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为什么F1正需要维斯塔潘的“破坏力”

周日晚上的英特拉格斯赛道,红牛车队里人声鼎沸的热闹场面甚至会让你误以为是他们赢得了巴西大奖赛。

车队领队克里斯蒂安·霍纳正笑容满面地站在车队休息区的一角聊天;荷兰车迷们正围聚在车库的后面大声庆贺;车队的客人们正抓着奖杯自拍;而约斯·维斯塔潘正抿着啤酒接受着围场里络绎不绝的祝贺声。

也许对于任何一位寻常的季军获得者而言,这样隆重的庆贺未免太夸张了,但是马克斯·维斯塔潘在英特拉格斯的这场比赛赢得的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第三名位置。

在恶劣的赛道环境中不断勘探赛车线路来寻求最佳抓地力的战术智慧;在安全车结束后,对于基米·莱科宁和尼科·罗斯伯格的绝妙超越;两度在几近失控的情况下用匪夷所思的惊人反应力和救车技术化险为夷;最后从第14位赶超到第三位,令整个围场啧啧称奇。

甚至连梅赛德斯运动主管托托·沃尔夫,在庆祝车队再次包揽冠、亚军之余,也将这场比赛誉为“维斯塔潘秀”。

事实上,刘易斯·汉密尔顿在这场比赛中竭尽全力做到了极致优秀:自始至终零错误的完美表现、比维斯塔潘更加出色的轮胎管理,迫使红牛采取半雨胎的赌博。但是不是应该认为,这场比赛最终不是汉密尔顿,而是维斯塔潘在雨战中的表现更加一枝独秀,甚至堪比阿亚顿·塞纳在1984年的摩纳哥和迈克尔·舒马赫在1996年的西班牙的两场经典雨战?

好吧,是的——维斯塔潘在周日的表现让我们有更多的理由相信,F1正见证着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又一位令人兴奋的天才车手。

关于维斯塔潘的热议不是因为他在数据上正不断创造新的记录,毕竟他在42场比赛中仅仅获得了一次胜利(包括2014赛季参加了三次第一节自由练习),而在同等的大奖赛场次中,塞纳和舒马赫已经分别在各自的职业生涯中收获了四次和六次胜利。

相反,他能够脱引而出,是因为正如所有运动中的超级巨星那样,他正在重新定义他的时代。无论他做什么——好的或坏的——他的身上总是有让人兴奋的话题焦点。他正成为一个搅局者。

曾经“破坏性的”一词是用来批评那些不守规矩的孩子们,但现在,这个词也成为了一种褒奖。

现代世界欢迎那些“搅局者”——震撼整个领域并且比所有人都能做得更为出色的个人或团体的到来。想想Uber和AirBnb是如何颠覆了出租车和酒店行业。

维斯塔潘正在搅乱F1。仅仅在他个人的第二个完整赛季中,他就已经两次迫使FIA修改比赛规则——新的超级驾照规则和禁止在刹车区域变线的禁令。

他重新定义了车手们在赛道上的超车方法,而在上周日,他又一次将超越做到了极致。

在安全车的带领下,当许多车手都在研究赛道条件是否能够恢复比赛时,维斯塔潘正利用一切时间探索赛道上的最佳抓地力。

远离传统的干地赛车线路(因为在雨地情况下可能会因为油渍和橡胶颗粒而变得很糟糕),维斯塔潘利用一切时间在赛道上探索比对手更晚刹车的区域,这样他就可以让赛车以最好的速度过弯,并且更早地出弯加速。

这就是一颗才华横溢的赛车头脑,而他的许多对手们则都在车队无线电中被要求模仿荷兰小将的过弯策略。这与之前人们指责维斯塔潘是个失控的年轻人的场景,有了天壤之别。

正如他的父亲约斯在周日晚上所言:“我不会叫他‘疯狂的马克斯’,我不会指责他太激进。这就是他的驾驶方式,他就是这样准备的。人们认为他的防守太激进了,但是他防守的时候知道会发生什么,他超车的时候也是如此。我一直告诉他,你超车的时候不是靠反应,你在几个弯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准备。这正是我们所看到的。”

我们能够很快从维斯塔潘身上发现一个特质:他不会被赛场上或赛场下的任何一件事扰乱心智。他在巴西的超越干净高效,而当他的对手们抱怨他的所作所为时,他反而越挫越勇。

当你和他交谈的时候能够很清楚地发现,在他看来,自己在赛场上的动作都是简单标准的步骤:惹怒塞巴斯蒂安·维特尔和基米·莱科宁这样的世界冠军的防守动作,就像是在湿地赛道上从外线过弯超越尼科·罗斯伯格那样正常。

前不久我问他,那些批评声是否伤害到他,他的回答很直接:“没有。这很正常。每项运动都会有这样的批评声。他们现在需要针对超车制定新的规则,我觉得这很完美。通常来说,每项运动都会有这样的情况,于我而言,这就是我的驾驶风格。当然,有些人喜欢,有些人不喜欢,但所有事情都有两面性。就像是足球,有些人喜欢这个球员,有些人不喜欢他,我认为是一样的。”

当被问及他是否觉得自己在F1是一个潮流领导者时——既然他已经迫使FIA两次修改规则,维斯塔潘表示:“我一直都想这么做,我一直想推动自己到一个新的层面,有时也许你也会走进另一个领域。”

”挑战极限,标新立异“ 正是从维斯塔潘身上看到的特质。正如我们永远无法通过不到50场比赛就预料塞纳和舒马赫的职业生涯,我们也只能想象未来几年我们会见到什么样的局面。

正像老维斯塔潘在周日说的那样:“我想他只会越来越出色。他只有19岁,这是他在F1的第二年,如果你能够一直上演像这样的比赛,那未来很多个赛季都会是令人愉快的。”

借用新上任的美国总统——那个也许是新时代最大的“破坏者”的名言:马克斯·维斯塔潘正 “ 重振F1 ”(Making F1 great again,译者注:参考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竞选口号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

 

和我们一起创造辉煌

写评论
显示评论
关于这篇文章
系列 F1
车队 红牛车队
文章类型 评论