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斯•维斯塔潘:F1新灵感之源

马克斯•维斯塔潘已经成为F1历史上最年轻的大奖赛获胜者,人们对他打破最年轻世界冠军纪录迫不及待。但是,他那非比寻常的成功之路书写了一段新的F1佳话,也可能带来新的启迪。

巴塞罗那季中测试首日晚上,一辆阿斯顿-马丁跑车停在El Trabuc餐厅门口。这是一家1989年开业的餐厅,赛车手或摩托车手每次前往加泰罗尼亚赛道比赛必去做客,而店主会把与车手们的合影挂在墙上。

那天晚上,维斯塔潘在那里用了晚餐。他临走的时候,邻座的食客纷纷起身,向他表示祝贺,他也欣然接受合影要求。走到前台,恭候多时的店主将早已备好的红酒增上,以示对他赢得职业生涯第一场大奖赛送上的纪念,当然最后还有标准程序——合影。

此时,距离在西班牙大奖赛那个激动人心的下午已经过去了48小时,而“Verstappen”这个名字占据了所有媒体的显要位置,而且持续发酵,因为他会在测试第二日回到驾驶舱。

与年纪不相称的成熟

“非常好,我非常享受又一天驾驶赛车的机会,”结束了长达8小时的测试之后,维斯塔潘一连笑容地说,他一共跑了113圈。

“从我出去的第一圈开始,我就赶到非常愉快。对我来说,这一天再好不过了,我能测试很多东西,让自己更好地适应赛车。真的测试了很多、很多东西,一切看上去意义非常积极。”

这些话固然有些程式化,但有一个信号很明确:他想跑得更多,他在赛车上发现了更多可以激发的潜力。不要忘记,西班牙大奖赛是他第一次驾驶红牛RB12赛车。

但是,除了那张依然显得稚嫩的脸,维斯塔潘的言行已经非常老道。赛前的周四新闻发布会上,当被问到加盟大车队的机会与风险时,他回答说:“我认为那么年轻就在F1比赛是更大的风险,但是迄今为止我应付得非常不错。现在起,我需要做的只是适应新赛车,在这个赛季可不容易,但是去工厂驾驶过模拟后,我信心十足。当然,这是一个学习的过程,需要经受一场接一场比赛的洗礼,而我会享受这种体验。”

至于他与丹尼尔•科维亚特互换车队的争议本身,维斯塔潘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我想车队的观点已经很明确了,不需要我来说谁应该获得这个席位,或者谁不应该获得。我为他们给我这个机会感到高兴,我会享受这个赛季,未来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

测试中,红牛帮助雷诺检验了升级中的新引擎,当被问到是否希望在摩纳哥就提前用到时,荷兰人机敏地回答说:“每个车手都希望在比赛中有更多动力,不是吗?”

又有一个问题,是问他测试中没有了比赛的压力可以更好地了解红牛赛车,而他打趣道:“什么压力?我只觉得能再驾驶一天赛车很好,增进对赛车的了解。“

“教授”阿兰•普罗斯特对维斯塔潘进入F1以后所表现出超越年纪的成熟印象深刻,尽管他拒绝把他与任何历史上伟大的车手进行比较。

“每个人都不同,你可以比较,也可以不比较,”普罗斯特说,“我能说的只有,去年我看他的眼光可能与你们都一样,而且我在奥地利的一次红牛的私人活动上见过他,那是一个不同于比赛的场合。他看起来相当成熟、冷静、强大。”

“你们记得去年他在摩纳哥的事故吗?当时他只有17岁,在媒体的压力下,他的回答、他的反应都异于同龄人。”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式,也许(迈克尔)舒马赫面对类似的事情时,会更加自负。我不知道是否会这样,所以最好还是不去比较。”

胜利也属于父亲

西班牙的排位赛前二个阶段,维斯塔潘排名都在丹尼尔•里卡多之上,澳大利亚人直到Q3最后一圈才提高了个人成绩,进入了前三。事实上,从周五练习开始,整个周末荷兰人的速度都非常稳定,而法拉利在排位赛里因为胎压管理不佳而突然失势于红牛,为周日的一切埋下伏笔。

巴塞罗那超车难,但是在轮胎管理异常重要的现在,用中性胎在32圈里顶住身后车速更快的基米•莱科宁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他特意让芬兰人追近,利用这段时间延缓自己轮胎的衰竭,保证在比赛结束前最后关键的5-6圈里,不会因轮胎损耗严重而功亏一篑。他也知道最后一个计时段是法拉利赛车的弱点,特别是在减速弯加速不够。

2012年,帕斯托•马尔多纳多几乎在相同的局面下守住了费尔南多•阿隆索,但是与拿过GP2年度冠军的委内瑞拉人相比,维斯塔潘只有两年方程式赛车的经验。此时,他与生具来的基因、得天独厚的家庭背景、特别是父亲约斯•维斯塔潘在他参加卡丁车比赛时的精心指导,成为他最宝贵的财富。

巴塞罗那的比赛后,约斯•维斯塔潘谈起自己扮演的角色说:“我认为作为一个年轻的少年,他在赛车教育中接受了广泛的信息,我会花好几个小时与他在一起。”

“他的每一个动作或者每一个错误,我们都会讨论,我不是骂他,而是讨论、解释。这就是为什么他可以在他这个年纪就那么快的原因。我认为他绝对比我赛车的时候更棒,我很早就意识到这一点了。”

