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瓦贝内:运气辜负了法拉利

法拉利领队毛里齐奥•阿里瓦贝内表示车队在塞巴斯蒂安•维特尔的轮胎策略上没有问题,而且他相信基米•莱科宁原本应该超过马克斯•维斯塔潘,但是最终坏运气缠上了车队。

使用超软胎起步的维特尔领跑开始第27圈,然而就在通过发车区直路的时候,他的右后胎突然爆裂,赛车撞墙后熄火,无法驶回维修区,只能遗憾退赛。

鉴于同样使用超软胎起步的队友基米•莱科宁在跑完22圈后进站,而另两名用超软胎发车的红牛车手更早,法拉利是否让德国人跑得太久,最终聪明反被聪明误,成为一大疑问。但是,阿里瓦贝内坚称爆胎发生前,维特尔的轮胎表现良好。

“他应该还需要跑几圈,我们要他反馈轮胎的情况,”阿里瓦贝内说,“遥测数据上一点征兆都没有,塞巴斯蒂安没有差距到任何可疑之处,传感器也没有任何提醒,但是那条轮胎突然间就爆了。绝对没有任何迹象,而事发前轮胎的表现是可以的。”

维特尔在退赛后接受电视媒体采访时直言爆胎出现得毫无征兆,但是他认为27圈对超软胎来说一点没有问题。

“很明显,每个人的轮胎都可以跑得比预计的更久,所以27圈对超软胎来说并不算多,”德国人说,“基米用终极软胎跑了超过20圈,也有其他人用超软胎跑得更多。但是,我的轮胎莫名其妙就爆了。”

“我觉得我多多少少感觉到轮胎出现了问题,但那个时候已经很晚了,突然就爆胎了。我们的计划是第一节跑得越久越好,因为显然每个人都在外跑得比预期的久,前十圈没有人进站。所以轮胎怎么会爆的,是一个巨大的问号。”

等待倍耐力解释

在奥地利的周末,新路肩引起了很大的争议,特别是在周五和周六连续导致一些赛车右后悬挂断裂,引发了撞车。当被问到是否怀疑维特尔遭遇的事故也与路肩有关时,阿里瓦贝内表示,法拉利第一时间就与轮胎供应商倍耐力进行了沟通,但是对方在短时间内也无法给出答案。

“我很想知道什么原因,是路肩造成的,还是有其他因素,”意大利人说,“我们当即就联系了倍耐力,试图理解原因。从车队的角度来说,我们在轮胎的操作方面没有问题。所以事件发生得很奇怪。“

莱科宁策略无误

维特尔退赛后,莱科宁承担起了为法拉利尽可能多地争夺积分的责任,红牛成为最大的对手。芬兰人在成功超过丹尼尔•里卡多之后,继西班牙大奖赛后再度与马克斯•维斯塔潘展开缠斗。然而,与巴塞罗那的结果相同,芬兰人并没有超过荷兰车手。不过,由于梅赛德斯双雄在最后一圈相撞后,尼科•罗斯伯格因鼻翼脱落只能慢行,莱科宁得以登上领奖台。

但是,阿里瓦贝内声称如果不是罗斯伯格引发了黄旗,莱科宁原本就能在最后一圈超过维斯塔潘。

“与塞巴斯蒂安一样,基米的轮胎很好。如果其他赛车没有进站的话,他可以在赛道上就超过他们。事实上最后一圈来到三号弯——他之前在那里超掉过里卡多一次,他已经准备向维斯塔潘动手,但是出现了黄旗。红牛很幸运,尽管这么说有些讽刺。”

“我不认为这是一次失之交臂的(取胜)机会。我们很好地贯彻了自己的的策略,但有时候因为规则的限制,车队不能与车手交流,只有车手可以向我们做反馈。基米在某个阶段说’我们这样做,我想选择这个策略。’如果没有黄旗,他将会超过维斯塔潘。”

不必惊慌

法拉利领队表示,如果维特尔没有爆胎,至少应该是登上领奖台的成绩。

“我们觉得红牛会再进一次站,我们的数据非常精确,所以我们稍微冒了一点风险。基米可以在距离比赛结束还有二圈时超过维斯塔潘,我们几乎就做到了。塞巴斯蒂安如果没有轮胎,他可以上领奖台,具体第几名很难说。但是,我们(莱科宁)的二停策略最后起了效果。”

不争的事实是法拉利在奥地利的正赛里很难真正挑战梅赛德斯的地位,除了维特尔在汉密尔顿第一次进站后接过了领跑位置。而且,2016赛季已经过去了九场比赛,而法拉利至今一胜难求,显然与赛季前高调喊出的挑落梅赛德斯的目标相去甚远。

当被问到迟迟无法获胜是否让他感到惊慌时,意大利人说:“如果赢下比赛的话,你可能会像冲上云霄那般激动,因为我是个很有激情的人。但是我的这个角色要求忘记不愉快的比赛,保持冷静。“

“我总是说,我不相信好运气和坏运气。但是对于这场比赛,我觉得运气辜负了我们太多。但是在这个世界里,你需要忘记过去的结果,继续努力,放眼未来,瞄准下一场比赛。我们会坚持自己的方法。”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奥地利大奖赛
赛道 红牛环道
车手 Kimi Raikkonen , Sebastian Vettel
文章类型 突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