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F1该如何打造一场引人入胜的精彩好戏

在Motorsport专栏记者David Malsher看来,吸引F1车迷的关键,并不只是人为的营造激烈的竞争,而是要让每辆赛车独立的表现更出引人入胜,以及接受大部分的比赛都不会像1971年的蒙扎大奖赛那样经典的事实。

美国和墨西哥大奖赛对我来说标志着一个小小的里程碑。那是自2007年以来,我首次在电视上连续收看两场F1比赛的直播。为了这篇专栏的目的,我决定坐下来收看美国和罗德里格斯赛道的比赛直播,所以也没办法快进掉那些无聊的部分。我的目的是尝试去想象,作为一个新的车迷如何有可能被或者不被比赛所吸引。

考虑到这已经是梅赛德斯第三年统治F1了,且美国大奖赛前,最重大的话题就是围绕着刘易斯·汉密尔顿被认为相比发车,更“擅长”使用一款手机的APP软件。对此我也没对他抱有很高的期望。 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杆位发车的英国人起步非常的好,锁定了胜局。在比赛的前三分之一,我们还见识到了丹尼尔·里卡多尝试阻挡尼克·罗斯伯格;马克斯·维斯塔潘在经历糟糕的发车后奋勇直追超越了基米·莱科宁,追到了罗斯伯格的身后,以及早些时候简森·巴顿和罗曼·格罗斯让扶摇直上的蹿升。

但是当比赛进行到三分之一,维斯塔潘的赛车遭遇机械故障后,比赛的一些紧张局面就开始消失了。首先是因为我们失去了F1中最炙手可热的天才。其次是因为他引发的虚拟安全车终结了罗斯伯格和里卡多一路战斗到最后的机会。

但是在比赛尾声,又有了一场全新的战斗可以欣赏。三辆赛车的策略“重叠”,因此他们在同一时间在赛道同一位置开始抢占领地。卡洛斯·塞恩斯拥有一辆操控很好的赛车,菲利普·马萨拥有很强大的引擎,费尔南多阿隆索则纯粹是依靠肾上腺素和机会主义在比赛。

所以总体来说,是的,我认为这是一场还不错的比赛。也祝贺电视导播完成了一项出色的工作,顺利捕捉到了前段和后段集团的斗争。即使那可能只是发生在平庸的雷诺之间。

我的结论是,美国大奖赛发生的事情,足以让一位潜在的新车迷有欲望去看下一场的比赛。但如果是这样的话,他或者她就会发现墨西哥大奖赛95%的进度都非常的令人失望。哪怕再多好位置的电视镜头也掩盖不了这点。

维斯塔潘、维特尔和里卡多的战斗显然终结了最后五圈的无聊局面,但是总的来说,这场比赛证明了两点。其一,单纯的通过一条很长的大直道连接一个慢速弯角无法制造激烈的竞争(这个想法曾被认为能够解决所有的缺乏超车的难题)。其二,DRS绝对不是F1的灵丹妙药。

但紧接而来的巴西大奖赛又是一场精彩好戏,穿插着两次比赛暂停以及黄旗。

如何定义一场精彩的比赛?

你可能认为这是需要所有人都看法一致的事情。但其实并非如此。有的人可能会错误的认为好的结果就意味着一场好的比赛。举个例子哈斯车队和梅赛德斯在墨西哥掉转了位置,于是埃斯特班·古铁雷兹和格罗斯让以一二完赛。汉密尔顿和罗斯伯格则以第19和20完赛,但其他的一切都照旧。我敢肯定会说这是一场无聊比赛的人将会减少一半。

墨西哥的狂热分子会因为古铁雷兹主场获得胜利而欣喜若狂。写手们将有机会大做文章,这个F1虚拟场景中的一切都会充满欢乐。即便没有超车动作,谁在乎?我们会永远记住这场比赛,它就是经典。

但是同样的道理,同样的画面。想象一下两辆梅赛德斯在一开始就撞车了,蹒跚地开回了维修区维修,出来后落到了队伍的最后面。与此同时法拉利、红牛和红牛二队的六辆赛车激烈火拼,不断地有超车,轮与轮的碰撞,指手画脚、纷争、痛苦和绝望。就在这一切发生的时候,汉密尔顿和罗斯伯格穿过车阵,在最后一圈的最后一个弯角,重返了他们传统的领先位置。

我想不仅仅是我会觉得这是一场精彩的比赛。但我也敢说大部分的评论者甚至是记者还是会吐槽这是又一场梅赛德斯取得一二的无聊比赛。90分钟的激烈角逐由于结果与以往过于相似而被完全否定。

什么是一个伟大的赛季?

