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量级F3”,“维斯塔潘效应”的对策?

Motorsport.com对FIA场地赛事总监弗雷德里·贝特朗(Frederic Bertrand)进行了独家专访。法国人为我们深度解析”轻量级F3(计划从2017年开始举办)“的背景与未来。

近年来,FIA致力于为梦想进入F1的年轻车手规划一条明确的“晋级路”。可突然出现的马克斯·维斯塔潘打破了计划——荷兰人从卡丁车“跳级”到F3欧锦赛,又”跳级“去了F1。用法国人的话来说,荷兰天才是个“例外”。“例外不能成为日常。我尊重其他车手,但不是每位车手都是维斯塔潘的料。“

在贝特朗、前任FIA单座赛车委员会主席杰哈德·博格(Gerhard Berger)和其继任者斯蒂法诺·多梅尼卡利(Stefano Domenicali)心中,一直有让单座方程式“金字塔”能层次分明、让每级的车手有明确目标的蓝图。

“F3必须是单座方程式的‘脊梁骨’。”他说,“这必须是核心,它也应是车手真正专业(职业)化的起点。”

目前,“金字塔”中位于F3之下的是F4——FIA于2014年创立,目标向卡丁车“毕业生”提供单座方程式生涯的第一步。F4当前进行得非常顺利,尤其是吸引大量车手和车队的意大利F4和ADAC F4(德国)。

不过问题来了...

Lance Stroll

普利马车队

为何需要F4和“轻量级F3”?

贝特朗很快发现两大问题: “首先,国家级F3当时看来的成本太高,引擎和底盘的价格太贵。所以,我们决定专注另一个方向——F4。我们努力控制了F4的成本。然而,由于安全措施上的重视,赛事和赛车的成本并不能算低廉。所以,我们认为FIA F4应被在国家级赛事中使用,允许15岁以上的车手参加。”

“其次,问题存在F3与F4间的‘过渡’。F3欧锦赛办得很成功,去年有36-38辆赛车,今年数量有所减少。老实说,上赛季的争夺很棒,但当我们满满体会,会发现赛车数量多并不一定是好事,原因或许来源F3与F4间的‘断层’。一些车手在进入F3前,本该再跑一年F4甚至参加其他比赛。有些车手进入F3太早了,他们还没具备相应的能力。“

贝特朗将其称为“维斯塔潘效应”。”不少年轻车手都希望复制其成功步伐——仿效维斯塔潘’跳级‘,甚至从卡丁车直接来到F3。于是我们决定在2017年新增位于F4与F3间的赛事,叫做’轻量级F3‘。旨在帮助’F4毕业生‘为F3(欧锦赛)做好更充分的准备。”

Luke Ellery

Photo by: Press Image

国际级F3到底错在何处?

过去,F3总是国家级的赛事。随着赛车运动的发展,有的赛事“关门”,有的则“兼并(F3欧锦赛最初就是由法国,德国和意大利三个国家的F3合并而成)“。

“假如,我们把当前的F3规则在各个国家实施,肯定会遇到“老问题。”贝特朗解释道,“所以,我们必须对赛事成本进行严格控制。考虑到已有多达350部可用的F4底盘。我们计划使用现有的F4底盘,并对其进行升级,增加下压力,让其刻上F3的烙印。这就是‘轻量级F3’。为控制成本,底盘和引擎都会是‘单一品牌’模式。这样能让参赛成本大约减半。”

那么动力上,”轻量级F3“处于F3与F4间的什么位置?

贝特朗继续介绍道:“相比拥有250马力的标准F3赛车,‘轻量级F3’的引擎有220马力。调低马力的同时,引擎的寿命可以增加一倍。简单而言,‘轻量级F3’由升级的F4底盘和降级的F3引擎组成。”

贝特朗也给出了具体的预算水准。“(新赛事)成本会比F4高一点,却只是F3的一半。目前,F4的成本约为6到7欧元/公里,F3欧锦赛则是40欧元/公里,我们对‘轻量级F3’的定位是20欧元/公里。其实,控制成本也许容易,控制价格却很难。就拿F4举例,因为部分F4赛事的成功,个别车队对车手的要价就攀升。从一定程度上,这会对该级别产生危害,会让部分车手难以支付参赛费。”

Start: Marvin Dienst, HTP Junior team leads

ADAC汽车运动

“轻量级F3”将从哪里开始发展?

