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或许会毁掉现代汽车运动的巨大威胁

Charles Bradley认为,绝不能让不合理的赛道界限规范措施和过度复杂的赛车给我们的赛车运动蒙上阴影。

赛车手们就像是首席女歌唱家,或是歌剧男高音,也像是芭蕾舞明星,他们就是人们来看赛车的原因。

 

所以,难道我们不应该为他们提供一个自由的舞台,让他们能发挥自己的最大潜力吗?

 

我看到,有两大阻碍横亘在我们面前,让我们无法看到2016年度最高水准专业赛车手们的最佳表现。其一是赛道界限,以及规范措施的合理性;其二是现代赛车不断增长的复杂度,这甚至让人有一种感觉,车手们们在方向盘上按的设置按钮,比转动方向盘本身更加重要。

 

所以让我们来谈谈这两点……

Felipe Massa, Williams FW38 sends sparks flying

Felipe Massa's Williams FW38 runs wide over kerbs, sends sparks flying

Photo by: XPB Images

1:赛道界限

在红牛环赛道上举行的奥地利大奖赛期间,赛道界限的问题被赛道本身的特性所放大。大量严重跑出赛道的情况说明了车手可以走作弊路线来实现更好的圈速——除非能严厉规范赛道界限。

有两种方式来严格规范赛道界限:一是极度严格的赛事裁判,这就意味着比赛中将会发生许多犯规惩罚;二是使用极激进的路肩,从根本上杜绝车手线路走大驶出赛道。

严格的赛事裁判就会导致很多无效计时圈和赛中惩罚。这对车手来说会是个对犯规的阻挠,而对车迷而言,就会让他们迷惑万分,很难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Joel Eriksson, Motopark Dallara F312 ? Volkswagen
F3 at the Red Bull Ring

Photo by: Alexander Trienitz

 

几个月前,在红牛环赛道举行的F3欧洲锦标赛上,仅仅一天就发生了将近100起因赛道界限问题而导致的判罚。想想如果F1也像这样的话……

 

在昔日的美好时光里,赛道界限可以通过结实的路肩,草坪和砂石地来规范。然而,高路肩因为来自摩托车赛事同仁们的压力,而被如实地铲平了。同时,不断推进的安全运动意在消除赛车驶出赛道到草坪和砂石坑上的安全隐患。

 

所以FIA设计了更平缓的路肩,利用动力学原理比如负轮胎角,来破坏驶上路肩的赛车平衡。并且,在红牛环赛道,他们将此类路肩与激进的“法棍”形路肩混合,形成了更可怕的犯规威慑。

 

然后丹尼尔•科维亚特在Q1里发生了可怕的事故。我们从中可以看到两点:是他自己做了决定(或犯了错误)驶上路肩的,但是触到路肩直接导致他发生了一次严重的侧滑。可以看出这种威慑方案不是最理想的。

Daniil Kvyat, Scuderia Toro Rosso in trouble

Daniil Kvyat's Scuderia Toro Rosso suffers suspension failure after hitting kerbs and crashes

Photo by: XPB Images

在银石的排位赛中,有三个弯角的赛道界限有严格判罚。而当时我们险些要去跟所有人解释,为什么主场作战的主角(刘易斯•汉密尔顿)在做出最快圈速之后,依然没有排名第一……所以这也不是最理想的方案。

当我们谈到激进路肩的时候,关于赛道界限的运动性争辩很快就会被混淆成“安全性”的争辩。如果在一个快速弯放置一个香肠型的路肩,很快就会有人抱怨说这可能会给赛车带来危险,或者容易破坏赛车并导致一场事故。

这难道不就是,对赛道界限的认识必须同时与安全性相结合?这其中需要找到一个平衡——果真如此?

Rosberg's steering wheel
Mercedes F1 steering wheel

Illustration by: Giorgio Piola

2: Overly-complex racing cars

2:过度复杂的赛车

赛车的复杂性可能是一个更难阐述的话题。当然,赛车运动应该维持它既是一项工程实践,也是驾驶技术的展示,并且革新存在于赛车运动的基因之中。

然而,科技与人类操控必须要合理结合,并且这种结合应该更偏向人类操控。科技绝不应该比车手更加重要。

在此一个绝好的例证就是F1无线电管控的影响。在如今混合动力时代超乎想象的复杂赛车环境,超高燃油效能赛车意味着在方向盘上有数百个可用的设定。James Allen在近期的一次对帕蒂•洛维的采访中,谈到了梅赛德斯的方向盘,洛维将它描述成“一个非常、非常复杂的机器”。

洛维解释说车手“必须在他驾驶的同时理解他的赛车正在发生什么”并且面对“多到令人生厌的开关选项”。梅赛德斯的方向盘有三个旋钮,一个就是你经常在无线电中听到的“Strat(战术)”设定(译者注:车队根据可能出现的情况预输入的动力单元调校模式),另两个也是同样经常听到的变速箱和引擎的调整钮。

一方面来说,所有的这些科技和控制都能在车手的指尖实现,实在令人惊叹。但是另一方面来说,这些是不是太过头了?“机械诱惑”,Stefan Johansson这样称呼它……

这带来的风险是,会让车迷有一种感觉:好像工程师拥有太多的掌控权,甚至超过了车手本身的技术。

不管如何,这项运动的未来完全取决于人们如何消费它,以及车迷们如何看待它。而它必须完完全全是一场英雄们驾驶着我们凡夫俗子只能在梦中驾驶的惊人赛车进行的竞速比赛。

#9 Audi Sport Team Joest Audi R18 e-tron quattro steering wheel
Audi R18 e-tron quattro LMP1 steering wheel

Photo by: James Holland

结论

车手们——明星们——仅仅是人类,所以我们如何保证他们始终能有最好的利益?这就是FIA车手委员会的议题。它建立于2013年,目标是探讨这些问题,提出建议,并最终提供推进问题的解决方案。

勒芒传奇汤姆•克里斯滕森是委员会的现任主席,他是一位可靠稳重的舵手。我已经认识汤姆将近20年了,他一直都十分有原则又非常务实。

Tom Kristensen, Audi Sport Team
Tom Kristensen, 奥迪车队

最近在都灵举行的FIA运动大会上,他就这项运动的未来这一主题向与会代表发言:“这些年,安全性上的发展呈现非常好的景象,这当然十分重要,也是一桩大好事。但是我们——车手委员会——同时也必须要审视运动性方面的景象。

“如今,你可以很轻易很迅速地学习掌握赛道特性。我们想要确保我们致力于一个运动性的未来,因为对于年轻车手们来说,一切可能来得太容易,而他们没能学到足够的尊重。

“在未来,我们要能看到车手的最好状态,看到他们在经过计算的风险下展现优秀的技巧——他们不再能摆脱什么(风险),也不能在失误的时候只损失一点点。”

我完全同意。我希望这项运动尽可能地安全,但是我不希望它如此克制,过多管控且过于复杂,这使得车手们在比赛中无法做出任何改变和不同的表现。我也不希望在这项比赛中有人可以冒险挑战赛道界限判罚,并且逃脱惩罚(或者没能逃脱惩罚,也是同样)。

其中的平衡必须要明确,这一平衡必须是要将科技与车手分开,或者让这项比赛能有很好的安全性,但不能牺牲这项比赛本身。

 

翻译/涂文芃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文章类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