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手市场:等待佩雷兹的关键决定

基米•莱科宁和尼科•罗斯伯格分别与法拉利和梅赛德斯的续约,并没有让F1车手市场彻底偃旗息鼓,除了前三名的大车队之外,其后的八支车队之间都暗流涌动。

塞尔吉奥•佩雷兹成为了最有可能推倒多米诺骨牌的人。尽管印度力量老板维杰•马尔雅在银石放出话来,车队与他拥有2017年的合同,两名车手都将留下。但是,墨西哥人承认并非没有可能离开,而他会与自己的赞助商一起做出决定。

印度力量近几个赛季基本能够维持在第五、六名,受惠于迈凯伦仍处于蛰伏期,今年“保五”应该没有太大问题,而挑战第四名的威廉姆斯也不是完全没机会。2016赛季已经过半,虽然提出“争四”的目标,但是印度力量已经把重心转向2017赛车的研发。

匈牙利大奖赛后,法拉利人放风声称在社交网站上见到佩雷兹与雷诺人握手的照片。但是,佩雷兹各个公开的社交网站都无迹可寻,除非他有另一个私人账号,而且恰好与法拉利人有着联系。印度力量内部人士对该传闻嗤之以鼻,直言如果佩雷兹离开,将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Sergio Perez, Sahara Force India F1 with Jenson Button, McLaren on the drivers parade

佩雷兹和巴顿

图片: XPB图片社

可以理解的是佩雷兹想要加盟一支厂商车队,唯一可能的只有处在重组期的雷诺。法国制造商已经开始对Enstone基地加大投入,招兵买马,更新设备。就资源来说,雷诺显然比印度力量更有保证。

佩雷兹已经在效力印度力量的三年里重新证明了自己的能力,特别是今年的两个领奖台成绩。而且,他的背后拥有相当可观的赞助经费,即使雷诺这样的厂商车队也难以拒绝。

雷诺不是唯一可能把佩雷兹从印度力量挖走的车队,威廉姆斯或许也有半路“截”走墨西哥人的可能。尽管副领队克莱尔•威廉姆斯声称并没有与他有很多交流。而且,她曾经表示今年会在车手市场主动出击,不会被动地等到多米诺骨牌倒下。

2009年世界冠军简森•巴顿是威廉姆斯的主要目标。克莱尔表示经验和名声是车队选择车手的两大标准。巴顿无疑二者兼备,他在商业市场上很受赞助商青睐。

当瓦尔特利•博塔斯留在威廉姆斯的希望更大时,菲利普•马萨的前景略显暗淡。对巴西人来说,支持了他整个职业生涯的Petrobras(巴西石油公司)深陷财政丑闻,能否继续一如既往地提供资金,成为一个疑问。但是,迈凯伦在欧洲赛季结束前不会做出决定,又一次耽搁着巴顿。

夏休期之后,迈凯伦将迎来约斯特•卡皮托,罗恩•丹尼斯指望他用在WRC的成功经验给迈凯伦带来新气象。卡皮托是否会在2017年迈凯伦车队阵容上有不同的见解不得而知,但是一切迹象显示,迈凯伦希望尽快让斯托弗•范多恩参加比赛,否则失去他的风险非常大。巴顿当然希望迈凯伦尽快做出决定,但是威廉姆斯不会等得太久。 

Lance Stroll, Prema Powerteam Dallara F312 - Mercedes-Benz
兰斯·斯托尔

图片: 马里奥·巴特克维亚克

需要注意的是,17岁的加拿大人兰斯•斯托尔不排除成为威廉姆斯2017年正式车手大黑马的可能。

斯托尔在F3欧锦赛表现极其出色,在已经结束的21回合比赛里,获胜次数达到三分之一。今年,他被威廉姆斯命名为测试车手。虽然还未在正式场合驾驶过F1赛车,但是据悉,斯托尔正在进行大量的私人测试。

家产达到24亿美元的劳伦斯•斯托尔为了儿子的F1梦想可谓不惜血本。买下一辆2014赛季的威廉姆斯赛车,帮助他适应使用了混合动力和复杂方向盘的现代化赛车。这些私人测试在多条兰斯没有比赛经历的赛道进行,可见他的雄心壮志。这不禁让人想起2006年刘易斯•汉密尔顿在赢得GP2年度冠军的同时,驾驶迈凯伦赛车累计进行了里程超过1300公里的测试。
今年10月底,年轻的斯托尔将年满18周岁,按照规定可以向FIA申请F1超级驾照。如果他的父亲打算开出一张支票,相信斯托尔在不久的未来成为正式车手,不会有太多的阻碍。

Kevin Magnussen, Renault Sport F1 Team and team mate Jolyon Palmer,Renault Sport F1 Team as the grid observes the national anthem
马格努森和帕默尔

图片: XPB图片社

传言称雷诺是马萨的后备计划。至于雷诺的现有阵容,车队唯一的积分来自凯文•马格努森。丹麦人明确向车队表达了留下的意愿,而他声称“没有迹象表明我不会留下”。有利于马格努森的是雷诺在周五派替补车手埃斯特班•奥康出场时,替换的都是乔林•帕默尔,这显然对后者是不利的消息。

