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劳达笑话”对F1变革带来哪些启示

刘易斯•汉密尔顿在铃鹿决定与媒体开战显得有些极端,但是Jonathan Noble认为这位世界冠军一反常态的举动说明了F1需要改变。

我讨厌听起来像一个无聊的老人(虽然我很可能是),但在这种情况下,我还是想要回顾一下往事。

请忘记某位世界冠军觉得把一只兔子或鹿的图案贴在脸上,是全世界最有趣的事情。曾经有那么一段新闻发布会的片段,让我觉得很好笑。那是1993年的法国大奖赛,聚集在一起的F1车手们被要求诉说他们所做过的最可恶的恶作剧。

平凡的恶作剧如敲酒店的门然后逃跑;盖哈德·伯格说他把阿亚顿·塞纳的公文包扔出直升机,而当时巴西人还在他身边笑。然后就轮到了日本车手片山右京。

不过这位泰里尔车队车手的英语水平有限,意味着他无法完全明白这个问题的意思。所以他误认为他们要他讲述自己所听过的最糟糕的笑话。

“从前有一条蛇和一头大象。然后他们在森林里相遇了,”他开始说道。此时其他车手们都眼前一亮,因为他们已经意识到了故事的走向。

“他们都停下了脚步。大象说:‘你知道我是谁吗?’蛇回答道:‘是的,你有大耳朵和长鼻子,你是一头大象。但是大象,你知道我是谁吗?’‘是的。’大象回答:‘你有滑稽的皮肤、没有头发,没有耳朵,所以你是尼基·劳达。’”

这个笑话引起了全场哄堂大笑。相信即便是汉密尔顿也会被它逗笑。

相同的形式

当然要比较两个截然不同的时代总是充满难度。但是它说明了赛前新闻发布会的形势已经超过20年没怎么改变了。它们实在有点太老掉牙了。

如今,汉密尔顿由于一出Shapchat的恶作剧,最终引发了和媒体之间一场不必要并且微妙的战争。这总是没什么值得高兴。但事实上,讽刺的是自从新闻发布会成为了电视直播,它们对车手来说就变得很烦人,同时也让媒体很没有成就感。

当然,新闻发布会并不是一个娱乐的环节。它们的重点是帮助媒体接触车手和车队老板,系统化地收集他们的讲话和信息。它们也并不是花球和烟花可以带来不同效果的场合。

这种信息概括收集的方式曾经效果很好。但是在近几年,却很快开始走下坡。原因是迅速变化的媒体行业,以及人们如饥似渴地期待看到电视呈现更多内容。

作为对观众进行现场直播的节目以及媒体,已经很少有东西能够激励他们参与新闻发布会并提出问题。因为最终他们只是在为别人提问而已。

问一个有见地的问题,提供崭新的知识,得到一个精彩的回答。你所作的一切只是提供给别人一个故事,让他们从中获得褒奖。

当你回到桌子的时候,你的问题已经被发布到了全世界。许多“足不出户”的新闻机构和网站也会对其报道。最终,在新闻发布会上下功夫只是意味着你可以“传播”你自己的故事。

对于希望为读者和编辑提供额外价值的记者来说,最好的方法是等待远离摄像机的车手或者车队人员。这样他们不仅将在更放松的环境下获得更好的答案,同时记者也能拥有时间和空间在合适的时间写出新闻。

媒体知道国际汽联的发布会缺乏价值,加上车手们知道这是电视直播,注定导致了恶性循环,让车手们无法被提问最好的问题,所以也不会有好的回答。越是没有好的回答,媒体越是没有提出好问题的渴望,如此恶性循环。

相同的问题

在新闻发布会后,电视台记者在围场进行采访时也遇到了类似的恶性循环。曾经只有几位电视台记者通过群访从车手那里获得想要的答案。而如今却有超过一打的不同电视台争抢位置,询问车手同样的问题。