贝特朗相信“轻量级F3”能在很多地区拥有潜力。

“许多国家在‘轻量级F3’公布后,都产生了兴趣。有美国,也有不少亚洲国家。我们可能会在亚洲设立北亚和南亚两项赛事。日本F3依旧很棒,所以我们不打算与他们竞争。我们还在努力进入其他地区。包括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然而,似乎那个地区F3和F4没有共同存在的空间。另外,中东地区与印度也是我们的目标。“

”欧洲方面,还需决定的则是赛事数量。每个赛事的赛车数量应在20辆左右,但具体开展一项,两项还是三项‘轻量级F3’仍不明朗。我们或将欧洲分成中北欧,东欧和南欧三块。不过,我们还不知道这个级别有没有总数量为60辆左右赛车的需求和市场。”

有一点,贝特朗非常确定,那就是除英国F3这一特例之外,“轻量级F3”必须以地区为单位,不可以作为国家级赛事存在。

“我们认为('轻量级F3')国家级赛事会是错误。”贝特朗认为,“他们必须在一个地区内展开。当然,以一个国家为中心是可以的,不过必须是一个国际性的赛事,也就需要至少两站在这一国家以外举办。F4级别的赛事中,比赛由FIA授权各国汽联管理。‘轻量级F3’则会由FIA管理,我们将会对赛事官员和技术人员进行选拔。有时候,我们自己也要对比赛进行管理,以展示FIA的形象。

Race winner Enaam Ahmed, Douglas Motorsport

Photo by: BRDC

帕尔默和MSV的BRDC英国F3

今年,乔纳森·帕尔默(Jonathan Palmer)的那容易误导车迷的BRDC F4(不使用FIA F4规则)更名为BRDC英国F3。这一更名在FIA的“特批”下完成。此举,让MSV(帕尔默的公司)的Tatuus—考斯沃斯赛车贴上F3的标签。即使,它并不符合F3的规则。其实,这已和“轻量级F3”的概念无比接近。 

“英国(F3)是非常特殊的例子。”贝特朗解释道,“首先,乔纳森在英国有自己的F4。我们又非常希望能在英国开展FIA F4。关于名字问题,双方有很长的谈判。最终,乔纳森决定让他的F4赛车升级,增加赛车的马力。这一想法恰好与我们的‘轻量级F3’相似。”

“我们进行了深入探讨,发现与其在斗争中两败俱伤,不如将实力聚合。多梅尼卡利迫切希望达成协议,其他人也明白一项好的协议比无意义的争斗有益处。最终双方同意,在‘轻量级F3’出现前,帕尔默可将自己的比赛称为F3。我们也认为若最终决定在中北欧开展‘轻量级F3’,MSV一定有兴趣竞标。若他们能与我们合作,会非常完美!”

对这次特例,贝特朗将功劳取决于“变通”。“我们对这次特例达成协议,虽然有悖于我们近几年的方向,但我们意识到有时候需要变通。如今,我们设定了这个过渡期,乔纳森也同意。若假以时日,他手下的赛事成为‘轻量级F3’的一员,他也会遵守协议。之后,一切都回到正轨,不再会有特例。现在,我们也希望MSA方程式(当前的FIA F4英国锦标赛)更改成“F4”的命名方式,就是与其他国家一样的。”

All drivers 2016

Photo by: FIA F3 / Suer

F3的未来会是怎样? 

F3的未来将何去何从?当前,F3的下一级台阶——F2(二级方程式)的前景还不明朗。

“F3也许未来会更名,也许不再是属于欧洲范围内的一项比赛。其实,这个比赛限制在欧洲是不合理的。F2呢,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一切皆有可能。我们给了全世界参与‘竞标’的机会,目前却仅有GP2给出了‘报价’。我们会继续谈判、谈判再谈判。当前没有什么可透露的。“贝特朗略显无奈地谈道。

翻译/Jin Cheng 编辑/Jun Qian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3 , F3 Europe
文章类型 采访
标签 f3, f4, 国家级, 贝特朗, 轻量级f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