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乏味首演无碍“疯狂”巴库成为F1新宠

欧洲大奖赛也许不是一场赏心悦目的比赛,但是Jonathan Noble相信巴库街道赛道本身可以在不久的将来成为经典的F1赛道之一。

很难说在阿塞拜疆举行的第一场F1比赛里哪一点最令人惊讶:是巴库向我们呈现了如此美丽的赛道?还是如此高质量的赛道在周日呈现了一场如此无聊的比赛?

前两天的F1练习阶段和排位赛中场面狂乱、事故频发,再加上两场混乱的GP2比赛,对一场激动人心的欧洲大奖赛的期望达到了新高。于是赛前的几个小时里,所有人都在激动地谈论着比赛中到底会发生什么事。

比赛开始前一小时,我遇到了赛道设计师赫尔曼·蒂尔克。当时我问他对整个周末有多满意,而他脸上稍带紧张地说:“我在比赛结束之前不想进行评论。”

当我和他谈起瓦尔特利·博塔斯在排位赛中做出了惊人的378公里/小时的尾速时,他扬起了自己的眉毛。

正当赛前人们普遍认为这场比赛会成为近几年最疯狂的比赛,比赛的过程却让人措手不及。尼科·罗斯伯格统治了整一场比赛,而仅有的几次退赛也是由机械故障造成。车队在轮胎使用上的保守,以及车手们在观看两场GP2后普遍产生了只要保守完赛就能取得好成绩的想法,让人实在无法感到一丝的兴奋。

赛道结构挑战

但是,可能巴库的无聊仅仅是相对只看了周日这一场比赛的观众而言,而这无法掩盖一些事实:F1可能在里之上找到了又一颗明珠,而它可能成为继摩纳哥和新加坡之后又一场标志性的街道赛。

蒂尔克说,最终呈现在我们面前的这一赛道布局,是他提交给伯尼·埃克尔斯顿的三种方案中最为“疯狂”的,这一布局能够在未来为我们带来精彩的比赛。车手在这里需要“冒险”才能获得“奖励”。要获得好成绩不仅仅是增加下压力那么简单,还要求车手使用路肩和冲入缓冲区的失误来寻找极限。

这条赛道需要车手在所有地方做出“牺牲”:平衡下压力和直线尾速;车手的操控必须非常精准;每一位车手都要时刻提醒自己,一旦犯错,比赛就此结束。丹尼尔·里卡多和塞尔吉奥·佩雷兹在15号弯发生的事故很好地向我们展示了这一点。

不过,对F1来说最好的是赛道看起来非常壮观,而在这样的赛道上,你会对这些车手所从事的工作感到敬佩。赛车低下压力的设置、狭窄的街道和高尾速让我们见识到了F1的迷人魅力。

与曼岛相比

巴库前一周,梅赛德斯运动总监托托·沃尔夫与几位梅赛德斯高级工程师一起去现场观看了曼岛TT摩托车大赛。他认为这次经历提醒了他比赛的观赏性有多重要。

“当我在曼岛时,我的所见所闻提醒了我为何我们热爱赛车,”沃尔夫说,“是因为我们喜爱漂亮的赛车,喜爱精彩却带着风险的驾驶。在曼岛TT,车手在比赛中随时面临着失去生命的风险,而当他们推进至极限时,甚至让这一场比赛有了一种神秘感。”

“接着是他们骑摩托车的方法。当我们看着他们比赛时,哪怕是其他摩托车车手,每个人心中都会有一种‘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的感觉。”

“我完全不敢把摩托车骑这么快,我没有这个勇气。他们在比赛中有一些甩尾,他们对付颠簸的方法,我在相同的情况下肯定控制不住赛车。这些画面让我意识到,除了高人一等的勇气,他们有着普通摩托车手所不具备的技术。”

不过沃尔夫承认,相比汽车运动,摩托车比赛的一些本质元素让这项运动不可避免地拥有更强的观赏性。

“车手的能力在摩托车赛中体现得更直接。一辆赛车只有在没有滑动时才能做出好成绩,因为赛车产生的下压力和G力是车迷无法亲眼见到的。而当摩托车在滑动时速度更快而且看起来还很精彩。假如一辆赛车的调校很平衡,我们会看到赛车转入弯道,车手踩下油门,赛车在出弯时不会出现转向过度。”

然而,无论是否因为低抓地力的路面或者撞墙的风险,在巴库,我们不断看到赛车滑向一侧,但就在眼看撞墙前,又惊险地被救回来。

亲民性

TT和巴库的另一相似点是它们都很亲民。在距离刘易斯·汉密尔顿和塞巴斯蒂安·维特尔等人大战仅有几百米距离的地方,你可以看到名胜古迹、游客栖息的咖啡馆、当地居民自顾自做着自己的生意。显然,与如果赛道被建在城外100公里相比,他们在今后更有可能前往现场观看比赛。

回顾TT之行,沃尔夫还说:“比赛由红丝带赛(编者注:Rid Ribbon Ride,指代为艾滋病防治筹集资金的赛事)收官。为了观看,我们穿过灌木丛和别人的后院,最后站在了一个小花园里。此时,那些时速可以高达每小时290公里的摩托车就在我们面前1.5米的地方飞驰而过。"

巴库也很相似。组委会在星期五晚上移除了许多塑料挡板。只见你走到一个街角,F1赛车在你面前以300多公里/小时的速度从护栏另一边呼啸而过。

恐怕本周末最令人失望的(除去无聊的比赛)是观众寥寥无几的看台,也许这是因为门票的价格远高于普通当地人所能够承受的范围。这一点非常可惜,因为这一个国家的F1市场有着巨大的潜力,如此精彩的赛道应该全场爆满。

当F1在明年回到这里时,所有的车队在空气动力学设置上会有更好的准备。车手们也会明白保守的驾驶方式可能在比赛中没有效果。那时候,我们会看到原本应该在上周日上演的乱战。

我已经等不及了。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欧洲大奖赛
赛道 巴库街道赛
文章类型 评论
标签 hermann tilke, toto wol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