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旗争议升级,汉密尔顿“背后作祟”?

刘易斯•汉密尔顿要求FIA在德国大奖赛前对黄旗规则做出澄清,否则今后所有车手都可能像尼科•罗斯伯格那样,只在两个弯角之间短暂地“松掉油门”。

匈牙利大奖赛以汉密尔顿的完胜告终,但是关于排位赛中罗斯伯格在赛道有黄旗的情况下拿到杆位的争议仍然没有停止。

上周六的排位赛因为受到暴雨影响而演变为一场乱战,因为随着赛道逐渐变干,每一圈的车速都在提高,不到最后一个人冲线,结果都有变数。就在汉密尔顿最后一个计时圈已经在S1刷新自己的准杆位时间0.4秒时,费尔南多•阿隆索打滑后停在赛道上,导致了部分路段黄旗。

汉密尔顿当时正好处于西班牙人后方,发现情况后立即减速,也就等于放弃了自己的最后冲刺,同样这么做的还有红牛的丹尼尔•里卡多。然而,罗斯伯格在最后时刻提高了成绩,拿下了杆位。

事后,德国人坚持表示自己看到双黄旗后已经减速,而汉密尔顿公开希望FIA能够对双黄旗下车手需要减速多少的问题,给出明确的答案。拿到了比赛胜利后,英国人进一步施加压力,因为他认为这不仅关系到F1车手,而且也会影响其他级别的年轻车手今后处理黄旗/双黄旗的方式。

“我赛车整整23年以来,一直都是‘如果有黄旗,你需要减速’,’如果有双黄旗,你需要准备停车’,”汉密尔顿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尼科当时在弯心的速度与我前一圈一样。如果那里碰巧有一辆车打滑,或者有一个赛道安检员,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很难减速。“

”他没有为此受到处罚,我们需要小心处理这个事实,因为我们不止在向这里的车手传递信息,还有那些低级别赛事的车手。现在的情况就是你可能只需要在有双黄旗的路段减速0.1秒。这可能是双黄旗下最危险的情景之一。”

“他们(赛会干事)需要澄清规则,因为从前一般是黄旗下减慢0.2秒,双黄旗下减慢0.5秒。但是昨天并不是这种情况,而且没有处罚。所以下一场比赛,当我们争夺杆位的时候,可能看到双黄旗之后,我们知道只要稍稍抬起油门踏板,损失0.1秒就可以,然后在这个计时段跑出全场最快时间。”

“这便是为什么规则需要说明清楚,而我相信查理和赛会干事会仔细研究,因为它必须很清楚。”

德国大奖赛与匈牙利背靠背进行,汉密尔顿敦促FIA在霍根海姆对相关的规则进行说明。

“我相信如此。我绝对会提出来,因为就像我说的,现在双黄旗的意思就好像是抬起油门、重新加油、正常给油,你就仍然可以做出最快圈速。哪怕路中间有人撞车或赛道上有安检员,我也可以拿到杆位。只要我绕过去的时候减慢0.1秒,也就不会受罚。”

何为大幅减速?

罗斯伯格对此做出回应,他透露自己在看到双黄旗后松开了油门,减速20公里/小时,直到进入下一个弯后才重新加速。他认为自己之所以刷新了成绩,是因为赛道状况的好转,使得在接下来的干净路段里提升成绩成为必然。

“你在双黄旗下必须明显减速,确保自己安全行驶,”罗斯伯格说,“我在进弯时速度减慢了20公里/小时。驾驶F1赛车速度降低20公里/小时相当于另一个世界,那已经足够慢了。当时一切都很安全。我就是这么做的,在刹车点前30米松开踏板,只让赛车用惯性前进,以慢20公里/小时的速度驶向下一个弯心。”

“到了弯心时,我的赛车线更窄,因为我减速了,而之后再加速。所以,我是明显减速了,而这就是规则的要求,也是为什么赛会干事完全接受的原因。”

“我是怎么处理的已经很明显,也很清楚。当赛道开始变干时,每一圈车速都会提高很多,因为赛道状况并不稳定。在正在变干的赛道上,计时段之间的时间没有太大的相互关系,因为每圈能跑得更快,因为当水塘变干后,你的速度就会更快。”

“看到黄旗后,我的速度在那个计时段已经慢了下来,但是就整个一圈来说,我更快了,因为赛道状况的好转,而我在其他每个弯都拼命跑。所以这对赛会干事来说非常清楚,所以我没受到处罚。”

汉密尔顿要求FIA调查罗斯伯格?

因为汉密尔顿与罗斯伯格的竞争关系,让英国人在这场争论中所扮演的角色在旁人看来非常敏感。而且,匈牙利的比赛后,他在本赛季第一次登上积分榜头名,反超队友6分。

事实是,周六晚上7点15分FIA才发出通知,要求罗斯伯格与梅赛德斯代表在7点30分向赛会干事进行汇报。当时德国人已经离开赛道,正在场外参加赞助商活动。所以,他是在排位赛结束三个多小时后,被突然叫回赛道。有消息透露,FIA是在得到新证据后才决定进行调查,而证据来源不是别人,正是汉密尔顿。

这个消息得到了梅赛德斯运动主管托托•沃尔夫的确认,尽管他认为并不是汉密尔顿触发了对罗斯伯格的调查。

与此同时,汉密尔顿承认与赛事总监查理•怀汀沟通过黄旗事件,但坚决否认FIA是受自己的影响。他表示自己之所以这么做,是要明确如果今后如果他在排位赛里遇到黄旗,是否只要像罗斯伯格所做的那样,就不会受到处罚。

“我相信并不是我影响到赛会干事进行问话,“汉密尔顿说,”我与查理交流过希望得到证实,因为就像我在新闻发布会上说的那样——我不想再说一遍——下一次面对这样的情景,我只需要做的是在8号弯里减慢0.1秒,即使9号弯有一辆赛车,我也只需要减慢0.1。抬起油门、滑入一个弯可以节省燃油;在同一地点刹车,提前五米左右给油,在弯心就能有相同的速度,实际上出弯时反而更快,哪怕这个时候弯心的右手边有一面针对9号弯的黄旗。”

“所以澄清规则很重要。如果情况是这样,那么昨天(排位赛)就是先例。他说他会考虑的,因为事情不应该那样。如果下一场比赛里我也这么做,我会受罚吗?所有年轻车手、在这里的所有车手,都需要知道答案。”

原则问题

并不是只有汉密尔顿提出了质疑。里卡多表示匈牙利赛会干事对黄旗事件的态度关系到了F1的原则问题。

“我认为这是关于原则。昨天(周六)的情况是否遵循了原则?我想刘易斯提到的就是这个问题,”里卡多说,“这是我们想在接下来进一步讨论或者量化的。因为看到单黄旗,你稍微减速,让赛会干事知道你慢了下来,没有之前那么快。双黄旗就是要明显减速,因为赛道上可能有危险。”

“当时费尔南多还在弯心,车头朝着我们的赛车线,所以我没有选择。之前的双黄旗有一点叫人不明所以,因此我做好了大幅减速的准备。我觉得双黄旗需要与单黄旗有明显的区分。这就是当前我们无法满意的地方。“

作为现役最年长车手,2001年开始参加F1的基米•莱科宁也对FIA在规则执行上的不统一进行了抨击,包括排位赛黄旗下车手的行为应该如何判定。芬兰人更是讽刺当前的F1规则就是“笑话”。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匈牙利大奖赛
赛道 匈格罗宁赛道
车手 Nico Rosberg , Lewis Hamilton
文章类型 突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