通过审视车迷们在我们的评论专栏里的留言,看起来似乎可以肯定两个以上的冠军争夺者更利于打造一个出彩的赛季。罗斯伯格与汉密尔顿的分站冠军数从2014年的5对11,上升到了2016赛季的9对9。曾被认为是车队中手下败将的德国人如今领先于卫冕冠军。所以F1应该有更多的勾心斗角,就像梅赛德斯的高管们也允许了他们的车手们这么做。

但是目前看来我们也处在一个阶段,那就是客观的车迷并不在乎哪位梅赛德斯车手获胜。他们希望看到的是一场两辆银箭都被击败的比赛。

车迷之所以对于在过去三年取得出色成就的梅赛德斯产生冷漠的主流情绪,就我个人看来,是因为人们对于两人的看法存在明显的矛盾心理。汉密尔顿被认为是更好的车手。但是赛场之外他亦真亦假的戏剧化生活却让很多人相当厌恶。与此同时我也得到了人们关于罗斯伯格的印象,很多人都认为他不太配得上世界冠军。因此他获得支持的原因,仅仅就是他不是汉密尔顿。

如今很少有人会真正地偏袒哪一方,不像曾经支持汉密尔顿和阿隆索、阿兰·普罗斯特和阿尔顿·塞纳、尼尔森·皮奎特和尼格·曼塞尔、阿兰·琼斯和卡洛斯·雷特曼等等这些经典的队友其中的一方那样。如今的战斗更像是2009年,简森·巴顿和鲁本斯·巴里切罗在布朗GP时的样子。只有两人的车迷很起劲。全世界其余的车迷则都摆出了一幅无所谓的厌烦姿态。

客观的车迷

如果我们说最近的赛场比赛,F1拥有一场还不错的比赛,一场糟糕的比赛和一场相当出彩的比赛,那听起来对我来说颇为典型,至少一点也不惊讶。通常最顶级的车队拥有最棒的车手,制定出最出色的策略。因此他们可以远远跑开。紧随其后的就是所有东西排名老二的,以此类推。这是一项运动,因此有此精英体制。但我们是否真的希望F1另辟蹊径呢?

如果你阅读一些车迷的评论,或者甚至是一些记者的评论片段,你会追溯到“当时”,他们将“当时”定义为自己对赛车运动最开始产生兴趣的两到三年。F1比赛曾经就和塔迪拉的纳斯卡比赛一样,领头羊的斗争持续不断,在最后两圈的时候,前20位车手的差距只有5秒。

是的,当然。你可否想象这些人或者也会怀着敌意,谴责那些被我们真正称之为经典的比赛?比如1961年的摩纳哥大奖赛或者1981年的加拉玛大奖赛。领头羊没有频繁易主,超车也不是轻而易举,于是就被说无聊。

别轻易许愿

如果你的愿望是看到更多的车队和车手在整个赛季中分享冠军,前16位的赛车的差距被缩短在一秒钟之内,那么就去看印地赛车吧。但是印地系列赛稳定系数更高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其赛车拥有共同的底盘,并且只有两个引擎制造商。赛车的规格很相近,因此车队只有很小的余地能够调整赛车的调校来迎合车手的口味。

毫无疑问就这项赛事而言,这点做得非常成功。很少人会否认2012至2014年达拉拉DW12呈现了堪称在印地赛事100多年历史中最精彩的比赛。Dale Coyne车队的车迷也很乐意看到车队拥有优秀的天才车手,比如已故的Justin Wilson。他总是能够见证他的小车队和财大气粗的Ganassi 和Penske轮对轮比拼。

但是也有相当多的印地比赛车迷,认为这样的共性是可怕的。他们渴望看到更多的技术创新。然而不可避免的是,一些更富有的车队只希望把它们的钱用在建立适当的工程部门,并对于发展严格把控。因为他们并不希望自己脱离于大部队。

所以身为F1的车迷,你希望看到所有的车手采用相同的底盘和空气套件吗?那还能叫F1吗?这又有多少成真的可能?请记住,即便每个车都都收到相同的套件,他们还是能够自由地以不同的方式组装它们。最有实力的车队仍然能够遥遥领先来开差距。于是人们还是会表达自己的不满。