作为2014赛季GP2年度冠军,帕默尔并没有在到目前为止的12场比赛里有明显的过错,但也没有出彩的表现。只是,在布达佩斯因为打滑而错过获得第一个大奖赛积分的机会,可不会给他加分。雷诺收购路特斯后,多少有些被迫接纳了英国人。除非他在下半赛季有特别惹眼的发挥,或者让人难以拒绝的资金保证,否则2017年恐怕只能另谋去处。

梅赛德斯非常希望奥康能够在明年获得比赛机会,同时也想帮助帕斯卡尔•威尔雷恩得到更好的锻炼。于是,在霍根海姆的时候传出一个声音,如果威尔雷恩和奥康明年同时代表雷诺比赛,会让梅赛德斯很高兴。但是,其中的逻辑过于牵强,因为雷诺显然不再使用梅赛德斯引擎,哪怕可能因为路特斯的历史,对德国制造商还有一部分的债务。

Esteban Ocon, Renault Sport F1 Team Test Driver with Stoffel Vandoorne, McLaren Test and Reserve Driver
奥康以及范多恩

图片: XPB图片社

但是,如果威尔雷恩和奥康同时身披马诺战袍呢?印度尼西亚新人里奥•哈尔延托在2016下半赛季继续为马诺比赛还没有得到保证。夏休期对于他的经纪人以及车队都没法停歇,他们将一同全力游说印尼政府为哈尔延托提供足够的资金支持。倘若一旦没有任何进展,奥康无疑是替补哈尔延托的人选之一,而梅赛德斯会为他扫清DTM的障碍。

不过,乔丹•金恐怕也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为了成为马诺的研发车手,他所支付的费用金额——父亲贾斯丁•金仍是马诺股东——不亚于车队使用梅赛德斯动力单元所需的数字。本赛季的GP2,金已经赢下了两场周日冲刺赛的胜利,另有两次登上领奖台的纪录,这为他未来正式参加F1美化了履历。

也有传言把范多恩与马诺联系到一起,就像当年红牛把丹尼尔•里卡多送到HRT参加了半个赛季一样。比利时人很明显想通过比赛的机会来保持状态,而Super Formula并不是他必须完成的义务。

对于威尔雷恩来说,罗斯伯格续约二年,意味着2018年之前他都没有机会成为梅赛德斯的正式车手,除非有戏剧性的变化。他的命运并不在自己手里,而是由梅赛德斯说了算,显然在2017年找到一支有竞争力的车队难度很大。

Daniil Kvyat, Scuderia Toro Rosso
科维亚特

图片: 红牛信息库

相比之下,在确定卡洛斯•塞恩斯明年留守红牛二队后,赫尔穆特•马尔科只需要考虑一个问题:是再给丹尼尔•科维亚特机会,还是“无情到底”,把皮埃尔•加斯利提拔上位。如果说此前科维亚特还有一定的机会,因为在低级别比赛里取得胜利几乎是马尔科的“强制指标”,但是现在法国人已经在银石和布达佩斯赢下了两场GP2周六长距离赛的胜利,位列积分榜第二。

今年的新车队哈斯已经达成了赛季前定下的获得积分的目标。莱科宁留在法拉利,意味着罗曼•格罗斯让只能把眼光放到2018年,而这自然需要他明年留在哈斯继续拿出令人信服的表现。埃斯特班•古铁雷斯在治愈了此前的疾病后,赛道上表现有所提高。他是哈斯机械自动化在墨西哥市场的重要“棋子”,而且还有与法拉利的关系,再为哈斯比赛一年不应有太大问题。虽然查尔斯•勒克莱尔已经代表哈斯在比赛周末出过场,但不要忘记他也是法拉利赛车手学院成员,而法拉利通常希望年轻车手在GP3和GP2接受更多锻炼。

Felipe Nasr, Sauber F1 Team
纳斯尔
图片: XPB图片社

不要忘记索伯。随着车队获得拯救,2017年的参赛也得到了保证,剩下的就是车手如何选择。诸多蛛丝马迹显示马库斯•埃里克森与新公司高层之间有着难以言喻的关系,看起来瑞典人无需为自己的未来担心。同时,菲利普•纳斯尔的赞助商Banco do Brasil(巴西银行)显然有着比Petrobras更加良好的形象,也没有参政问题。假使马萨真的要告别F1,Banco do Brasil更会想方设法力保纳斯尔留在索伯,留下巴西在F1最后的火种。

如果佩雷兹如期按照自己给出的时间表,在夏休期之后宣布2017赛季的计划,那么其他主要的比赛席位很快就会敲定。因此这个夏天,对很多人幕后者来说,恐怕会有更频繁的旅行。

Jenson Button, McLaren on the drivers parade
巴顿

图片: 迈凯伦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文章类型 特别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