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维斯塔潘还未遭遇严重后果

规则上,“天才少年”马克斯•维斯塔潘在赛道上屡屡使出激进的防守动作,并非真的有问题。但是在围场做人方面,他正一次次敲击车手之间的底线,而这是一场更危险的游戏……

“无所畏惧,不带敬意(No fear, no respect)”。这是托托•沃尔夫在上周日的比利时大奖赛后,被问及对维斯塔潘在赛道上凶猛防守基米•莱科宁的看法时,他所形容的他眼中的荷兰人。奥地利人的话没有恶意,他自己也曾是一名赛车手。

一个赛季三次“单挑”莱科宁,维斯塔潘保持着胜利者的姿态,却触碰了芬兰人的神经,令向来寡言的“冰人”满腹牢骚甚至咆哮。与在亨格罗林是否多次变线的争议不同,这一次是他在刹车区观察后车的行动后非常晚地移动位置来防守。 

Kimi Raikkonen, Ferrari SF16-H and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RB12 battle for position
维斯塔潘与莱科宁争夺位置

图片: XPB图片社

FIA在《竞赛规则》对防守时的多次变线有相关条款,但是没有涉及防守时多久刹车或移动位置才不算违规。“惊艳,也危险”,这是梅赛德斯运动主管的总结。而莱科宁除了坚信“有些事情不对”,他预言维斯塔潘继续这样“迟早发生大事故”。

实际上,维斯塔潘在斯帕已经卷入了事故,那就是一号弯争夺里与两辆法拉利赛车的连续碰撞,而赛会干事没有任何动作,把它归于了正常比赛事故。当两个阵营里互相推卸责任时,辩论也在新闻中心里展开:年长的记者(或许更世故)说维斯塔潘太冒进,在那个位置没可能进弯,而骑上路肩就等于对赛车失去控制;年轻的记者(或许更激情)则坚持莱科宁让出了足够的内线空间,荷兰人完全控制着赛车。

如果没有外线的塞巴斯蒂安•维特尔,结果会容易预料:’莱科宁冲出赛道,把进弯路线让给对手;或者,维斯塔潘撞上芬兰人后,弹向看台。

对于没有发生的事情,永远能够以自己的认知、对车手的了解,进行判断,而不同的赛会干事恐怕会有不同的观点。这里的另一个——更加重要的——问题,在于心态和精神层面。

身为2007年世界冠军,莱科宁在赛道上的干净和公平始终如一,他会尽自己所能避开撞车。记得2012年在英特拉格斯的起步后,为了避开从后撞上正在争冠的维特尔,他主动跑出赛道。

三个月后在雪邦,笔者问了他相关的问题:假设赛季最后一场比赛,你与维特尔争冠,而且你积分领先,你还会主动避开吗?芬兰人的回答很直接:愚蠢的问题。你永远不想在比赛中与任何人碰撞,无论他是谁,在什么情况下……所以,没有维特尔的话,斯帕的结果可以想象。

阿亚顿•塞纳
阿亚顿•塞纳

图片: XPB图片社

但是,历史告诉我们,假设的情况确实发生过,而有些车手非常有心机。事实上,如果在斯帕时不是莱科宁,维斯塔潘是否还能挤到那个位置,还是一个问号。同样,在一对一攻防时,如果维斯塔潘面对的是别人,结局会如何,尤其是与刘易斯•汉密尔顿或费尔南多•阿隆索交战的话?

并非暗示维斯塔潘碰上汉密尔顿或阿隆索会发生事故,而是两位世界冠军都是态度更加坚定的车手,精神更如磐石,以及拥有强大的气场,更不会让步。

1997年世界冠军雅克•维伦纽夫在上周末早些时候接受采访时说:“我感觉FIA不会处罚他,如果他做了一些不对的事情。他不会束手束脚,这让他变得自负,现在其他人需要明白这一点。”

沃尔夫说维斯塔潘让他想起了阿亚顿•塞纳和迈克尔•舒马赫。说来,尽管塞纳与舒马赫的巅峰对决从来没有上演过,但“车神”在有限的比赛里,已经对初出茅庐的德国人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与舒马赫有历史过往的维伦纽夫指出:“当时的德国需要一名车手,而他与塞纳对抗,还撞了他。这让舒马赫真正崛起,因为他击败的都是伟大的车手。”

