独立的周报和广播电台。

第一个名字叫——亨德里克斯

这个机场第一次官方命名是亨德里克斯机场;佛罗里达人莱尔德·亨德里克斯中校在为英国皇家空军服役时不幸牺牲,因此用他的名字来命名该机场。亨德里克斯机场训练着B-17的飞行员、导航员、机组人员、地勤和机务人员。在这个基地,一架B-17曾创造过800小时的飞行记录,这相当于在空中飞行了335天。

在亨德里克斯机场,有30人死于训练事故。但从这个机场走向欧洲和太平洋战场的空军,其中的好几百人永远都没能回到北美大陆。二战结束后,亨德里克斯机场停用。1946年1月1日,它正式成为了赛百灵市的民用机场。废弃的基地正在慢慢演变为一个工业园区,今天只有一小部分原来亨德里克斯机场的“痕迹”被保存了下来,例如原来的机场塔台和标志着机场中央的旗杆(位于赛道的3号弯之后)。

亨德里克斯机场的跑道和滑行道仍然是赛道的一部分,17弯和最长的直道依旧是1941年后铺设的混凝土。

亚历克·乌尔曼

赛百灵的赛车历史可以说归功于美籍俄罗斯人亚历克·乌尔曼,他是麻省理工学院工厂学位的高材生。他在参观了赛百灵机场后发现了商机,他想将跑道、滑行道和原来的街道结合在一起构建一条赛道。在二战之前,乌尔曼经常前往法国观看勒芒24小时。

乌尔曼试图说服北美跑车赛早期车手萨姆·科利尔(Sam Collier)与SCCA(美国运动汽车俱乐部)官员鲍勃·葛根(Bob Gegen)和菲尔·斯蒂尔斯(Phil Stiles)考虑在赛百灵举行耐力赛。佛罗里达州南部,是赛车爱好者的聚集地。乌尔曼认为赛百灵有着非常大的潜力。

SCCA支持他的看法,并将第一届赛百灵耐力赛定于1950年12月31日举行。由于萨姆·科利尔在1950年的沃特金斯格林格林大奖赛上逝世,这场比赛的名字也改为“萨姆·科利尔纪念耐力赛”。

这场比赛的时间定为6小时,大致规则与勒芒相同,但却包含着一个很大的差异。组委会制定出了一个复杂的计算比赛结果的方式,为的是能在理论上给予那些排量较小赛车夺冠的机会。

1950年秋季,SCCA公布了赛百灵首场耐力赛的参赛名单,赛百灵的首场赛事就此成为了现实。在20世纪40年代末,亨德里克斯机场不复存在后,这个废弃的空军基地看起来就像一座“鬼城”。

第一场比赛

赛百灵的第一场比赛看起来有些戏剧化,SCCA(美国运动汽车俱乐部)所公布的参赛名单上,共有27台赛车参加6小时萨姆·科利尔纪念耐力赛。但这27台车都不是美国本土品牌,当然,这在当时并不为其,因为那是美国的赛车运动才是起步阶段。在那时赛场上常见的品牌是Allard、阿斯顿马丁、法拉利、MG和捷豹。

第一场赛事也吸引了众多跑车赛的早期著名选手,例如布里格斯·坎宁安(Briggs Cunningham)、约翰·惠誉(John Fitch)、菲尔·沃尔特斯(Phil Walters)、路易吉·奇奈蒂(Luigi Chinetti)、阿尔弗雷多·莫莫(Alfredo Momo)、吉姆·金伯利(Jim Kimberly)和比尔·斯皮尔(Bill Spear)。

一位名叫汤米·科尔(Tommy Cole)的车队所有者要求他的车队从一个坦帕市的汽车商人那里买一些Allard赛车所能用的零部件。从坦帕到赛百灵需要两小时车程,那个商人儿子维克·夏普(Vic Sharpe)自愿开着他的Crosley HotShot火速赶往了赛百灵。当夏普到达赛百灵后,科尔对他那台Crosley HotShot充满了兴趣。科尔请求驾驶夏普的Crosley在赛道上跑几圈。几圈的测试后,科尔认为Crosley HotShot的小排量发动机也许可以利用赛事规则(详情请看上文)和一些幸运元素获得冠军。

之后科尔说服了夏普并借用他的赛车参赛(夏普并没有向任何人透露他的Crosley曾在几个月前出过严重事故)。两位车手(弗里茨·科斯特、拉尔夫·德松)迫切的想获得SCCA的同意让这台车参赛,因为它没有参加之前的资格赛。最终Crosley HotShot成为了第28台参赛车辆,而这台车也是唯一一台美国车。

Crosley是来自与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市的公司,当时以制造冰箱和收音机为主。因此Crosley在当时是围场里的笑话,显然它是围场里最慢的车。

比赛采用勒芒式发车,车手们需要跑向自己的赛车开始比赛。这是美国历史上的第一场耐力赛。当时所用的赛道为3.3英里长。骑兵在赛道周围巡逻时用枪声来防止周围的野生动物闯入赛道。甘草困、菜篮和水果箱用来标记赛道。

佛罗里达州州长挥动了绿旗,随后在比赛中他还曾搭乘一台赛车在赛道上兜了几圈。随着比赛的进展,搭载凯迪拉克引擎的两台Allard与金佰利的法拉利166显然是最快的,他们与身后的赛车拉开了差距。但这并不能表明他们就能够获得这场比赛的冠军,因为赢家并不是通过传统规则来决定。在争夺最终冠军的是,实际上是Crosley HotShot与一台菲亚特1100MM。

比赛最终的冠军大家可能已经猜到了,Crosley HotShot利用规则,让人难以置信的获得了首届赛百灵耐力赛的冠军。这台小车在众目睽睽下创造了历史。次日这台车在赛道上拍摄了宣传照之后被夏普开回了坦帕。之后夏普没有给任何一个人说出这台车的来头,几经转手后这台车的背景也彻底的消失了,不过今天车台车已经被找到,并完成了修复工作。

比赛之后,获胜车手之一的拉尔夫·德松(Ralph Deshon)(作为佛罗里达公民,现在每年依旧出席观赛赛百灵12小时耐力赛)写信给夏普:“我只想说,感谢你在那个美好的下午为你的Crosley所作出的牺牲。我会永远记得这段美好时光。我希望这台Crosley毫发未损。”

这场比赛获得了空前的成功,并被媒体大量报道。对于乌尔曼来说,他希望将比赛变为12小时。(张航)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IMSA
项目 赛百灵
赛道 赛百灵国际赛车场
车手 Ralph Deshon
文章类型 特别专题
标签 耐力赛, 赛百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