由于被记者接连提问相同的问题,车手们的回答成为了传声筒,让他们备感无聊。同时这对于广播电视也不是件好事。今年早些时候有一位车手告诉我了他所学到的对付电视台的诀窍。那就是回答第一个问题,对于第二个记者调整和完善它,然后不断令地重复直到它结束。

很显然汉密尔顿已经达到了某个让他难以忍受的点。或许原因就是基于在马来西亚,他所提到的“有些事和有些人不希望我赢得今年的冠军”所引起的巨大的媒体风暴。他知道铃鹿的周四又会被无止尽地提问同样的话题。或许这促使他去做一些新奇的事情。

通过社交媒体在照片上贴上小鹿和小兔的脸并告诉记者们去看他的社交媒体,这是否是正确的抱怨方式仍有待商榷。但是他的抱怨也有些价值,那就是说明了如今的新闻发布会的形式确实有点腐朽。

过长的赛季

也有很多关于如今的F1围场缺乏兴奋点和交流的说法,而在铃鹿的周末,最大的新闻是实际就是:有人在新闻发布会上胡来,对于一些不满的记者所作的事情感到不满,于是决定不接受他们的采访。

这也是这个运动的症状,那就是它无法呈现如今所需的娱乐或者故事性。电视频道、报纸和网站全天候都需要这些内容,渴望无论是任何形式的内容。这也正是国际汽联一开始会直播新闻发布会的原因。

不过如果各车队在赛道上表现的差异很小,车队和车手之间很少有争议和摩擦,没有说一些劲爆话题的诱因,那么这些新闻也几乎不会被报道。

只有很少数的情况,你会因为梅赛德斯取得头排,胎压设置、法拉利和红牛争夺亚军、引擎模式,或者威廉姆斯和印度力量争夺第四感到兴奋。车队同样也不愿意解释一些有趣的事情,唯恐会给他们的对手带来优势。只有当混乱状况频发,比如比赛发车、糟糕的天气、撞车或者引擎故障或者车手交换,才终归有一点可以谈论的事情。

即便有21场比赛也于事无补。因为更多的比赛周末只不过是相同的车手在相同的位置做同样的事情。这就像世界杯的小组赛,每支队伍都和对方踢三次。我可以保证三次一过,缺乏故事性和冲击性的结果将会让人感到很无聊。

高涨的情绪

正如汉密尔顿指出,F1真的可以改变其形式,让它更为人性化。有一些时刻需要被直播,比如减速圈或者休息室,电视应该尽一切手段呈现车手的情绪。赛后休息室就是这方面一个很好的亮点。

但是比赛周末也有些时刻,无需电视转播存在。因为一些文字媒体的功能对于电视并不合适。电视(娱乐)的需要和文字媒体(信息、概括、背景)的需要可以说不同,因为他们本来所针对的市场就有所不同。

所以让我们来重新考量周四发布会的形式。仅仅让一到两位车手在一个更放松的环境,讨论一些真正的热点。可以让一些让观众抛出一些开放性的问题,只要他们喜欢哪怕具有争议也可以。同时远离摄像机,那样车手们不会感到他们正在被展示。

另外,为什么不给播音员主持人更好的访问机会?即便是通过共享FOM掌控的摄制组,也可以拍摄更多情绪高涨,或者准备更好的访问。不要再搞什么茶话会了。

汉密尔顿选择和媒体开战,不希望再坐下等着被问问题。他为所有报道梅赛德斯(就马克斯•维斯塔潘防守)上诉的人都贴上了“白痴”的标签、在推特上封锁媒体的行为有点极端,但是他针对哪些人,他们心知肚明。

不过,如果他在日本的插曲能够变为催化剂,让F1考虑如何让这项运动和媒体来满足现代媒体的需求,那也不失为好事一件。

 

翻译/马力欧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车手 Lewis Hamilton
车队 梅赛德斯车队
文章类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