当维伦纽夫把维斯塔潘与舒马赫相提并论时,红牛赛车顾问赫尔穆特•马尔科——他当然维护亲自提携的荷兰人——则在赛后说:“即使阿亚顿•塞纳也有躁动的时候。”

Dr. Helmut Marko and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维斯塔潘和马尔科博士
图片: 红牛信息库

所以,F1历史上伟大的车手都有魔鬼的一面。他们很早就展现出胜人一筹的才华和天赋,知道自己能在赛道上做到哪些事情而且更加坚决。某些时候,天才的他们看起来自负,敢于做一些常人不会做的事。

但是毕竟赛车运动是非常危险的,FIA出台了规定:必须给对手让出一辆车宽度的空间;不能在直道上防守时连续变线。这些都是一次又一次舒马赫VS塞纳、塞纳VS普罗斯特、舒马赫与希尔相撞、舒马赫与维伦纽夫相撞……诸多险情换来的教训。当然,真正的”Racer(赛车手)“,永远会挑战规则的极限,走在临界点,就像维斯塔潘这样,而且也会有尼科•罗斯伯格在霍根海姆受罚的发生。

无畏,是我们希望看到的车手精神表现,但不代表不计后果。从F4到F3,再到GP3和GP2,激烈厮杀引发的大碰撞屡见不鲜。这些年轻车手为了走进F1而互不相让,有时甚至抱着同归于尽之心,因为不出挑,就会遭到无情的淘汰。此时,你只能摇头叹息,而看到马克•韦伯在Eau Rouge那样超越阿隆索时,由衷地发出赞叹。

当年轻的佼佼者脱引而出来到F1的世界,更大的挑战方才来临,而且是在精神层面。如果你想——能够——长时间站立在这个非常小的圈子里,必须懂得游戏规则,否则总有人会给你教训。就这一点而言,马尔科所指的,其实就是塞纳也在早年与尼尔森•皮盖、奈基尔•曼塞尔的较量后,吸取了教训。

“F1十大恶人”里,你对舒马赫、塞纳的名字不会陌生,还有帕斯托•马尔多纳多和从前的罗曼•格罗斯让,但是米卡•哈基宁也占据一席之地,是不是出乎意料?

在加冕二届世界冠军前,已经才气尽显的“芬兰飞人”也总是导致车祸,他撞队友塞纳,撞对手鲁本斯•巴里切罗;1994年在老霍根海姆进行的德国大奖赛,他在一号弯触发了14车连环相撞的事故,并为此被禁赛一场。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马克斯·维斯塔潘

图片: 红牛信息库

上周日下午,维斯塔潘与法拉利之间气氛紧张。面对荷兰同胞媒体时,他丢下一句“如果他们毁了我的比赛,我肯定会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而且承认他对莱科宁的凶狠防守就是因为一号弯的事故。

我们只能把这当作他年轻气盛,加上比赛的肾上腺素作用在比赛后继续发酵。那样的心态很明显对谁都没好处,何况关系到自己和别人的安全。

很多运动赛场上,都越来越强调“尊重(Respect)”:尊重对手、裁判、观众,也是对自己和职业的尊重。足球场上有太多例子:容易情绪激动而犯规、吃牌的球员,总是会特别受到裁判的“照顾”;假摔多的球员,哪怕真是被绊倒,也可能被认定假摔。

“天才少年还是坏小子?”当德国同行把这个标题的杂志文章放到维斯塔潘面前时,他毫不犹豫地圈了后者,当然是为了娱乐一下。不过,就像维伦纽夫说的:“他很有性格,很出挑。无论在F1还是其他运动,都是如此。”

然而,切勿忘记,维斯塔潘毕竟只有18岁,刚刚参加F1一年半,他的羽翼还未丰满,心理尚在磨炼中。所以,只能祝他好运,祝与他交战的车手好运,因为我们不希望直到危险的事情发生,才换来实质的改变。

Max Verstappen, Red Bull Racing
马克斯·维斯塔潘

图片: 红牛信息库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车手 Max Verstappen
车队 红牛车队
文章类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