不要“平均化”比赛

我想接下来的假设是不言而喻的,但是我不认为是理所当然的。所以问题就是,F1永远、永远不应当落入圈套,在赛季中增加压舱物或者其他用于平衡各赛车表现的手段。在休赛期给予车队同一套部件去摆弄又是另一回事。但是在赛季中不断地篡改赛车来让竞争更变得更加公允,比如通过增加限制、扭力曲线或者重量,就会像打开潘多拉的盒子一样,或将一发不可收拾。

你是否能够想象,如果本周的阿布扎比大奖赛,梅赛德斯的一辆赛车比其他赛车都重75公斤?那你还是否介意看比赛?总之,因为车手和车队的成功就对其“处罚”不该被考虑。

谋求解决方案

如果我们赞同F1不能在赛车的性能方面被大众化,就等于接受了比赛等级制度的形态。如果发车的组成是最快的车在前面,最慢的在后面,那么就没有合乎逻辑的理由去期待最终的完赛顺序和发车有着天壤之别。

即便是每辆赛车都在单独跑,机会还是会为大部分的特定比赛有所准备。但首要的关键是,让每辆车单独的表演看起来都更引人入胜。引用F1名记 Tony Brooks在接受Autosport记者Nigel Roebuck采访时所说的:“作为一辆值得驾驶和观赏的赛车,它的动力应该比其底盘可以轻松应对的更强大。”

就是这样一句简单的格言,绝对是正确的。当老兵们泪眼朦胧回想起他们喜爱的Can-Am时代,并不只是因为那时的比赛很伟大,同时也见证了Denny Hulme、George Follmer、Mark Donohue个人驾驶着他们800、900 甚至1100马力的赛车,搭载非常基本的空气动力学下压力套件,使用斜交帘布层轮胎的情景,本身就是一道独特的风景。

所以是时候让F1赛车提高马力和机械抓地力,同时削减那些前翼和尾翼的下压力,让它们恢复到单纯的平面,不再对后车的气流产生干扰,从而呈现引人入胜的表现。试着想象,如果一辆赛车单独就能创造吸引眼球的表演,那么试着想象下当两辆或者三两赛车陷入一场战争时,将会多带劲。这样的场面会一直贯穿比赛全程,无论是在前段、中间还是尾段。比赛开始或者重新发车时,22辆赛车齐发的场面又会何等的壮观?

贯彻实际

事实人们是如何想出动力超强/低抓地力的赛车方程式已经超越了我的技术知识。但是要拥有和想出废气扩散器、双层扩散器、涡轮增压引擎、DRS和 失速尾翼这些点子的相同大脑还是很容易的。而那些纯粹主义者作为回应,会抱怨F1应该站在技术的最前沿。我同意,但是运用这一知识和技术创造更简单和具有视觉吸引力的F1并不是一种退步。这也会是个很纯粹的方法,用于吸引车手、车迷,以及有望招揽新的车迷。

最后,当然,这一新的公式需要被一个更柔性的独裁者所决定和推行。然而F1策略小组,这一为了各种各样的既得利益而繁琐行事的大熔炉,也可能被取缔。取而代之,上述的独裁者可以单独地咨询车队老板、设计师、工程师和车手的意见,然后汇总得出最终的结论。

然而,还是要提醒的是,在这种全新的准则下,赛车和车手的差距更可能被拉开。鉴于在新规则下车手和赛车的实力和弱点将会被更明确的定义和凸显。

假设你正在阅读Motorsport.com,我会假设你不希望看到一个运动变成毫无意义的娱乐,而是希望保留其精英体制。这将通过一些车手比他们的对手表现得更好来达成。因此我们必须接受赛车本身的性质不能保证提供每一次都呈现1971年的蒙扎和1979年的第戎那样的比赛,以及享受光是靠天气就能打造一场难忘比赛的时光。但相信我,那是长期的F1车迷曾一直拥有。

和过去的时代相比,现在是什么抹杀了F1的场面?是极度缺乏吸引力的赛车。但是只要某个人拥有权力、知识或者从根本上拥有权力去改变这项运动的技术走向,就能够轻易的改变这种局面。但是我恐怕2017年那些增加轮胎的宽度,打造更宽的前翼和更低的尾翼下压力的新规则,作用就好比给一个有心脏病的人整容和给他一双新鞋。

 

翻译/马力欧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文章类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