如今,历史上一共只有两名荷兰车手站上过F1领奖台,而他们都姓“维斯塔潘”。相比之下,当时的约斯虽然能力获得认可,但并没有得到好机会证明自己。因此,有人形容说这也是属于约斯的胜利,因为他把自己走过的弯路、吸取的教训,全都转化成正面的力量,转嫁到了对马克斯的培养过程中。

“我知道自己栽倒在哪里,对自己的优点和弱点都很清楚,有时候你也需要一些运气才能达到顶峰,你需要在正确的时间效力正确的车队。幸运的是我们成功做到了这点。”

“当然从他晋升为红牛车手的第一刻起,每个人都关注着他,他显然会有压力。但是,他做得天衣无缝,他的比赛、他与车队的协作、他的自我准备,都非常出色。他是一个可以静如处子的人,这是他的特别之处。”

从维斯塔潘4岁半开始赛车到18岁加入代表红牛二队参加了今年的前四场比赛,老维斯塔潘都一直伴随左右,虽然在儿子进入F1后,他更多的只是提供建议。当马克斯到了”大红牛“,他不可避免地会让儿子独自面对挑战,只是作为父亲从来不会完全放心。

“他在巴塞罗那就已经不需要我的帮助,我知道他已经准备好独自迎接挑战。既然他能在西班牙成功做到这一点,我认为他已经准备充分。”

“但是我的工作已经结束了吗?我可不这么认为。我试着指导他、为他把好方向。他需要在合适的时机与合适的团队在一起,至少在目前我们做得不错。”

未来的世界冠军

不可否认,在赛季中途就把维斯塔潘提拔到“一队”也是红牛赛车顾问赫尔穆特•马尔科的一次冒险,而事实证明这次冒险是值得的、更是成功的。

现役经验最丰富的车手之一菲利普•马萨已经在Motorsport.com的专栏里表示,维斯塔潘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证明自己不会昙花一现。对此,约斯完全相信。

“生活有时需要冒险,最后我们都看到了马克斯的品质究竟如何。我认为红牛也一直清楚这一点,他们对他做了很彻底的分析。”

“在我看来,让他到红牛是很明确的一件事情,现在也证明了这是成功的冒险。我想归根到底,我们都知道年龄不是问题。马克斯证明了他是一名合格的车手,有资格赢下西班牙大奖赛,我认为这是最重要的事情。”

整整18岁,这是维斯塔潘与莱科宁的年龄差距,他很可能阻止了后者回到法拉利以后最好的一次获胜机会。芬兰人在赛后也感叹说自己刚进F1时还在与约斯比赛。那时,坐在维斯塔潘身边的还有四届世界冠军塞巴斯蒂安•维特尔,整场新闻发布会气氛相当活跃。毫不夸张地说,这个场景代表着F1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已经连续几年,F1蒙受了流失观众的损失,而这项运动越来越被觉得无聊,外加一系列的规则改革闹剧,渐渐失去了在车迷心中的地位。此时,F1格外需要像维斯塔潘这样新鲜的英雄人物,就好比《美国队长3》里亮相的稚嫩的“蜘蛛侠”。现在,所有人都期待着维斯塔潘在未来拿到更多胜利以及世界冠军。

前奥地利F1车手盖哈德•伯格曾经是红牛二队的股东之一,也曾与阿亚顿•塞纳搭档过。虽然他认为现在断言维斯塔潘能否达到塞纳或迈克尔•舒马赫的高度为时尚早,但他相信荷兰人必定是今后世界冠军的有力竞争者。

“他绝对是一名世界冠军的候选人,这点毋庸置疑,”伯格对Motorsport.com说,“我不会说(他能与塞纳或舒马赫)同一个水平,因为目前这个阶段还很难说,但我也不会说他不能。”

伯格看来,维斯塔潘为F1写了一段励志的篇章。“我认为有一个像他这样的18岁车手尤如此出色的发挥,对F1是一件可喜的事情。这证明了红牛当初将年纪很小的他带进F1、在其他车队锻炼是正确的。整个故事都很美妙。”

鼓舞更年轻一代

同样是前F1车手、又多次拿下勒芒24小时耐力赛冠军的阿兰•麦克尼什,对维斯塔潘短短一个多赛季的成就惊叹不已。

“当他被赋予机会的时候,就达到了人们对他的期望,你不能要求更多了,”麦克尼什告诉Motorsport.com,“在我看来,他的年龄从来不是问题,只要他足够好,他的年纪就已经足够。”

“他占据了正确的位置,把握住机会,显然他做得非常出色。现在,他所能做的就是继续努力,现在他已经在红牛,处于非常有利的环境里。”

麦克尼什认为,维斯塔潘的胜利对F1有着更深远的意义,因为他将成为更多比他更年轻的孩子的灵感之源。

“在我看来非常有意思的事情,是我那11岁的儿子带回来一份少年报纸,最后有一个整版马克斯的报道,都是关于他只有18岁以及同其他孩子可能产生的联系。我以前从没见这份报纸写过任何赛车的故事,所以真的很有趣。”

“他属于新一代的车手,他不仅与那些比他年长、有收入的一代人有联系,而且与还没有坐进卡丁车的一代也有了联系,这是最不可思议的。”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车手 Max Verstappen
文章类型 特别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