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维斯塔潘是F1暗淡时期的闪耀之光

自从英国大奖赛以来,F1陷入了喜忧参半的处境中,关于这项运动的未来是悲观还是乐观的争论愈演愈烈。

从悲观主义的角度看,你只需要在英国大奖赛结束后的几个小时或几天里浏览一下社交网络上的言论或者新闻头条就可以看出,这项运动在规则制定上遇到了危机点。

关于赛道界限的争论无休无止,安全车带领起跑的时长仍饱受争议,还有车队无线电规则的讨论。甚至在格子旗挥动的几个小时后,比赛的最终结果都没能得到确认,这些都足以在英国大奖赛之后沦为批评者的口实。

这个问题似乎成为了:是不是太多的规则扼杀了这项运动?我们是不是仅有一步之遥就将陷入依靠规则辩解改变比赛结果的糟糕状况?

谋划一种方案解决英国大奖赛中暴露的问题,显然在当下是没有意义的。而F1发现自己已经打开了一个"潘多拉魔盒“,要弄清无线电中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只会牵扯更多的麻烦。

F1的领导层们正尽力确保车手们不会沦为机械的傀儡或者只会听命于维修区指令的机器,这是十分正确的。也许我们将会意识到,限制无线电通话并不是问题的答案,只有采取一些更严苛的措施才能真正解决问题。

所以为什么不干脆极端一点,彻底禁止无线电通话?这样车手一旦驶上赛道,就能彻底在“独立且不受帮助”的情况下驾驶。没错,安全监测系统仍需保留,这样车手就能在刹车磨损或者其他部件发生故障时及时报告,但是除此之外,所有精密的数据分析都要留在车队P房和工厂里。

这样维修区里的工程师就不会被限制通话,因为他们的一些指令将会是盲目的。我们仍能够保留车手的基本对话,帮助展现比赛的进程,而更多的不可预测性和更多人为失误的可能都会增加比赛的观赏性。

不过于我而言,最瞩目的不是英国大奖赛的无线电规则,不是安全车带领下的起跑,甚至不是刘易斯•汉密尔顿志得意满的一周和看台上激动人心的人浪。而是在比赛第16圈时,马克斯·维斯塔潘在外线完成了对尼科·罗斯伯格的一次惊险超越。

我们已经习惯于维斯塔潘那些令人印象深刻的超车,只需回想一下去年在斯帕赛道时,他在Blanchimont弯角从外线超越了菲利普·纳斯尔,而银石赛道上的这次超越即使在若干年后仍然会被人们津津乐道。

维斯塔潘正是那样能够不断颠覆历史的车手之一,他的身边总是充满着戏剧性和刺激,这正是F1所需要的。

无论是像在西班牙或奥地利大奖赛上那样,他展现了卓越的轮胎管理能力,还是像在上周的英国大奖赛或2015年的斯帕赛道完成了英勇的超越,或是像在摩纳哥大奖赛时(无论是今年还是去年)最终以撞车退赛收场,这都使维斯塔潘成为了一位始终极具看点的车手。

他也会不断地提高,并且在激烈的攻防中保持一颗冷静的头脑,寻找超车空间。此外,随着红牛赛车的竞争力提升,这样的戏剧性和惊险刺激的场面(也有可能是好几次缠斗的时刻)会在未来几年里一直伴随着我们。

他的进步也会促使着丹尼尔·里卡多不断挖掘自己的潜力,证明他的实力。反过来,这也会同样激励着红牛车队重回F1的领先地位,使梅赛德斯和法拉利车队如坐针毡。

所以,我并不赞同F1会就此衰亡,而那些针对规则过多的指责也不值得一听,因为那个坐在33号赛车里的年轻人有足够实力证明,天赋可以凌驾于赛车运动的一切,而我完全乐观地相信着这一点。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项目 英国大奖赛
赛道 银石赛道
车手 Max Verstappen
车队 红牛车队
文章类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